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一篇格文「讀經教育(基本原則篇)」裏,提到了號稱「能夠幫助突破海外華文教育中的識字閱讀瓶頸」的「讀經派」中心理念:「時機要儘早,教材要經典,並採用誦讀的方法」(直接引用自全力推廣海外讀經教育的楊嵋女士文章「海外華文教育的解決之道」)。這幾句話在實際操作上的意義是:讓學齡前的小小孩一字字、一段段、十遍百遍地反覆指讀四書、老莊等「經典教材」,完全不講解其中的意義,一直到小朋友背起來為止。
 
這樣子的觀念,是有其潛藏的危險性的。純粹只靠「老實、大量讀經」,完全不加理解的識字法太過簡單粗糙,很多孩子難以接受,如果再加上不適任的教育者,往往就會弊端百出。去年大陸的「新京報」發表了一篇題為「讀經少年」的報導,裏面描述了中國若干跡近走火入魔的「全日制讀經私塾」情況,引發不少爭議。在網上私下流傳的一些說法,更加駭人聽聞,例如說此網頁轉貼的一些讀經學堂內幕,根本已經是不合法的虐童行為了。這些網路傳聞的公信力當然不如正式報社,但有若干相片、報告佐證,包括底下家長偷拍的「某讀經學堂讓孩子整天跪讀,直到全本背出」的照片,恐怕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喔:
 
chinese-07  
海外的中文讀經班,作法當然不可能像大陸某些私塾那麼極端,但這也並不表示它是解決海外華文教育的的萬靈藥。底下這段家長的分享,或可供有興趣者參考(文字直接節錄自上面的爆料網頁,中間跳過的句子,我就不另加刪節號了):
 
「我是美國讀經媽媽。我大女兒從4.5歲開始讀論語。她本是聽話的孩子,內向但是肯用功。我們跟著當地的學堂一起讀了一年半,論語至少一百遍。我們平時在家裏也是每天堅持一個小時指讀。我女兒很快可以通篇自己讀出來論語,可是很快就陷入困境。孩子越來越煩躁,不情願,我找些故事書給她們讀,看到了論語裏經常出現的字問她,她根本不認識。她對中文也是越來越反感。
 
正當我很困惑時,法國的網友告訴了我XXX養孩子的經驗(她很早以前發在網上的,後來刪了),我一看這哪里是XXX的老實大量啊?這和她跟我們宣傳的一點都不一樣啊?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她自己教孩子字卡,閱讀,蒙學,篆書,吟誦等等等等,可是我們在群裏討論詢問這些都會被批評,被訓斥,有的人還直接被踢出去。我還碰巧看到了很多北美純讀經宣導的堂主們其實私下裏也是在外偷偷學藝,可見她們也知道唯讀《論語》根本不夠。通過反思學習,我一點點開竅,同時我們也找到了更好的老師,調整了學習方法,漸漸的我們終於開始領略經典的美,以及學習的快樂了。」
 
現在讓我們再回去看楊嵋女士那篇「海外華文教育的解決之道」。文章的初稿寫於2010年,然後作者在2015年,根據實際的教學經驗做了增訂修改。在初稿中所述的操作法頗為簡潔乾脆:
 
「具體的操作方法就是在孩子4~7歲時,用兩到三年的時間,以誦讀並手指文本的方式,通過整篇文章的立體記憶和 一段時間的積累,實現快速大量識字,輕鬆開始中文閱讀...實踐表明,以中文經典誦讀為主、白話文閱讀為輔的教學方法,讓海外華裔兒童在兩三年甚至一兩年內即可突破識字關。如果孩子每天抽出一個小時來朗誦經典著作,一年之內即可學完大學、中庸、論語和老子。」
 
此法就是簡單要求孩子每天指讀一小時全不了解的古文,最多再輔以若干白話文閱讀。但是楊嵋女士在又累積了五年教學經驗之後,卻於修訂版中加入了許多「輔助手段」,包括「大量中文音頻資料和白話文書籍」;對於其中白話文閱讀的建議,更是大幅度上綱到「可以和讀經識字階段的學習同步開展,比如三、四歲就在讀經學習之餘開始讀繪本」,繼之以「海量閱讀」。除此之外還建議「適當輔以蒙學讀本和經典詩詞」,當然也少不了「學寫漢字」,最有趣的是連運用「字卡教學」來「加強識字效果」的方法都出現了!至於指讀經典,學習量已經降到每日至少半小時誦讀(三十至六十分),搭配「適量親子閱讀」啦。
 
不管「海外讀經派」如何努力強調「老實、大量讀經」的重要,明眼人應該可以從上文中讀取「白話文閱讀、聽讀訓練一定要做,基礎漢字教學(如字卡、寫字、韻文學習等)也要適當進行」的潛臺詞了。這也是我在此一「自主閱讀」系列中一再反覆強調的:海外的學前中文閱讀教育,必需採取「語境營造/語感培養」、「字卡/基礎識字教育」、「指讀/大量閱讀」三足鼎立的方法並行。我個人不推薦重度依賴誦讀深奧經典的啟蒙識字教育,因為絕大部份的小華僑,只靠這一招並無法學會中文閱讀;如果有真能學起來的,大抵都是那種文字天份高到「連只靠看看電視字幕,都能學得會讀中文書」的小子。想要東施效顰的人,後果可能是會很慘的。
 
讓我用自已的女兒安安做個例子:她從大約四歲半開始中文識字教育,起先以字卡教學及互動式故事為主,過去兩年來,則是字卡及指讀並行,漸漸過渡到自主閱讀。最近我為了製作她的第三套字卡,用台灣小學一到六年級的生字表,替她測試了識字量。我非常驚訝地發現:雖然她認得的字不算少了,但是「塵」這個字,她竟然念不出來!安安喜歡的橋樑書裏,有一本叫「吸塵器去釣魚」;因為故事的主角是「吸塵器」,所以「塵」這個字在書中,起碼出現過五六十次。那本大約三千字的童書,我指讀過一兩次給她聽,她自已則全本指讀過一次(我甚至在此文中貼過她朗讀的影音)、自行默讀過一兩次,內容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我從未用字卡或識字教材教過她「塵」這個字。也就是說,一個安安在文本裏「讀」過兩三百次的字,一旦脫離了「吸塵器」、「集塵袋」之類的詞語,必需單獨指認的時候,她根本念不出來!所以我對上文引用那位美國讀經媽媽所述:「女兒在指讀了至少一百遍論語,能夠通篇自己讀出來之後,看到了論語裏經常出現的字,根本瞠目不識」的體驗,我是完全深信不疑的。
 
所以最關鍵的問題來了:在海外學習中文的華裔子弟,什麼情況下可以讀經呢﹖以下是我個人的看法:
 
一、語文天份極高的「識字早慧兒」:這個題材我已經談過太多次,在此不再贅述,沒聽過此詞的讀者,可以自已去讀這篇格文。這種小孩反正不管爸媽怎麼教,只要開始學習的時間夠早,全都學得會中文閱讀;如果父母親想來個一石兩鳥,在教授中文時,也讓孩子背誦經典,在技術上是可行的。對這些超幸運的家長,我只想拜託他們,當小朋友輕易學會讀中文、背經書後,別在網上貼那種「在海外教小孩中文不難呀,俺家娃子也不是什麼天才(安媽OS:才怪),還不是學一學就會看書啦!大家快來效法吧」的閃光文,免得害到那種「一個字指讀了一百遍,還是他不認得我、我不認得他」的孩子啊。
 
二、小朋友個性專注沈靜,能接受反覆指讀的教學法,不需高壓強迫者:注意力有限、愛玩好動,是一般學齡前小孩的天性;但是也有若干小朋友,生來就有較佳的專注力,在父母師長用一些溫和的手段引導下,可以接受讀經教育。最常見的兩種作法是:父母先持續用聽讀的方式引導,再漸進式地過渡到部份指讀、逐字指讀;以及參加氣氛良好的讀經班,以同儕互動的模式來激發興趣。不過家長要注意的是:能接受讀經教育,並不表示小孩一定可以透過指讀經書,就輕易學會中文閱讀。對大部份的小孩來說,一字字分別認讀的基礎識字教育,仍然是不可或缺的,白話文閱讀更是萬不能少;在這種情形下,父母真的要好好估算時間夠不夠用。至於那些連引導都引導不來的小孩,家長就不要做無益的嘗試了吧;用高壓手段逼迫,只能成功讓小孩憎恨中文而已。
 
三、嚴重缺乏白話文閱讀材料,想用文言經書填補者:大量閱讀白話文書籍,是海外華文識字教育中極關鍵的一環。但是有些僑胞住在華人很少的偏遠之地,限於財力物力,難以蒐集足夠的中文童書供子弟指讀,只好用比較「耐讀」的文言材料補充。在這種情況下採取讀經法的家長,一定要小心量材施教,不可隨意放棄字卡等基礎教材,更不能因此就不再設法增補白話閱讀材料;讀經的作法也要隨小孩的天份及個性調整,不宜死板板地一成不變。例如說小孩如果難以接受內容古奧的「論語」、「大學」,不妨代以比較親民的三字經、淺近唐詩等韻語,未必非得宥於「教材要經典」的迷思不可。
 
最後我必需聲明一下:這個系列的主題,是海外中文教育的「自主閱讀」項目,因此上述對於讀經教育的討論,也僅集中於它在學前識字、中文閱讀方面的實際效應;對於「經書的文化價值」之類的偉大題目無法涉及。若是有些華僑子弟已經具備了一定的中文基礎,想要透過讀經來陶冶性情、增加專注力、認識傳統文化、提高中文程度的話,我是完全可以接受的。這種形式的文言文教育,就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之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莎莉
  • 感謝安媽這一系列的研究心得.
    雖然我兒子已成年目前家中也無幼兒,不過鄉下有一侄孫最近剛滿四歲.
    去年我先生常教他唸唐詩,但他坐不住,沒一分鐘就跑掉.我一直勸先生小心別適得其反.
    最近他會背誦憫農詩,也懂得拿書指著字,但我確定他不識字.先生証實他連阿拉伯數字還不認得. 前幾天我教他"春曉",他不接受一直背憫農詩. 後來我改教先生,並解釋內容意義.他多少聽到了.
    隔天我們在園裏摘橄欖,他在旁邊玩,我故意教先生唸春曉,他仍以憫農詩打斷我們.可是我們繼續唸. 當我們不再唸時,他自己背出一句處處聞啼鳥. 可見被我們洗腦了.哈哈~滿有趣的. 教孩子不要有壓力,不然孩子也會感受到壓力,因而畏縮不前.

    謝謝分享.晚安!
  • 以前我就說過,莎莉的公子有「識字早慧」傾向,而您這位侄孫,可能是屬於語文天份比較普通的小孩。教這種小朋友古文的話,就要比較有耐心一點,採用遊戲式教學,才容易得到效果。

    我以前曾試著和安安一起念「論語」, 可能是因為內容實在太深奧(很多語句如果沒有注釋的話,連我都看不懂),安安的接受度很差,只讀了「學而第一」,就不太學得下去了。倒是教她內容比較淺近、音樂性高的唐詩宋詞,用各種不同的文字遊戲來激發興趣,她學得還挺開心的。以後我會在這個系列中寫一篇文,分享教女兒古詩詞的經驗,還請莎莉多多指教喔。

    安媽 於 2017/12/10 23:48 回覆

  • sf
  • 台灣也是有讀經班
    好像也是死背方式
    也覺得不了解死背
    長大就忘了
  • 台灣的讀經班好像很紅,每年還有「讀經會考」呢!

    六歲以下的小朋友,都是語言天才,就像隻大鸚鵡一樣,什麼東西念念有詞幾次,通通都可以記起來。不過如果不懂意思、沒有在反覆應用的話,這樣學起來的東西,記得快也忘得快,不用等到長大,可能幾年後就會忘掉了。

    安媽 於 2017/12/11 00:02 回覆

  • 訪客二嫂
  • 我想說生物多樣性,人有百百種,如果每個人都一樣畫葫蘆,同一個模子模出來,這世界也太簡單了!
    適才適性的引導孩子有一健全的人格發展,才是重要啊!

    每個當父母的對孩子都有一點想望! 但留一點空間讓孩子可以思考可以想像,也是很重要的!

    或許,我們都太急於給孩子,有時可能會產生物極必反的現象。順其自然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 二嫂說得很對。一樣米養百種人,教育真的要因材施教,尤其是家長自己在家教育的話,可以不停地調整做法,找出最適合小孩子的學習模式。品格教育比知性教育更為重要,如果教出來的孩子詩書滿腹,但是品性欠佳,這樣的教育顯然是失敗的。

    最近我妹妹也告訴我,對小朋友的中文教育太過緊張了,態度可以輕鬆自然一點;二嫂的意見對我非常有幫助,我會順著這方向繼續努力的。

    安媽 於 2017/12/11 00:10 回覆

  • 莫赤匪狐
  • 對我來說,讀經教育的意義是精神教育和背誦佳句的意義比較高,
    如果是以之學習識字的話,
    假如所需的「輔助手段」,都已經包括「大量中文音頻資料和白話文書籍」,
    對於真能做到如此的海外學習中文兒童,能學會基礎中文識字量的早就已經學會了,
    何必定要孩子硬背經典?我不是早慧的小孩 ,所以格外同情 @@
  • 在歐美地區土生土長的小華僑,中文文盲及半文盲佔大多數(東南亞和日本地區的情形比較好些)。 如果連中文書都看不懂的話,想要靠讀經陶冶性情、背誦佳句,那不是對牛彈琴嗎? 所以海外地區對讀經教育有興趣的家長,大多是衝著「快速識字」這一點而來。但是依我個人的看法,只靠讀經這一招,絕大半的小華僑,是學不會閱讀的,一定要搭配很多其他手段,但是這樣一來,時間就未必夠用了。

    如果依照楊嵋女士那篇「海外華文教育的解決之道」的「教案」, 六歲前的小朋友,應該「熟讀乃至背誦兩萬字左右經典,輔以蒙學讀本(三百千,聲律自蒙)和經典詩詞」,再加上「漢字字卡等等教學作為調劑」, 讓小孩累積1500至2000字的識字量。老實說,我對女兒中文教育的努力,已經到了有些朋友覺得我「走火入魔」的程度,但是這樣的教案我做不到。這不只是家長的態度和付出問題,而是在海外沒有語言環境的狀況下,要做到這樣的程度,小朋友的語文天份,大概至少要在最頂尖的5-10%以上,並不是只靠拼命使用鸚鵡式的反覆讀經,就能達成目標的。

    安媽 於 2017/12/11 00:37 回覆

  • 莫召苗(召苗莫)
  • 我也覺得同情
  • 我也很同情那些生來資質不適合讀經,卻被家長逼著唸的小孩子,很痛苦又收不到什麼效果啊!

    安媽 於 2017/12/11 00:40 回覆

  • Lung
  • 因材施教很重要
    讀經本身是好的
    小祿覺得時機點是關鍵
  • 經書本身有它文化上的價值,但如果不是把它們當成文化教材,而是當作識字教材的話,因材施教這一點就非常重要了。有些小孩在「連結字音和字形」這點上,天份相當差。這種小孩想認識漢字的話,師長一定要一個字一個字教,不能夠重度倚賴指讀的方法,要不然孩子是有可能學不會閱讀的。

    安媽 於 2017/12/12 07:48 回覆

  • Rosa
  • 我初期參加閱讀團體時也遇過被會友邀來分享教育經驗的母親,半推半就下說出「包括早餐在內,我甚麼也沒做,兩個孩子就自動考上第一自願了」,聽得一些辛苦媽媽如我,很想去撞牆。不過現在大家喜歡搜尋的經驗就是「如何輕易達到.....」的閃亮文呀。
    讀經教育成不成功是一回事,不成功換個方法就好,讓孩子完全失去閱讀興趣,則可能是影響一輩子的事,應該把這當第一優先。當然,也有那種愈枯燥困難越想挑戰的孩子,那又另當別論了。
  • 我記得Rosa提過這件事啊。我去把以前的留言翻了出來,妳說那位媽媽教養孩子的心得是:「想盡辦法讓孩子早點睡覺,讓孩子出門運動,不要一直讀書,可是擋不住呀」。妳還說「當時聽到這種分享,真想拿棍子打她」, 可見此類說法對其他媽媽的刺激性不小啊。

    我在教安安中文的早期,因為不曉得怎麼做,所以不停地在網上尋覓資料。看到這一類的閃光文,常常也就乖乖地東施效顰,然後走了一陣後效果不如預期,才恍然大悟:那種可以全不費勁,就教會小孩這個那個的媽媽,可以說是「一運二命三風水,四積陰功五讀書」,都佔全了呀。當然不能說她們沒有努力,不過DNA方面的贊助,真的也佔了蠻大一部分。

    Rosa 說的沒錯,對小孩子要因材施教。如果因為教法不得當,讓孩子喪失了學習興趣,那就得不償失了。

    安媽 於 2017/12/12 09:05 回覆

  • 夢玄
  • 在台灣也常常看到讀經班(朋友的孩子和公園旁) 讀經雖好但要適可而止.
  • 讀經班在台灣也蠻流行的。不過讀經未必適合所有的小朋友;家長最好是依小孩的資質和個性因材施教,才容易取得成功。

    安媽 於 2017/12/13 13:52 回覆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謝謝來訪。

    安媽 於 2017/12/13 13:53 回覆

  • ㄚ芬
  • 讀經是讀哪一種經文呢
    有些宗教類經文就算懂中文的人
    都看不懂
    像是一堆字無意義的組合~

    讀那個不如讀唐詩或更白話一點的文章有用吧

    我覺得大人因為興趣念文言還好

    學語文的人念文言文
    很不實用欸

  • 這篇文章討論的,主要是王財貴一派的讀經運動。他們讀的經典以四書為主,也讀五經、老莊、諸子百家等。有些泛宗教的讀經團體,也會加入宗教經典;總之都不是很容易懂的東西。一些民間草根性較強的團體,則會採取較易成誦的韻語教材,例如三字經、弟子規、唐詩之類。

    讀經派的主張,是復古的私塾式識字教育,效果比新式的國語教學好很多。這種說法當然極有爭議性,不過也有些人認同喔。

    安媽 於 2017/12/13 14:21 回覆

  • 悄悄話
  • tien
  • 安媽您好!

    在海搜『海外學中文』時逛到您的部落格,實在大為驚喜!當下就把自主閱讀系列看個精光,更想馬上留言跟您交流取經!

    我也是那種天天替小孩擔憂中文教育的住法國媽媽,真的是除了生產當天沒有在想以外,天天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我的目標也是引導孩子能夠聽說讀寫。讀,實在是太重要了!日常生活語彙其實太淺,不足以支撐『灌入腦中變成自己的語言』,更不足以抵擋入學後學會閱讀當地語言後波濤洶湧的閱讀慾,加上當地豐富又精美的書籍唾手可得,不擔憂也很難。此外,若是不懂閱讀,便不能體會成語以及常用經典引句等等,這些對台灣人來說,還只是口語呢!

    我的大兒子三歲,小兒子兩個月,先生是法國人。我們夫妻以法文交談,我只和小孩講中文(我很厚臉皮,連四週的人都講法文我還是堅持跟小孩講中文,就算公婆面前也是,所幸大家都可以理解)所以孩子接觸中文的頻率真是少之又少。現在我們的做法也是每年都會回台灣『遊學』,跟從很小起沒有停止過的親子閱讀,目前成效還不錯,兒子很喜歡看書(或者說看圖)。之前本來想要使用字卡,但有點海底撈針不知道要從何開始,就從腦海想到的常用字開始,看到您建議直接採用華僑教科書的常用字500-1000字開始,真的太棒了,我怎麼之前都沒有想到呢!真要謝謝您!不過字卡我中斷很久,因為生二寶的關係,時間精力壓縮之下,以及內心覺得我列的字以及教學方式不得法,就暫停擱下,但看來字卡真的有必要!

    看您對安安的教學成果,給我很大的希望呀!有時候我還會莫名焦慮是否功虧一簣,四面楚歌下連聽說都把持不住呢,因為身邊也有父母都是中國人,小孩子一上小學起回家也拒絕講中文,等的例子俯拾皆是。

    另外,我也小分享一下最近才開始使用的閱讀材料,就是幼童的雜誌,比如說小行星,康軒學習誌跟小太陽。我很推薦唷,不但題材多元,這樣可以開發跟瞭解小孩子興趣所在,而且附的CD很好聽,共讀熟悉之後,放來聽,我的兒子很捧場喔,對於他喜歡的單元,聽的也特別專心。我沒有特別選擇觀看DVD的方式,但看到安媽提到中文字幕一同播放,也許有不錯的影片也會稍微搭配。

    再次謝謝您寫出這些文章,不但實用外,也讓我知道有同是天涯淪落人!
  • 很開心有熱心中文教育的海外媽媽前來交流,看來Tien對小孩的中文教育頗花心思喔。

    三歲的小朋友系統性學習認字,有可能還是稍微早了一點;不過這也和小朋友的天資及語感有關,難以一概而論,總之要以不過份勉強為主。就像我和另一位歐洲的媽咪提過的:漢字字卡的學習,是一種把字音和字形對應起來的訓練,如果小朋友的腦子裡沒有「字音/字義」的檔案,要學習對應字型,難度會非常高,所以「聽讀」訓練很重要。您有持續在進行親子閱讀,這是很好的開始。

    如果真的要進行字卡教學的話,必須注意的是:這個年紀的小朋友,記得快也忘得快,穩紮穩打、反覆補強是很重要的。若只是一味追求「業績」,小朋友沒有真正把頭幾百個「高頻字」深印腦海的話,想要開展配套閱讀會有困難。我以前提過一套教材叫「思展方程式」,其中的「基礎漢字500」全套五冊,一課一字,總共500個生字, 似乎屬於比較穩紮穩打型的。我本人沒有用過,但是網友的評價不錯,或可供您參考。再不然如果想自製字卡的話,去網上搜尋一下「高頻字500」、「高頻字1000」,也會跑出一大堆資料來的。

    您提到「若是不懂閱讀,便不能體會成語以及常用經典引句等等」,其實不然。三歲小孩有著天才級的口語能力,教什麼會什麼,您不妨在日常交談中或是說故事時,也盡量夾雜成語及一些書面語,稍加解釋一下,小朋友的吸收能力,可能會讓您吃驚。對這個年紀的小朋友來說,不管媽媽問他:「你想怎麼樣?」,「你有什麼意見?」,或者是問:「你意下如何?」,其實都只是一些必須學習的音節, 沒有什麼難度之差的。 以後有時間,我再寫一篇「聽讀訓練的重要性」好了,到時也可以引用您所說「幼童雜誌的CD材料」,供大家參考。

    回台灣遊學如果時間足夠的話,不妨把三四歲的小朋友送進當地托兒所,價廉物美,對學習語言的威力,可以說是無與倫比。不過要找名聲、信用佳的, 台灣的幼兒園,連「娃娃車司機在夏天把小孩忘在車裡,結果孩子活活熱死」這種事情都出過,不可不慎加選擇喔。

    安媽 於 2017/12/20 23:25 回覆

  • 中子
  • 天下父母心,真是用心良苦喔.
    將心比心,異地而處,無論海內外,在海外用心的教育出類拔萃的子女,其用心,在國內(至少台灣)極大多數的父母可能都望塵莫及吧。
    不過,因材施教,因勢利導,應該仍是不變的原則吧.
    在股市中流行一句話:好老師讓你上天堂,不好的老師讓你住套房(套牢).得英才而教之,樂也!得名師而學之,幸也!
  • 格友莎莉曾在看了此系列的一篇文後,留言說:「我從來不知道中文有這麼難學。」我在教女兒學中文前,也從來不知道中文有這麼難學!而且如果以股市來比喻,這是投質報酬率非常不明確的一支股票。即使我花了這麼大的工夫,我仍然不能保證將來安安可以輕鬆流暢地閱讀中文書報(但是比以前有希望得多)。至於指望安安能有台灣小學畢業生的國文程度這點,我基本上已經放棄了:以聽說讀這三方面來說,我還是希望她至少有中學水平;但是台灣的初中生,大致上可以把2500個漢字,一筆不差地默寫出來這種功夫,我就不敢妄想啦。

    安安在學中文上不是英才,我在教中文上不是明師,但是「作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我還是會好好努力的。

    安媽 於 2017/12/29 09: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