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是中華文化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仍然沒有什麼改變。坊間華人作家撰述的育兒書成百上千,但是不管主題是什麼,寫來寫去,毫無例外地會提到同一條金科玉律:讓小孩愛上文字閱讀,越早越好!有些作者還會現身說法,侃侃而談自已如何從孩子幾個月起,就念書給他聽;小孩四五歲時就能自主閱讀、幼稚園時開始讀純文字的章節書、一二年級看少兒版西遊記(如果是在英語世界,就代換成哈利波特)、再來怎樣愛書如命、學業一帆風順、寫作文采斐然... 反正只要看過任何一本暢銷育兒讀物的父母,都知道我的意思啦。 
 
在我剛開始接觸這種說法的時候,有件事完全沒有想到過:育兒書的作者群,都是作家、老師、教育學者之類的文字工作者,也就是生來就很有語文天份的人,而他們教導成功的小孩,對文字的感覺也顯然非常敏銳。我自已也是這樣的文字型學習者,對「早期文字閱讀」的理論,一向視為理所當然,直到開始教女兒安安識讀中文字後,才結結實實地上了一堂震撼教育課 -- 原來...原來不是天下所有的人,對印刷出來的一排排黑色小字,都很有感覺的! 
 
我在「無聊不讀書」一文中說過:即使我們家裏閱讀風氣極盛,也刻意引導安安讀書識字,但是她一直到四、五歲的年紀,仍然非常抗拒文字閱讀。好不容易在一再努力之下,她開始願意自已閱讀繪本了,我也就每天讓她朗讀一本書;而在陪她念書的過程中,我發現了「讀字者」和「讀圖者」之間,相當顯著的差別:我注意的完全是文字,眼光在頁面上迅速一掃,不只是故事情節,連作者的文筆水準、用字遣詞是否適合小孩、譯作中有無洋腔洋調的詞語、那裏的行文感覺滯澀,都已經大致評估過了;而對圖畫的印象呢﹖大抵就是「啊,有兩個小孩和一隻動物」,至於那隻動物是貓是狗,如果文中沒有提到的話,我大概是說不上來的吧。安安的情況則和我完全相反:她把書頁上那幾行字匆匆念過之後,就開始非常認真地「讀圖」,如果我翻頁翻得太快,她還會抗議說:「媽媽妳沒有給我足夠的時間看圖!」然後告訴我一些「桌子底下那隻小老鼠穿的襪子,顏色跟兩頁前不一樣」之類的細節 -- 而我通常的反應是:「嗄,桌子底下有隻老鼠喔﹖在那裏啊...」
 
舉個實例來看看吧:最近我陪女兒朗讀一本校園故事繪本(左上圖),我看到的只是書裏的文字(右上圖),但是她照例仔仔細細地把圖看了一遍(左下圖),然後問我:「媽媽妳覺得這是幾年級的故事﹖」「我不知道,書上又沒講。」「我覺得是三年級。」「為什麼﹖」「因為黑板上的東西。」「黑板上有什麼﹖我沒看見啊。」「有乘法題目!」這時我才注意到,插圖上方的教室黑板上,有用淡淡黃色寫的乘法式子(右下圖),所以她推論:這些小朋友在念三年級!
 
picture-01  
「讀圖」可能只是大部份小朋友的正常行為,但是對我這種只會爬字的蠹魚來說,卻是相當新鮮有趣的體驗。於是我上網搜尋相關資料,發現有些教育學者,雖然支持親子閱讀、繪本閱讀,但是並不主張小孩早期大量識字,或是太早開始閱讀純文字書籍。紐約時報就曾登過一篇題為“The Early Push Toward Chapter Books Is a Mistake”的文章,裏面說到:「小朋友從繪本裏學到的一些重要認知技能,是文字書無法提供的:根據文字訊息解析圖像、懂得文字背後往往有更多的絃外之音、在腦海中構建故事的影像。嫻熟解讀圖案的技巧,是進階學習成功的基石。」作者更進一步提到:「有些研究顯示,太早要求小孩閱讀文字書的壓力,會降低孩子往後自主閱讀的興趣,影響學習成果。」也有人指出:大半的上乘文字書,並不適合六七歲小孩的心智成熟度。某些出版商為了迎合要孩子儘早閱讀的父母,推出一些內容淺陋的章節書;小朋友「爬」了一大堆字,卻無甚得益啊!
 
作為「書蟲轉世團」的成員之一,我可以見證早早進入文字世界的影響遠不止此。我對影像的感覺,差勁到了腦海中完全無法呈現畫面的程度。以前我寫過一篇談論這個現象的格文「無影像俱樂部」,裏面提到我有時看推理小說,發現任何路人甲只要看歹徒一、兩眼,就可以在腦子裏「上載」此人面孔,侃侃說出疑兇眼睛顏色、眉毛形狀、鬍子樣式、黑痣位置、衣服質料、褲子廠牌...不禁羨慕不已。如果是我的話,大概只能告訴警察說:「歹徒有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然後被大罵妨礙公務而已。而安安在三四歲的時候,就已經會和來訪的親戚說:「阿姨妳上個月來的時候,戴的不是這副耳環!」真的差很多耶...
 
說不出別人的樣貌穿著無傷大雅,但是如果幼兒過於沈迷文字,未能充份從遊戲、手作及社交之中鞏固某些基礎技能,對後來現實生活上造成的影響,就不容忽視了。極端的例子如最善駕馭文字的女作家張愛玲,三歲背唐詩、七歲寫小說,但是一直活到十六歲,仍然是個生活白癡。她在「我的天才夢」一文中自爆:「我發現我不會削蘋果。經過艱苦的努力我才學會補襪子。我怕上理髮店,怕見客,怕給裁縫試衣裳。許多人嘗試過教我織絨線,可是沒有一個成功。在一間房裏住了兩年,問我電鈴在哪兒我還茫然。我天天乘黃包車上醫院去打針,接連三個月,仍然不認識那條路。總而言之,在現實的社會裏,我等於一個廢物。」 
 
我想大家應該也都見過某些酷愛書本的少男少女,和張大才女有著類似的問題:羞澀孤僻、不善應對、不諳世情、不擅手作、不愛運動...在生活方面是一整個低能;但是我們的社會對「會讀書」的孩子太過包容、給他們太多既得利益,所以這些年輕人,一般仍然能夠在「資優生」的光環下活得很好。其實認真想想,這種情形並不是太妥當的。坦白說,我自已在學生時期,也多少有這種傾向;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一些和人情世故有關的事,當年都沒有處理得很好...
 
所以現在當我對女兒的閱讀進步不夠快速,開始產生挫折感、危機感的時候,我會不斷告訴自已:不要著急,不要焦慮!每個小孩都有自已的專長、性向、成長步調;在時機還未成熟前,揠苗助長式地拼命推銷文字,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我當然還是很希望安安能愛上閱讀,而且仍會持續朝這方面努力;不過我也應該慶幸,她是比較「正常」的小孩,以後不會有我那種強迫性的重度文字癮,在適量閱讀之餘,可以花更多時間畫畫、運動、觀察生活、學習家務、體驗與人相處之道、磨鍊口才與溝通技巧、親近大自然。也許以後她在學業上,要多花些力氣應付考試;不過整體來說,她未來的世界可能會更寬廣、更適意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寶寶
  • 非常贊同!
  • 謝謝您賞文!

    安媽 於 2017/04/02 00:22 回覆

  • 莎莉
  • 我不懂教育,從以前就認為教孩子應該以實物為主,例如看花 樹 飛機 船 車,去動物園,去市場...
    因為生活忙碌無法常外出,不得已才給圖片.最早的書整頁圖,只十來個字,比妳貼的那本少.我為孩子講故事,同一篇天天不一樣.

    這是根據自己的童年經驗,我喜歡觀察一切.放學途中觀看每一家不同的商店的活動.到現在我還記得打鐵舖的鐵匠動作,豆腐店那位小姐的容貌身材及動作,綠豆湯攤販...連乞巧的的生活也默默觀察.

    我認為看圖其實不是最佳選擇.實物更重要.

    我常和姐姐妹妹玩故事接龍,一人一句,例如我說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妹妹可能會說:我一個人走在無人的街道...但她也可能說:我們全家坐在溫暖的客廳看電視...
    大家都努力讓故事出人意表,可是不能不合邏輯,每個人腦中都是影像,不可能是文字.這是人的本能吧?
  • 除了少數天生就很迷戀書本的小孩之外,絕大部分的小朋友應該是以從實物學習為主吧。像安安如果叫她自己唸書的話,每天一本圖畫書,大概已經是極限了;我是可以多念一些給她聽,但也不可能叫她一直坐在那裏看字看圖,大半時間還不是要讓她進行各種實體活動。這篇文章討論的,只是在觀看書本的短短時段裏,小朋友注意的焦點是文字或者圖畫?有些小朋友對文字敏感,有些小朋友對圖像敏感。說真的我也不懂教育,這樣子的分別,是我自己教小孩讀書之後,才慢慢觀察出來的。

    安安沒有兄弟姊妹可以和她玩故事接龍,不過從小我就一直編故事給她聽。現在我講故事的時候,她會自己不斷地編出劇情接下去;一個故事大概有一半都是她編的。而且老實說,小朋友編的部份,想像力天馬行空,比我講的還要精彩,相當有趣喔。

    我的腦子裡,既無法出現影像,也無法出現文字。如果我閉上眼睛的話,就只是一片黑暗,完全沒有辦法能在腦海裡,顯現任何東西出來。這種情況對一般腦子裡有影像的人,是非常難以理解的,可是真的存在。我的親友裡面就有少數是這樣的人。我在以前的格子(天空部落)發表了「無影像俱樂部」那篇文之後,有一個設計系的年輕學生,留言告訴我說:他自己是學設計的,可是腦子裡竟然無法出現影像。老師要求學生「背圖」的時候,別人都可以輕易把腦子裏的影像畫出來,只有他背了又背,還是沒有辦法憑空「看」到圖像! 對一個美術設計系的學生來說,這種情形真是很大的夢魘啊。

    安媽 於 2017/04/02 23:50 回覆

  • Lung
  • 小祿想起小時候學校恢復實驗王明德教學法,當時遭受許多異樣眼光。多年後自己檢視發現對小朋友是有幫助的(至少對我來說)!
    這種教學法是將小學低年級國語科原來分開教學的讀書、說話、作文、寫字四項作業合而為一,實施混合教學。以國語科單元為中心,布置教學環境,利用實物或掛圖等教具,指導兒童觀察討論,隨時提供新語詞,擴充兒童的語彙知識及思想,輔以表演方式啟發其興趣,加深其印象,訓練兒童正確及流利的說話、消除發表的阻礙...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教育真的是不容易

    簡單來說
    孔老夫子的因材施教
    先人云行行出狀元
    應該可使作部分程度的註解吧

  • 教育真的很不容易。尤其現在實施都是國民教育,也就是不管學生的天賦如何、專長在哪裡,都會接受一模一樣的團體義務教育。雖然說幾千年前的孔老夫子,已經提倡因材施教,但是學校的經費有限,每一個老師必須負責的人數又多,在實際條件的限制下,沒有辦法做到真正的因材施教,只能一視同仁的努力趕進度,是非常有可能的。

    小祿提到的「王明德教學法」,可惜我沒有聽說過。在網上找了一下, 雖然可以查到這個名詞,但是好像也沒有什麼學校在用,是不是已經沒有在實施了呢?不過國語文的基礎,本來就是聽說讀寫,不要硬性把讀書、說話、作文、寫字四項作業分開教導,而是在啟發興趣的基礎上實施混合教學,聽起來是個很棒的理念喔。

    安媽 於 2017/04/03 00:03 回覆

  • 美麗少婦
  • 我沒有強求孩子們的閱讀
    兄妹倆的閱讀截然不同。
    哥哥2歲多就識字了,讓我驚訝萬分;從他一歲開始,每天睡前我一定讀5本繪本,無論他是否專心,久而久之,他非常喜愛閱讀,尤其邊聽書的CD邊翻書看,幼稚園時期,他看的書已非常廣泛;妹妹喜歡聽,不喜歡看字,到國小一年級,才願意自己拼音自己看

    至於兄妹倆進入全文字的書籍時間,倒是差不多,都是在小二~小三,當開始看全文字書時,發現他們對書的熱愛更加倍,書的範圍更廣泛。

    孩子們有自己的學習時間,
    我認為閱讀初期要多陪伴他們,幫孩子們選適合的書籍是父母的責任,
    安撫+適時的說明與鼓勵,對孩子們而言很重要。

    現在,
    反而是限定孩子們不要看太久,姿勢要正確。

    安媽,
    假期愉快
  • 謝謝美麗少婦的經驗分享。您家的兩個小朋友都熱愛閱讀,但是同時也有優質的生活教育,令我十分羨慕!

    在我這一系列教導安安中文閱讀的文章裡,很多格友都熱情分享了自己的經驗,讓我理解到即使是在同一個家庭裏,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也都會有不同的特長和性向,而且大家學習的模式都不盡相同;家長教小朋友的時候必須因勢利導,跟著孩子成長的自然步調走,不能太過勉強。

    您說的孩子進入全文字的閱讀時機,和西方教育學者的理念是一樣的。美國小學的教育,非常注重閱讀, 學校的方針大致就是:三年級以前是Learn to Read(學習閱讀),三年級以後則是 Read to Learn ( 從閱讀中學習)。其實這個理論我也非常清楚,但是在海外想教小孩中文的爸媽,常常會陷入一種焦慮的心理,也就是說英語(或者其他環境語言)太過強勢,而中文又太過難學;如果沒有辦法在小朋友上學前,讓他們進入中文自主閱讀的話,在學校學習的語言,就會漸漸取代中文了。但是我現在和各位格友們一路討論下來,發現小朋友的語文發展,是有規則可循的,這種焦慮已給減低了不少。真的要謝謝大家的經驗,給了我很多的啟發呢。

    安媽 於 2017/04/03 00:25 回覆

  • Rosa
  • 看到安安推論三年級的段落,立刻想到福爾摩斯,安安有當偵探的潛能喔。

    其實當父母最辛苦的不是付出,而是接受孩子與自己不同的個性及價值觀。我到現在還在這過程中辛苦打轉,讓自己對孩子的期望能跟現實妥協呀。

    我雖也是影像記憶的人種〈閱讀文字時腦中會有情節影像〉,但長久沉迷閱讀的確會讓人脫離現實。人際關係除了技巧及真誠,時間上的相處陪伴才是真正熟絡貼心的關鍵。
  • 所謂福爾摩斯,也就是觀察力特別敏銳的人吧。我是沒有什麼觀察能力的( 所以有時會做出一些很白目的事情來),安安比我強多了。當然啦,現在陪安安唸書,她一天到晚在那裏給我「福爾摩斯」一下,一本薄薄的繪本,可以「念」上二三十分鐘,有時也會讓老媽稍稍嫌煩啦....

    在這一系列教安安閱讀的文章裏,我很感謝格友們的熱情分享,讓我理解到即使是在同一個家庭裏,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也都會有不同的特長和性向,而且大家學習的模式都不盡相同,家長真的不能太過勉強。華人父母們很多都會辛苦地替小孩舖設一條道路, 然後告訴孩子「一二三,往前走」,但是結果往往不如預期。我是覺得現在的社會變化得實在太快,今天舖好的路,十年八年之後未必還會適用。當然某些底線還是要有的,比如說:小孩必須完成基礎的通識或者職能教育,要有一技之長,能夠自食其力,可以維繫基本的人際關係;不能罔顧健康、不能損人利已、當然更不能有不良嗜好或者觸法。其他的就「兒孫自有兒孫福」,隨他去吧。

    我是真正那種腦子裏沒有影像的人,不過對實際生活,好像也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像Rosa 這種學設計的,如果腦中看不到影像就不妙了。我以前在天空發表了「無影像俱樂部」那篇文之後,有一個設計系的年輕學生,留言告訴我說:他自己是學設計的,可是腦子裡竟然無法出現影像。老師要求學生「背圖」的時候,別人都可以輕易把腦子裏的影像畫出來,只有他背了又背,還是沒有辦法憑空「看」到圖像! 對一個美術設計系的學生來說,這種情形真是很大的夢魘啊。

    安媽 於 2017/04/03 00:55 回覆

  • Aussieglish
  • 看到您的標題,老酥偶先答:不好!

    剩下的,明天再來看!^_^
  • 看了老酥偶的回覆,我忽然領悟到這個標題實在下的不好。如果說:「太早讀文字書好嗎?」,已經明說是「太」早了,答案當然是「不好」。所以我趕快把它改成「很早就讀文字書好嗎?」謝謝您讓我想到這一點啊。

    安媽 於 2017/04/03 01:01 回覆

  • 狐狸寶貝
  • 我也是讀到福爾摩斯時,原本以為他裡頭說到能記憶周遭的人很多還以為是開玩笑,才知道原來大家都是人差很多....我就算一條街住了幾十年,也說不全都是哪些店面人家 = =
  • 小狐讀推理小說的時候,一定也常常看到這種情節:證人只看了歹徒或是關係人一兩眼,就可以嘩啦嘩啦地講出一堆此人的特徵,有時連穿的衣服是什麼質料做的,都講得出來。我每次看了,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啊!至於自己住街上有什麽店面,除非是每一間都有進去過,要不然大部份的人,應該也是說不全的吧?

    安媽 於 2017/04/03 01:25 回覆

  • 夢玄
  • 自己的經驗, 只能說依小孩還興趣而走
    每個人都是個體
    不見得興趣都相同
    父母不用操之過急
    多方面的誘導是必要的
    找出興趣在哪裡
    個人淺見
  • 夢玄的意見非常高明。在我這一系列教導安安中文閱讀的文章裡,很多格友都熱情分享了自己的經驗,讓我理解到即使是在同一個家庭裏,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也都會有不同的特長和性向,而且大家學習的模式都不盡相同;家長教小朋友的時候必須因勢利導,跟著孩子成長的自然步調走,不能太過勉強。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的啟發。

    安媽 於 2017/04/03 01:14 回覆

  • GD World
  • 覺得人各自不同,各個絕世而獨立,我學影像,與安媽相似,記不得影像動作,其他一些同學卻能侃侃而談幾年前各自看過的影像片段,無論動作台詞無一不談全都牢記。

    GD家裡每位小孩都接受一樣的教育,不過,各個對學習方式與個性嗜好卻全然不同,相信安安一定也有屬於她自己獨一無二的天賦:)
  • 我是那種真正完全沒有影像記憶的人。在我的腦子裡,既無法出現影像,也無法出現文字。如果我閉上眼睛的話,就只是一片黑暗,完全沒有辦法在腦海裡,顯現任何東西出來。如果看電影的話,我可以記得台詞、情節,但是無法把任何片段,在腦子裡再度播放一次。我不知道GD是不是像我這樣的情形?

    真的,每個人的天賦和性向都不一樣。就例如說上面討論的影像呈現吧,我曾經看過大導演吳宇森的訪談,他說每次自己在拍 一部片子之前,其實已經都把這部電影在腦子裡「放」過一遍了,他只是把腦子裡的東西拍出來而已。這種等級的影像敏感度,和我這種無影像的人,真有天壤之別啊。這大概就是要成為導演,必須具備的天份了吧。

    安媽 於 2017/04/03 01:23 回覆

  • 訪客二嫂
  • 其實安安的表現可以說是正常發展的孩子,看圖記憶不識字這問題我也曾經擔心過,我曾經問幼兒園的老師,老師的回答是這是很正常的!7歲之前幼兒對圖像是比較有興趣的!以繪本來說就是圖多字少,學習觀察,等7歲以後漸漸的就會識字!總歸就是不要心急,學習等待,我也是在學習,不過常跟老師聊,在她們那也學習到很多幼兒的發展的知識,很感恩!


    老師引導的很好,而且孩子的心靈是很清徹通透,有一天孩子吃中飯,有位朋友(同學)說我們來比賽,其中一位女同學妤珊(中班)說”跟”自“己”比 但朋友不願意接受這個答案,於是妤珊接著說:{那可以跟時鐘比啊!}孩子的回答是如此充滿智慧,巧妙的轉移朋友想要競爭,但又可以不和別人比不方式!


    親子閱讀還是非常重要,安安在美國學習中文有時間的急迫性,可以理解!這只是跟妳分享!
  • 二嫂說得非常有道理。其實我心裏也會覺得:安安的發展應該是正常的; 不過有時候,仍然會為了在美國學習中文的時間性感到焦慮。畢竟在台灣學中文,有龐大的教育體系和語言環境在背後支持,而在美國,就幾乎是家長自己單打獨鬥了。我寫下來這一系列的記錄和心得, 也並不只是單單為了分享,對自己也有相當程度省思和調適的功能。和親友們一路討論下來,發現小朋友的語文發展,是有規則可循的,心中的焦慮減低了不少,可以說有療癒的作用喔!

    小朋友有他們自己特殊的智慧。安安的觀察力、生活技能、 表達技巧、社交能力,發展的都還算可以;但我還是很希望她能夠養成閱讀的習慣,不是為了考試或者升學,而是把它當成一種可以終身享受的愛好。可惜安安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自己拿書起來看的習慣,我還是需要繼續努力啊。

    安媽 於 2017/04/04 14:22 回覆

  • 悄悄話
  • 莎莉
  • 不好意思,弄擰了,老眼昏花沒看清楚.

    安媽不必給自己太大壓力,依我看安安絶頂聰明,肯學習,成效也很高.不必擔心啦!
  • 不會啊。莎莉的意見很寶貴,給了我不少啟發呢!

    很感謝格友們的熱情分享。和大家一路討論下來,發現小朋友的語文發展,是有規則可循的,心中的焦慮減低了不少,可以說有療癒的作用喔。

    安媽 於 2017/04/04 15:04 回覆

  • Aussieglish
  • 謝謝!老酥偶只是很不喜歡讀樂樂長的文章(I confess!^_^)。其實,您也不用改題,太早很很早,對老酥偶來說,沒啥不同。

    先讀了第一段。讓老酥偶回想到,伍迪艾倫的安妮霍爾裏,那個男豬腳(就是伍先生本身)說,他小時候讀(聽)白雪公主,每個人都喜歡白雪公主,就偏偏他,愛上皇后!^_^

    剩下的改天再讀!XD
  •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寫文章實在太囉嗦,連什麼小孩子玩蝸牛,都可以絮絮叨叨地拖上兩三千字。一些不喜歡閱讀的格友,在這裡點開一篇文章,馬上就嚇得逃之夭夭,再也不回來了。我自己也知道這個毛病,所以拜託老酥偶千萬不必勉強自己;這又不是在學校寫功課交作業,不愛看的題材就不必看,當然也不用留言了。

    我也來自白一下好了:我不是很喜歡看影音的人。有時候在您格子裡,看到一些自己不太感興趣的影音,我就直接跳過,只根據文字的內容留言而已。您也不妨如法炮製啊!

    安媽 於 2017/04/04 15:13 回覆

  • ㄚ芬
  • 我自己是從很小就看看小說
    但並不覺得真有很重要或甚麼影響欸

    國中開始背了很多古文
    到現在還能背
    但其實覺得
    被這些對我人生沒有甚麼幫助
  • 在現代的社會裏,本國語文的熟練運用(包括說聽讀寫),應該算是一種必需的生活技能。但是像小說、詩詞、古文之類的文學欣賞,就比較屬於陶冶性情的興趣了。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可能真的無法勉強吧。

    安媽 於 2017/04/05 07:33 回覆

  • 小篆
  • 其實有時候覺得,不管是具備哪種能力,
    都是與生俱來所被祝福的能力,
    欠缺的部分當然也需要努力,
    但與天生具備的人所能到達的極限真的不太一樣啊....

    對於張愛玲那一段也很有感啊,
    有些天才真的是把生命的點數都剛好點在專業上了,
    以至於生活有時反而是辛苦的,有點感嘆呢。
  • 發揮自己的專長,當然比致力改進短處輕鬆,而且最重要的是會很快樂。我一直覺得,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就是工作和事業符合自己的興趣。但是每個人的天賦都不同,有些事情(例如閲讀) 屬於生活的基本技能,即使某人不太擅長,還是非得努力不可,那就比較累了。

    至於真正的天才,那是普通人怎麼努力也望塵莫及的。電影「阿瑪迪斯」 就是對這個主題很有名的詮釋。不過也像小篆所說,很多天才的生命點數,在他們的專業全部耗光了,以至於在生活的其他部分,留下很多讓後人嘆息的遺憾。就如張愛玲一生的人際往來,無論是親子關係、夫妻關係、朋友關係,全都搞得一塌糊塗;和她筆下洞明世事、心竅玲瓏的表達方式,真是反差非常大的對比啊。

    安媽 於 2017/04/06 22:13 回覆

  • GD World
  • 對於影像的記憶,我的狀況大概與安媽差不多,時間久了無法記得片段,也許朋友說了台詞,會突然有了一絲的印象,不過還是無法構築出那個片段,不要說完整,連幾秒鐘的片段都無法構築出來,對影像的記憶是非常差的,倒是也許是學過影像,對於創造影像,就可以有非常鮮明的片段記憶,呵,我有些朋友是善記,卻無法創造影像,有些是兩者皆可,而我是記不得卻可以創造,所以對於我,還蠻能體會您說吳宇森導演說的把影像中的影像拍出來,在創造一個動態影片前,文字形成的想像就會在腦中先跑過一輪,許多導演在拍攝期前總是茶不思飯不想的一直沈浸在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裡。
  • GD的意思,是不是說您對靜態的影像,可以在腦子裡顯現出來;但是沒有辦法重現動態的片段? 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已經比我強太多了。我如果閉上眼睛,連靜態的圖片都無法在腦海中出現,就真的只是完全漆黑一片而已。至於像導演們可以不斷在腦中編出影像的情形,我是連想像都沒辦法想像的。我年輕的時候記憶力還不錯,但是那都只限於文字的記憶,對影像的記憶就奇差無比了。例如說別人的臉孔,我大概要見過十次八次才有辦法認得。腦中有影像的人, 對這種情形可能是不易理解的吧。

    安媽 於 2017/04/06 14:37 回覆

  • 零星鳥日子
  • 早安啊!!
    早認識字是好事,但也要看小孩是否願意或有興趣.
    太一意孤行就怕造成反效果呢
    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 是啊,每個小孩的天賦和性向都不同。雖然說讀書識字是必要的技能,但是有時候若是時間未到,無法太過勉強,要不然「呷緊弄破碗」就不好了。

    安媽 於 2017/04/06 15:07 回覆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謝謝來訪。

    安媽 於 2017/04/06 2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