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讀經教育」一文中,討論了王財貴一派的「讀經識字教育」:使用反覆指讀四書、老莊等中文經典,不加講解的方式,讓小孩逐漸累積中文識字量,進而獲得閱讀能力。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是一種復古式的童蒙教育法。 事實上,如果純粹從語文教學的觀點來說,過去千餘年來的私塾啟蒙教育和「王氏讀經法」,在本質上是有所不同的。前者是韻語的初階識字教育,後者則是非韻文的進階語文教育。
 
中國自宋朝到民初時期,最流行的基礎識字教材是「三百千」(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有些人再加上千家詩,成為「三百千千」)。這套教材和傳統的經書相較,有幾種特色:第一、全文押韻;第二、每句的字數一致,都只有三到四字;第三、篇幅短,內容比經書淺易;第四、生字比例奇高。如果用現代人的說法,「三百千」其實是一套語文學家研發的「中文高效集中識字法」:在小孩子記憶力最佳的時期,密集用背誦、指讀韻語的方法,教授大量中文生字,不教注音、拼音,多半的塾師也不講解字義。「三百千」學完之後,才開始念四書五經。 
 
「三字經」的字數是1616個,「百家姓」576個字,「千字文」1000個字,「三百千」合起來總共有漢字3192個,但不重複使用的字約2200個,生字占全部字數的百分之七十。我在此系列的首篇文「掃盲大作戰」中曾提到:台灣和中國大陸政府公佈的「民眾脫盲識字標準」在1500至2000字之間;所以小孩若能將「三百千」裏面的「不二字」全數學會,也就等同「脫盲」了。這種「韻語教學法」在中國流傳千餘年不衰,而且的確造就了無數國文程度出色的學生;但是隨著民國初年擯棄死背硬記法的教育改革,「三百千」的啟蒙法漸漸走入歷史。近年來有些草根性較強的華人社會讀經團體,又開始提倡三字經的教學,另一套結構類似的蒙學教材「弟子規」,在台灣也頗為流行。
 
幼兒對口語的吸收能力是天才級的,背誦只有三四字一句、音樂性高的韻語,就像唱兒歌一樣,怎麼教怎麼會。所以當代的語文教育學家,採取「三百千」的理念,編成「全韻語識字教材」的還真不少,說是百家爭鳴,也不為過。其中在網路上較常見的是「中華字經」:全文四千漢字,都是四字一句的韻文,幾乎沒有重複用字。它的官網宣稱:「《中華字經》融識字、組詞、習韻、正音、學知於一體,可使普通兒童學習4-6個月,就掌握一生常用的漢字,從根本上解決了近百年來困擾著人們的識字難的問題,從而掀起一場漢語學習的革命。」
 
「中華字經」我本人沒有用過,但是海外父母們試用者,頗不乏人;我甚至在網上讀過美國華人媽咪揪團購買的訊息。但是這套教材推出迄今已超過十年,別說什麼「解決困擾著人們的識字難的問題,掀起一場漢語學習的革命」啦,連耳口相傳的知名度都仍然偏低。即使「字經」在官網上登載了多篇使用者的正面見證,它整體上受肯定、被傳揚的程度,仍然是極為有限的。其他各種新編韻語教材的命運也沒差多少:雖然有著個別的成功案例,但是無法流行、普及得起來。
 
所以有些人可能會問啦:為什麼古人可以靠一套「三百千」,就在一兩年內讓學童「脫盲」,現代人照方抓藥的韻語教學卻不行呢﹖是古代人比較聰明嗎﹖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如此。不過並非是「所有的」古代人都比較聰明,而是「能受教育的」古代學童,一般都比較聰明。在中國的舊社會,讀書識字是一種特權,而非義務,普羅大眾中的文盲比例,可能高達百分之八九十。能讓子弟受教育的,大半是上流社會的家庭,所謂「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孩子們自小耳濡目染,耳聞大人談詩論文,眼觀家中字畫聯匾,在入學時的語感已經非常好(尤其不是天天聽ABCD的海外小華僑所能比擬的)。再加上古代的婚姻對象由父母指定,書香世家代代通婚,養出來的小孩DNA較優的機率很大。這樣子的菁英教育,專挑天資好、語感佳的子弟來教,成功率高也就不足為奇了。
 
至於一些天份、環境較差,只因種種機緣得以入學的孩子,在此等高難度的純背誦制度下,淪為砲灰的機率其實不小。幼年時期受私塾教育的胡適,就在自傳中說過:他母親額外繳交費用給塾師,請先生教他古文時特別逐句講解,所以他學得還不錯;但是一位在「只讀不講」的制度下,念完了四書的同班同學,看到普通書信中的「父親大人膝下」一詞,字認得是認得,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胡適說:「因為這個緣故,許多學生常常賴學...因為翹課,先生生了氣,打的更利害。越打的利害,他們越要翹課。」另一位名人李宗仁,在他的回憶錄中說得更是赤裸直接:
 
「那時我國的教育方法,不知由淺入深,一開始便是很艱深的課業。即使是三字經,也不是啟蒙年齡的兒童所能了解。我讀書的天資本是平平,沒有太高的悟性,故讀起來就頗覺吃力。...這種教法,自今日眼光看來,不特不能啟發學生的智慧,適足以得相反的結果;卒至一般學生都視書房為畏途,提起老師,都是談虎色變的。...學生們被關在書房裡唸書,每日多至十餘小時,唯一可以溜出書房、閒散片刻的機會,便是藉口小便或出恭,...因而書房內,出去小便與出恭的學生,總是川流不息的,造成公開欺騙的習慣,影響兒童心理很大。」 
 
上面這段文字,還提到了一個重要事實,就是學習時間「每日多至十餘小時」。要知道舊式私塾是沒有週休二日、寒假暑假的;當然也不教什麼數學、自然、音樂、體育。如果除了年假等特別假日,每年算它念古文三百三十天,每天八小時好了,認識兩千漢字的一兩年過程,要花費2500-5000個學時。相較於台灣現在的國小,每週六節國語課,加上每天一小時的作業時間,一週約十二小時,每年上課四十週,總共不到五百小時;再加上大考小考、寒暑假作業,一年算六百小時好了。小朋友一般在中年級就可以識讀兩千字(註一),亦即是花費1800-2400個學時。到底那個系統比較有效,還很值得商榷呢。而且很多私塾(如李宗仁所讀的)一開始還不是教「三百千」的韻語,而是先用字卡(古稱「方塊字」)及書寫練習(古稱「描紅」)打底,認識了千兒八百字後,才開始念「三字經」的。
 
現代一些迎合家長速成心理的韻語識字教材業者,努力推銷產品給年紀幼小、嚴重缺乏語感及語境、可能尚未達到「識字敏感期」的海外華人兒童使用;每天學習時間連古人的幾分之一都不到,學習目標卻野心勃勃地擴展 --「三百千」只教2200字,而「中華字經」卻教4000字,另一套海外某些中文教育機構採用的「三銳韻語」教3600字,韻語內容皆偏古奧,幼童無法理解;中華字經末尾一些生拼硬湊的句子如:「侖殯衩幌,些陌皚窄,甸妥奈彤,頗竣戳契」,連成人讀了也不知所云。如果某些父母及教師在廣告詞、「體驗談」(註二)的影響下,腦中充滿了「四至六個月掌握一生常用漢字」的憧憬,缺乏穩紮穩打、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那更是要不失敗也難啊!
 
words-02  
 
所以大哉問(英文中所謂的Million Dollar Question)來了:海外小華僑的基礎閱讀教育,可以使用韻語作教材嗎﹖
 
對於使用「全韻語教材」作為主要的啟蒙識字法,我個人的意見,和對於「讀經教育」的看法是一樣的:不推薦給大部份的小朋友。因為在普遍缺乏語境及語感的情況下,要靠一套韻語來撐持兩三千個中文字的視覺記憶,難度非常高(語文天份極佳的「識字早慧兒」另當別論)。但若是作為一種輔助教學法的話,對學齡前後的小朋友來說,學習朗朗上口、富音樂性的韻語教材,整體上的接受度和效果,要比非韻語的經典好很多;運用得當的話,即使是語文資質平平的海外兒童,也可從其中受益。我本人覺得:如果不刻意追求識讀多少字的「業績」,而是把韻語當成語感培養的方式,效果可能會更佳。和各種古今「字經」、「字文」相較,我會偏愛使用音樂性更高、內容更淺顯易懂、用字遣詞更貼近現代書面語的唐詩宋詞。幾年來我持續試用各種方法教導女兒安安古詩詞,到現在為止她的接受度不錯。在下來的文章裏,我將分享個人的教學經驗,供有興趣者參考。
 
(註一)大陸現行的國文課綱,要求念完小二的學生能識讀1600-1800字。至於台灣的國語課本,沒有「識讀字」的要求,一至四年級的生字在1600-1700字之間;但是根據一份發表於2008年的研究「學童“識字量評估測驗”之編製報告」,台灣國小學童能識讀的生字,遠遠超過課文的生字數量。三、四學生的平均識字量,大約分別為2100及2600字。
 
(註二)我不是說那些體驗談誇大不實,而是在沒有較大規模地統計平均教學成功率的情況下,個別學生(甚或班級)的成功個案,只能表示韻語學習法可以適用於某些學生或是某種特定的學習者。至於此法是否能夠「從根本上解決識字問題」,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sf
  • 三百千每種幾個字
    安媽都瞭若指掌
    真是用心
  • 那些數字都是網上抄來的啦。不過我閱讀很多中文教育的資料,倒是真的。

    安媽 於 2018/01/20 23:44 回覆

  • Rosa
  • 以前的人只要把語文跟道德思想學好就可以,不必像現在的學生要讀這麼多科目。三百千法用於幼兒時期兒歌式邊玩邊背誦還說得過去,若已經是學齡兒童,恐怕就如胡適、李宗仁說的,視書房為畏途且多浪費時間。我還是認為,學習千萬不要變成讓孩子以後碰都不碰的反效果,。

  •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無論學習什麼科目,如果能激發孩子的興趣,一定都可以事半功倍的。

    對於台灣和中國的小朋友來說,國語是不能不學的項目;但是海外的小朋友學習中文,卻沒有這種必要性。若是教學方法太過枯燥困難,讓孩子失去興趣的話,很可能會造成厭學或者拒學的不良後果,家長真的不可不慎啊。

    安媽 於 2018/01/22 03:02 回覆

  • 莎莉
  • 現在教育是五育均衡,從前偏重文學,(科舉制度遺毒).
    而且現代社會講求自由民主.父母教師都不能體罰孩子.
    採用啟發引導方式,要考慮孩子的心理健康....
    只背誦不講解,孩子會一直問什麼意思? 在生活中自然學習才是最好的.
  • 在自由民主的今天,小朋友的啟蒙識字教育,如果還是採取只背不講的死板方法,不只是孩子會一直問是什麼意思,連很多家長都會問:這樣到底是在幹嘛?

    在華人社會的環境裏,有很多看到中文字的機會,所以小朋友可以在生活中,自然學會認很多字;不過在海外沒有這個環境,所以如果能採用遊戲式的教學方式,激發小朋友學習中文的興趣,效果一定會比較好的。

    安媽 於 2018/01/22 03:27 回覆

  • 莫赤匪狐
  • 在台灣只會覺得是中國人學會中文理所當然而已,王財貴教授一派的教學法我知道點皮毛,果然是要資質很好的孩子才有辦法撐到最後的,大部份小朋友在背誦一段時間後不支倒地,家長只好認賠殺出回到一般教育體系 @@
  • 小狐說得對。在華人社會長大的孩子,學會中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小學生們花在語文學習上的時間和心力,相對來說也是蠻多的。如果採用我在此文中所估計的一年六百個學時,小學六年念下來,要花三千六百個學時,而國文的義務教育,才不過完成一半而已!別的不說,只是要能把2500到3000個漢字,一絲不茍地全部默寫出來,就是相當困難的任務了。

    小狐是教育界人士,當然非常熟悉熟悉因材施教的道理。一些天資極佳的小孩子,學什麼事情都相對容易,包括唸誦艱深的經書在內。但是這些資優生能學得會,並不表示所有學生都能從其中受益,老師及家長們真的要注意這一點才好。

    安媽 於 2018/01/22 08:08 回覆

  • Lung
  • 小祿覺得經書韻文應該是探求義理;不值得背誦。
    強迫小朋友背誦而不求理解,反而會削弱機本思考力!

  • 我也覺得經典作品的閱讀,理解比記憶重要得多。如果只是要求死背的話,世界上有那個人背得贏一台最差勁的電腦呢?

    安媽 於 2018/01/24 15:37 回覆

  • 東媽
  • 沒想到掃盲需要這麼用心! 上次經過安媽的提醒, 我開始在推推車的時候跟他念一些知名的唐詩, 這樣他無法逃跑只能接收. 兒子這三個月語言進步神速, 會講中文跟德文, 也聽得懂英文了. 前幾天發現他能夠辨別幾個字, 應該是腦神經發展到位了. 想跟安媽分享最近找到的網路資源:
    1. 專為小朋友設計的學中文課程: www.littlechinesereaders.com
    目前網站仍在建置中所以免費, 只有建好一個module, 方法跟基礎漢字500有點像. 從一些常用字發展出簡單句子, 每一課上完後都有小遊戲或是練習頁幫助記憶.
    2. Youtube上的momo唱唐詩
    這個節目是去年才上傳的, 有簡單動畫描述唐詩的情境, 裡面唐詩非常多, 有些不是出自唐詩三百首, 所以媽媽我自己也順便學. 方式是一開始唱唐詩的歌, 之後用念的時候會一個一個字跳出來, 我陪看時會重點提示一下常用字. 我想這種學習方式應該會比單純念經書有趣, 有卡通又有唱歌孩子比較願意買單.
    過一陣子如果兒子有進步或找到更好的資源, 會再跟安媽分享, 請安媽不吝賜教.
  • 恭喜東媽的公子,已經進入了語言敏感期。在這段時期,陪小朋友念一些唐詩,其實也就像唱兒歌一樣,是很好的語感訓練,對掌握中文的音韻和節奏會有幫助。在您念了一陣子之後,小朋友有可能把一些句子、甚至整首詩背出來;不過這樣子背下來的東西,記得快也忘得快。在這個階段不必拘泥於會背什麼東西的「業績」,只要讓孩子接受一些語文的薰陶,就可以了。

    我去看了一下「momo唱唐詩」,內容看來不錯。東媽也可以參考一下巧虎的唐詩唱遊,和momo唱唐詩比起來,它顯示的字比較大,而且有小朋友在那裡唱唱跳跳,感覺蠻親切的。

    那個學中文的網站我也去看了,稍微試了一個「抓氣球選字」的遊戲,感覺是畫面移動偏快,即使連我都有眼睛一花,把「大」和「太」看錯的時候 。從醫學的觀點來看,考慮到兩歲的小朋友眼睛還在發育中,我不會很建議使用。年紀較大的小朋友,也許可以玩;不過坦白說,這些年來,我幾乎讀遍了網上所有能找到有關海外中文教育的資料,念過各種各樣的成功例子,其中所使用的方式包括字卡、讀經、中文學校、大量白話文閱讀、詩詞韻語、 學前識字教材... 五花八門無所不有,唯獨沒有看過靠電腦軟體學會中文閱讀的個案。雖然說在極度缺乏語言環境的情形下,中文教學不妨輔以電腦的視頻和音頻,但是家長和小孩之間的對話交流及親子閱讀,仍然是王道中的王道喔。

    這週末我會貼出教女兒唐詩的經驗,文中將分享東媽提供的一些影音材料,也請您不吝賜教。

    安媽 於 2018/01/24 22:41 回覆

  • 悄悄話
  • ㄚ芬
  • 在非華語生活環境
    應藥學
    真的要更加努力

    我想
    很多華僑應該是會提供兒女學習華語機會
    但學不好也就算了吧?
    真的會很認真改進教材或教學方式的
    應該不多吧
  • 丫芬說得沒錯。因為在國外沒有語文環境的情況下,要學中文真的很不容易;所以大部分的華僑父母,都是把子弟送進中文學校,自己在旁督促。但是這樣學習的效果,常常無法盡如人意。至於自己在家教的,以比例來說,仍然是少數吧,到底實在是太費工了呀。

    安媽 於 2018/01/27 23:19 回覆

  • Harry-Diesel
  • 這週日 (1/28) 是免費博物館日,
    您可 google 一下 Free for all day SoCal Museums, 有許多好康的。
    若要去 Desanso, 先去 Descanso Gardens 的官網拿票, 以免當場門票有限, 白走一趟。
  • 大大感謝 Harry 總是熱心提供有用的資訊。我去看了一下您說的網頁,好像之前曾經瀏覽過一次 ;不過因為這週末剛好有點事,所以就沒有很認真研究。那時候我還想說:有一些熱門博物館,例如 Kidspace Museum以及 Natural History Museum,會不會人滿為患?原來還有先到官網拿票這一招。以後一定要把這個辦法學起來,想去的地方先上他的網站去看看,有沒有限人數的票;拿了票再去,就可以安心了。Harry說的方法真的很棒喔。

    安媽 於 2018/01/27 23:26 回覆

  • 塗鴉
  • 對於兩個女兒的中文教育, 我很失敗.
    她們連說都有腔調, 讀寫免談.
  • 教海外的小華僑中文(尤其是讀寫),是一件實際利益不明確、投資報酬率甚低、難度極高的事。如果父母希望小朋友能夠說聽讀寫、樣樣俱全的話,那一定要有投下大量人力物力,每天花費足夠的時間和精神,督導兒女學中文,從不間斷,持續多年的心理準備。很多家長在異國為生活奔波,時間精力有限,在現實狀況下,無法做這樣的投資。若是如此的話,父母只在家裏和小孩說中文,放棄勞民傷財地教讀教寫,是不失明智的作法。孩子長大後若是對中文有興趣,他們會自已去學的。

    安媽 於 2018/01/29 23:02 回覆

  • 中子
  • 古人的私塾教育,多採硬背死記的教育方式。當然,博文強記也是智慧的一種強項,如果,再加上安媽文中所述的家學淵源、耳濡目染,家世背景自然又成了學習的有力條件。沒想到身在海外強調民主、自由、科學的國度,昔日多少中華學子的父母,千方百計就是要送子女留洋,目的就是要感受自由式啟發教育那一套;如今,身在海外的父母,卻反而重拾昔日私塾教學的那一套和教材,個人也真是大感意外震驚喔!
    看安媽貼圖教本,外包裝似簡體字,但內容的文字似又是繁體,如今,在海外人士,究意是以繁體教學為多?還是「從眾」改以簡體教學呢?字義相同,字形可是大大不同啊!電腦切換繁簡很容易,但人眼辨識,卻似乎仍是困擾吧?難不成也得雙軌進行?
  • 海外的中文教育是一個特殊領域,在缺乏語境以及閲讀材料的狀況下,小孩無法從環境中獲取反覆接觸漢字的機會,造成在學習過程中偏高的遺忘率,整體效果不彰。 對一些「字形、音形聯結天分」比較高的小朋友來說,通過反覆指讀同一本書的方法,來鞏固腦海中成百上千漢字的記憶,不失為一條有效的捷徑。問題是個别孩子的天份差異很大,並不是所有的小孩,都能由這種辦法受益的。

    貼圖中的中華字經是簡體版。「乾坤有序,宇宙无疆,星辰密佈,斗柄指航」 這十六個字裏面,繁體跟簡體只有一字之差,就是「無」字。現在各地的海外華僑,以中國大陸人士居多,所以海外的中文學校,授課也漸漸偏向以簡體為主;何況簡體中文的書寫,比繁體要簡單的太多,小華僑比較不會排斥。我本身因為對簡體中文只能讀不能寫,所以只能教安安繁體中文,但是我其實並不排斥教授海外學童簡體中文的概念。畢竟現在世界上使用簡體中文的人,有數十億之多,而使用繁體的只有幾千萬人。何況就像上圖「字經」中的例子,繁簡體中文的差異其實不大,真正有差的常用字就那麼幾百個而已,很多根本是憑直覺就可以認出來的。像我這種完全沒有學過簡體中文,只是在網上看多了,自然就懂的人,並不在少數,反之亦然。我是覺得不管一個人學的是繁體還是簡體,如果真有必要閲讀另外一種字體的話,關在家裡認真學上一個禮拜,也就大致可以應付了。要寫的難度就比較高,但是現在絕大半的書寫都在電腦進行,可以一指神功切換,所以問題應該也不會很大的。

    安媽 於 2018/01/31 16: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