「道德經」裏有句名言:治大國如烹小鮮。在安媽看來,若是把這句話改成「治大國如顧小孩」,倒也挺符合咱家的現況。安安老闆早已堂堂跨過兩歲門檻,進入西方人所謂「恐怖的兩歲」(Terrible Twos)階段。根據美國的育兒書所言,此階段的恐怖分子行為可能包括了不聽話、打滾哭鬧、亂摔東西、無故尖叫、以頭撞牆等等。我們家的情況雖遠遠沒有這麼慘烈,但是老闆多少有展現「永遠的反對黨」精神,在她的現行字彙裏,排名第一的是「No!」,排第二的是「不要!」,於是「治大國」的「朝野協商」,便成了家中每天必演的戲碼,安爸安媽也學了很多政黨協談技巧,有些很成功,有些則不怎麼樣,在這裏整理一下,請各位有經驗的爸爸媽媽們,多多指教吧:
一、    聲東擊西法:這個辦法的精義只有一點 -- 轉移注意力。舉個例子吧:
 
老闆:「我要這個!(某種不能玩的違禁品,如剪刀之類。)」
老媽:「不行啦!這個很尖,割到會痛痛的!來來來...這個玩具好不好﹖也很好玩喔!」
老闆:「No!No!不要!」
老爸(出現在房間的另一端,用力搖晃手上的東西):「安安看這是什麼﹖草莓耶!好甜好大的草莓,要不要﹖」
老闆(發揮大胃安本色,雙眼放光):「我要!我要!」
老爸:「過來坐好呀,坐坐才能吃!」
(老媽趁老闆轉頭時,把剪刀收走了...)

 
別以為堂堂政治家就不屑搞這種小伎倆,有時在某些社論裏,也會看到國會議員大張旗鼓修訂某法案,同時卻暗地偷渡另一條例的花樣。不過就像群眾越來越難糊弄一樣,隨著老闆越來越精明警覺,「聲東擊西法」的效力也江河日下,普通的玩具、食品,已經不太管用了!必須要想想更高級的辦法啦...
 
二、    投票杯葛法:這是少數反對黨常玩的花樣,其精義就是:「你會No我也會No! 」你不答應我的條件嗎﹖本黨就全投反對票,讓你法案過不了關,大家都玩不成!不過這種辦法常會淪為意氣之爭,吵來吵去,亳無建樹也:
 
老媽:「安安來洗澡澡!」
老闆:(繼續玩她的玩具):「No!No!No!」
老媽:「哼,你會No我也會No!」(劈手奪過玩具)「不准玩,洗澡!」
老闆(小嘴一扁,珠淚滾滾而下):「啊哇哇哇哇哇哇...」(從浴室門口飛奔逃走ing...)

 
三、    利益交換法:一味杯葛,到底無法解決問題,一般的議會在這種情況下,都會開始談判交換條件啦!
 
老媽:「安安來刷牙!」
老闆:「No!No!No!」
老媽:「安安我跟妳說,妳不是一直想看媽媽的電腦嗎﹖妳乖乖刷完牙,就給妳看妳喜歡的“兩隻老虎”喔...」(開始扭腰擺臀地唱宣傳歌:)「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老闆(很努力地思索了半天,點點頭):「好!」
(耶!成交!)


 
四、    曉以大義法:有時利益談判怎麼談都談不攏,但是立法時限快到了,如不能達成共識,後果堪慮,於是某大佬或權威人士便需出面,對杯葛者曉以大義。例如前一陣子美國國會在債臺高築的情況下,無法對某些重要預算、稅法案達成協議。歐巴馬總統急了,公開呼籲國會一定要完成立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咱們家裏的迫切問題,不是什麼千百兆美元的預算案,而是老闆的尿量超出預算,已經在漏尿了,再不換尿布,後果會大大不妙也:
 
老媽:「安安來換尿布!」
老闆:(繞室飛跑):「No!不要!」
老媽:「誰准妳不要!」(抱放尿布墊上)「換尿布!」
老闆:(雙腳用力踢蹬,一面賊賊地笑)「嘻嘻嘻...」
老媽:「安安乖,別踢了,妳這樣怎麼換﹖乖,停一下下就好!」
老闆:(繼續大力踢蹬)「嘻嘻嘻...」
老媽:「安安我跟妳說,妳不包尿布的話,妳睡覺就光屁股喔。這樣妳尿尿的話,妳就會髒髒、臭臭、濕濕喔。髒髒、臭臭、濕濕...」
老闆:(踢蹬動作慢下來,困惑地摸著屁股)「屁股、濕濕喔...」(雙腳靜下來了,老媽趁她還沒想通尿布、屁股、濕濕之間的關係之前,飛快換好尿布...)

 
五、    緩衝期限法:有時議會打算通過某草案,但是此案對社會衝擊甚大,為了減少反彈聲浪,在法案中加入某種緩衝期限,再多久或X次以後,方始實行改變;安老闆有時也吃這一套的:
 
老媽:「安安喔,妳那“兩隻老虎” 已經聽三遍啦。收收電腦,睡覺啦!」
老闆:(雙手揮舞):「No!不要!」
老媽:「乖,睡覺啦,明天睡前再放給妳看!」
老闆:「還要...老虎...還要...」
老媽:「好好好,給妳看,可是跟妳說好,這是最後一次喔,完了一定要關電腦了!」(放歌曲MV,邊放邊宣導)「兩隻老虎,兩隻老虎...最後一次,最後啦...一隻沒有眼睛...快關機了...真奇怪,真奇怪...關機了!」(快手快腳收走電腦)。
老闆:「嗚哇...」(哀號兩聲,沒再作要求了。)

 
六、    罷工杯葛法:如果協商超超超不順,以上辦法全都失效呢﹖
 
國會的袞袞諸公,有時會祭出「不合作主義」的殺手鐧:如果某某法案無進展,別來找我簽其他法案,本席罷工啦!老媽偶爾協商一敗塗地,惱羞成怒時,也會使出類似手段:
 
老媽:「安安洗澡!」(已經試過好幾種協商法,都撞牆了!)
老闆:「No!No!No!」
老媽:(洩氣ing)「安安妳再不聽話的話,我就要...」(想不太出來要怎樣﹖)
老闆:(想到新花樣,拉媽媽的手,指玩具ing)「媽媽,積木!」
老媽:(甩掉老闆的手)「不陪妳玩!」
老闆:(又拉媽媽的手)「媽媽,車車!」
老媽:(甩掉老闆的手)「我跟妳說,妳不去洗澡,就別來找我!不洗澡澡,不要跟我講話!媽媽不理妳了,妳請便吧!」
老闆:(繞室徬徨數周,又偷眼看媽媽幾次,終於走到浴室門口)「洗洗啦...」
 
老爸有時比老媽還要犀利:
 
老爸:(早上起床略作梳洗後)「我們吃早餐去了,安安來下樓梯!」
老闆:(睡眼惺忪,一副還沒醒的模樣)「不要,爸爸抱抱!」
老爸:「妳自已有腳為什麼要抱抱﹖來,爸爸牽牽!」
老闆:(抱著毛巾不放,伸出雙手)「No!No!No!抱抱!」
老爸:「妳不走嗎﹖好,那爸爸先走了!妳慢慢下來吧!」
老闆:「噢嗚嗚嗚嗚...」(開始啜泣)
老爸:(邊下樓邊揮手)「拜拜,安安拜拜!」
老闆:「噢嗚嗚嗚嗚...」(嗚咽半晌,見沒人理她,一邊擦眼淚,一邊慢慢爬下樓梯ing...)


 
可慶幸的是這個反對黨還算文明,不至於在國會殿堂演出大吵大鬧、摔麥克風、或是拳打腳踢的全武行等齣頭,(安媽OS:好像比我們知道的某些正牌議員,還要稍微文明點說...)「政黨協商」大半都有差強人意的成果。大家的日子也就湊合著過下去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