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在親子作家陳安儀的部落格,看到她說:「書也是毒品!」(註:連結在此,見留言#21的回覆),心裏不禁大聲喝采!這句話在我腦中盤旋了不知多少年,終於看到有人大聲講出來了!

 如果讓我來下定義的話,我會說典型「讀書上癮症」的臨床症狀有這幾點:
 
一、    和酒癮一樣,有先天、遺傳傾向。患者從小就覺得「文字」是種很有意思的東西,會自動自發地被吸引、去親近它,不需要家長老師推著打著去學。
 
二、    沒有選擇性、抗拒力。患者像隻毒蟲一樣有字就啃,不講究內容的好壞利弊。從蓋世名著到垃圾小說、從偉人傳記到八卦雜誌、天文地理健康科技運動旅遊音樂藝術教育法律,以至食譜、黃曆、選舉文宣、商品廣告單、家電說明書全要拿來讀讀看,甚至包油條的報紙都會撿起來看個幾眼。
 
三、    和毒癮、酒癮一樣,患者沒字看時會呈現脫癮狀態,千方百計想弄點什麼來讀。(只是現代社會中,書報太易到手,這個症狀一般不至於出現。)生活能力、人際關係、時間分配甚至賺錢的本事,都可能依書癮的嚴重程度,受到或多或少的影響。
 
嘿,至少這是我的症狀。
 
在我小時候的台灣,當然沒有什麼零歲教育、蒙特梭利、幼兒光碟之類的玩藝。大人們都要為生活奔波,父母親雖已盡量抽時間給我們,很多時候也只是大家庭裏,阿媽、阿祖(曾祖母)、姑姑、叔叔,誰有時間誰就看小孩。小朋友要認字,大概只能捧著娃娃書自已看,不懂的去問大人而已。
 
父母親那時經濟狀況不是極好,但是買書的錢他們不省,常常買兒童讀物給我們看。我真的不記得我怎麼學會看書識字,只知道絕不是在學校學的,因為從小一開始,學校的國語課本一發下來,就馬上被我當故事書從頭看到尾。東方出版社、國立編譯館的童書早已不夠填我的胃口,老是全家上下滿地找書來讀。小學低年級時,我最心愛的書是一本紙張發黃、字小如蟻、脫頁綻線、封面封底都磨掉了的原文版三國演義。真是讀你千遍也不厭倦,超級崇拜諸葛孔明,尤其是遠征南蠻七擒孟獲那幾回,嘩,窮山惡水、蠻兵鬼卒、驅獸降魔、火燒藤甲,各種怪力亂神的大場面特效層出不窮,就像現在我小姪子看「哈利波特」那麼過癮啊。中年級時則迷上原文版的水滸傳,覺得其中火爆熱鬧的情節,更勝三國演義。最佩服神箭將軍花榮,作個拉弓欲射的姿勢就可退敵,簡直是酷到不行了!  
 
現在回想起來,小朋友看那些書,很多情節根本無法理解,囫圇吞棗尚不足以形容,「豬八戒吃人蔘果」差堪近之。三國中種種權謀計術不懂,還可看個熱鬧。水滸原版中那些潘金蓮、潘巧雲的桃色行徑,或是李逵抓到仇人,活生生地「便把尖刀先從腿上割起,揀好的,就當面炭火上灸來下酒」那種慘無人道的舉動,真是兒童不宜之至,怎麼看了也沒啥感覺﹖(一定是沒看懂啦,廢話。)小學時到處亂翻亂找家人的書本來看,有一次看了瓊瑤的「月滿西樓」,對男女主角蕩氣迴腸的浪漫情節全無感受,只有一句「又哭又笑,小狗撒尿」被幼稚的我讚為名言,驚艷已極至今不忘。瓊瑤女士若是知道有人這樣解讀她的著作,定會氣得發昏。還有一次我揮舞著一本書,問叔叔說:  
 
「三叔,這本書裏老提到什麼“三作牌”,是那一種牌哇﹖」
叔叔探頭一看,大驚失色:「妳在那裏找到這本書的﹖這是柏楊的書啊!」
「在...那個抽屜最角落...」我囁嚅道:「不可以嗎﹖」
「小孩子不可以看這種書!」叔叔劈手搶過:「這是禁書啊!」
(註:當年柏楊因為諷刺蔣政權,被關到火燒島,書也全面遭禁,但民間仍有流傳。三作牌是他描述那時警察「作之君、作之師、作之親」倨傲嘴臉的名言。)
 
「讀書上癮症」的患者,看書決不是要應付考試、父母、老師、上司,更不是想經國濟世,拯救天下萬民。單純地只是因為喜歡,在腦裏亂糟糟塞了一堆漿糊文字,對實際生活總會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嚴重的個案如作家三毛女士,「逃學為讀書」(註:三毛名散文之一的題目),搞到退學、自閉,整個青春期全毀;或如陶淵明同學,「好讀書,欣然忘食」,結果是「環堵蕭然,簞瓢屢空」。病情較輕微的則可能呈現不善交際、木訥少言、EQ不足、不諳經營之類的症狀,只是社會(尤其是華人社會)對書癮者的癖好極度包容,常把這些問題美化成「文人本色」、「名士風流」、「不慕榮利」等優雅之詞,讓大家不覺得有何不妥而已。
 
我的癮頭在外面不敢胡亂張揚,而在家人看來,也就怪胎得可以。吾弟嘗有一句名言:「我姐只要有兩張卡就可以過日子了:一張是駕照,一張是圖書館証。」老公雖然不是書癮患者,倒也蠻愛看書的,對婚後老婆常常擁書自戀的狀況,多少可以容忍。只是愛研讀佛理、哲學、社會學、心理學書籍的他,觀念和一般人相同,覺得看書的目的是增長見識,故此對老婆的品味常常不以為然也...
 
老公:「老婆妳天天看那麼多書,怎麼智慧也不見長進啊﹖妳這不算看書,只是在“爬字”而已啦!」
老婆:「喂,古人說開卷有益,我看的書都很正當,有什麼不好﹖」
「就像妳現在手上這本...又是推理小說!妳學了幾百種不同的殺人滅屍法,有什麼用啊﹖」
「哼,難道你看的書就都很營養嗎...手上這本是什麼﹖又是圍棋棋譜,有比我高明嗎!」
「至少我有試著在了解妳的專業啊!妳看我最近買的書:微生物學入門、大腦的秘密檔案、認識DNA...我都有在看耶!」
老婆又好氣又好笑:「那照你這位電腦醫師說,我該看什麼書呢﹖」
「這本如何﹖友立PhotoImpact影像技巧全攻略!還附光碟,妳邊看可以邊上機練功啊!」
老婆:(翻白眼)「.....」
 

唉,生命中總有舒伯特也無言以對的時候啊。我只想在此對眾多中國古代文人致敬,如果不是他們發明了:「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書中自有黃金屋」、「腹有詩書氣自華」、「要好兒孫必讀書」、「三日不讀書則言語無味」等高檔文宣口號,對社會人士長期進行洗腦的話,我們這些書癮患者,很可能因為過度沈迷文字為世人所鄙,甚至被迫勒戒,那就大大的不好玩了!




我家的書房。被安安的跳跳樂和卡通地墊占掉一半,和我的看書時間命運相同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