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約四個月前寫了「三語教育的閱讀進度紀錄」,其中記有同時學習三種語言的女兒安安,在小一結束時閱讀中文、英文、西班牙文的進度。安安升上小二後,繼續在本地的公立小學,接受英文及西班牙文各半的「浸潤式雙語教育」(Dual Immersion Program)。中文則由我自已在家教授,沒有讓她上中文學校。
 
我在那篇文中提過:小學低年級是由「學習閱讀」(Learn to Read)轉變到「從閱讀中學習」(Read to Learn)的關鍵階段。一般公校希望達到的目標是:學生到了三年級時,可以具備閱讀少兒文字書(章節書)的能力,進入以自主閱讀為主的學習模式。安安在升上小二時,尚未完全擁有閱讀中、英、西文章節書的能力,因此我對她二年級的閱讀進度較為關注。在二年級第一學期結束後,我又再度用影音記錄了她的閱讀狀況,在此貼出來和各位親友共享,還請大家不吝指教。
 
安安這學期因為增加了唐詩的教學(相關格文在此),中文橋樑書的閱讀反而減少了些,不過朗讀的流暢度有在進步中。她剛讀完台灣作家王淑芬的校園系列童書「二年級問題多」。這本書的字數較多,我估計大約兩萬字吧。我和她用一人輪流朗讀一段的方法,分好幾天讀完。這是她朗讀一個新段落的影音: 
 

根據「台灣師大心輔系腦與學習實驗室」的研究資料顯示,國小二年級的學生,在具有文章脈絡的文章閱讀情境下,每分鐘唸讀正確中文字數應該超過120 字,否則學生會有閱讀理解的困難。不過我沒有師大測試版的內容,不知難度如何。安安讀上面「二年級問題多」的段落,在42秒內讀了110字,平均一分鐘的唸讀字數在150字以上,看似還可以;但是如果閱讀材料的難度提高的話,速度就會慢下來了。 
 
我為了測試安安閱讀無注音文章的能力,從網上下載了本地中文學校教材「美洲華語」第八冊第六課的課文。我讓安安先默念一次,指出不認得的字,替她標出注音後,再讓她朗讀。這是她朗讀第一頁的影音(共兩頁,不過全放上去太長了,親友們難免會看得不耐煩,就用頭一頁代表吧):
 

安安在此頁不熟悉的字,包括「俗、戚、墓、獻」四字,再加上念錯的「碑」,識讀率接近98%。在辭彙方面,她懂得「習俗」、「親戚」(儘管字不認識)、「雙手合十」、「低頭默念」、「和和樂樂」的意義;只有「先人」被她誤解為「仙人」。但是這種難度的文章,她平均一分鐘的唸讀字數就只有97字了(而且還是先默念過一次的結果)。
 
在這裏說句題外話,「美洲華語」第八冊,是美國很多中文學校八年級的課本。這也是非常重視學習動機的我,絕對不要安安去上週末中文學校的主因 -- 十三四歲的小朋友念這種東西,能有多大興趣﹖至少我自問是引導不出趣味來的。安安念描述國小生活的「一年級鮮事多」、「二年級問題多」,雖然沒有什麼高大上的「敬拜先人、慎終追遠」內容,但是她讀得笑聲連連,一念完就要求我去買下一本「三年級花樣多」。誰說海外的孩子不能快快樂樂地學中文呢﹖
 
安安的英語閱讀能力,在二年級上學期持續穩定成長。即使沒有像某些亞裔學生一樣飛速進步,倒也能讀難度不太高的章節書了。最近她喜歡上「國家地理雜誌」出的一系列兒童章節書(National Geographic Kids Chapter Books),內容包括生態保育、秘境探險、救難行動、各種神奇動物的小故事等,相當引人入勝。底下這段影音,是她朗讀其中一個海獺故事的片段:
 

 

從片段中可以看出,安安在過去半年來,英文朗讀的流暢度頗有進步。可能是因為她已經大致掌握了「自然拼音法」,沒有那種連vegetable都要一音節一音節拼出來的齣頭了。但是一頁書裏每個字都念得出來,並不表示她所有內容全懂。有些較深一點的字如determined、coax、astonishing、dedicated她仍然不解其義(有的生字像strut、bray,連我都要查字典呢)。有些句子如“The animals will be staying in the zoo for good”(動物們會在動物園永久住下)、“Will this get me a backstage pass﹖”(我能否一窺內幕﹖),她念出來後自以為懂得句義,其實她的理解是錯誤的。我以前不太管她的英文學習,但是現在這個階段,我倒會常常和她一起讀英文書、陪她查查字典;否則以她那種「反正知道情節就好,不懂的字跳過去算數」的快速泛讀法,有些東西恐怕會一直弄不懂哩。
 
「語言大環境」的威力,確實是無堅不摧的。即使我們家的中文教育,起跑遠遠在英文學習之前,安安現在已經開始表示「我覺得英文書比中文書簡單又好看」了。何況英文童書的整體質量,真的遠勝中文童書;就算只是給小學生讀的國家地理讀物,有時連我都看得入迷。安安的學校剛剛舉辦過閱讀能力測試,她測得的DRA級數為38,大約是三年級的程度。隨著她英文閱讀能力的繼續進展,維持相對中文程度的難度也會越來越高,大家只能走著瞧吧...
 
底下這段影音,是她朗誦一本講「仙人掌」的西班牙文童書片段:
 

我不知道她在念什麼,所以在最後叫她解釋了一下(當然我也不知解釋得對不對,臉紅ing...)。雖說她朗誦西班牙文的流暢度,仍然不如中、英文,但是比起一學期前的磕磕巴巴,的確也有明顯的進步。反正我對她的西班牙文程度沒有期望,能學多少算多少嘍! 
 
最後加映一下安安寫的東西。我是深信教中文必需循序漸進,聽力夠好才教讀、讀得夠多才教寫的,所以至今並未要求安安寫文章。不過安安前一陣心血來潮,自已說要寫個故事,我也就幫助她寫出底下這段小文。文章的內容是講述她以前聽過的一個小故事,句子則是她自已想的,我沒修改;不過她大概有一半的國字默寫不出來,必須要我告訴她怎麼寫,或甚至寫出來讓她抄:
 
writing  
至於英文及西班牙文的寫作,在現階段我是全丟給學校的。老師有時會教學生寫點短文,但是我幾乎從未去看安安寫了什麼,所以也沒東西可貼。也許等她語感較好、能寫較有質量的文章時,我再來看看她需不需要幫助吧!
創作者介紹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安安唸英語的口音與流暢度就像外國小孩了,而中文的咬字和流暢度以自學的二年級生來說算是相當好了,西班牙文我完全不懂不好意思~ 可見員工真的很努力,來給妳個口頭嘉許,請堅持下去 ^ ^
  • 安安本來就是美國小孩,會唸英語是應該的呀。小狐是教育界人士,您說安安的中文朗誦以自學的二年級生來說算是相當好了,給我們很大的鼓勵呀!當然體制中的學生程度可能更佳,不過差不多就行了...

    西班牙文我也接近不懂,大家姑妄聽之吧,嘿嘿嘿...

    安媽 於 2018/02/12 05:54 回覆

  • sf
  • 會念會寫中文
    夠厲害了
    有這麼認真的媽媽教
    有些在美國的朋友
    這次回來也說能說就不錯了
    要寫很難
  • 安安這樣子,還算不上會念會寫中文啦。她只能念兒童書,連青少年讀物都未必可以應付,寫字更是十有八個字要用抄的,不然就默寫不出來。當然了,這樣子略具基礎,在有語言環境的情況下,要循序發展並不算很難;但是如果缺乏話境的話,想持續累積中文能力,還是要花蠻大功夫的。這也是為什麼,有很多海外家長,只想要小朋友具備聽說的能力就好了,也不失為一種辦法。 謝謝sf的鼓勵

    安媽 於 2018/02/12 06:26 回覆

  • 塗鴉
  • 好厲害.
    安媽有目標, 有方法,
    安老闆很幸運.
    語言是工具, 除了英文外,
    就屬中文及西班牙文最好用.
    我們當初沒有積極的要求小孩學好中文,
    現在懊悔莫及, 哈哈.
    不過小女兒的低階說聽中文能力,
    還是在醫院裡給了她一點幫助.
    安老闆朗誦西班牙文, 我也是鴨子聽雷.
  • 全世界使用中文的人口有十四億、英文十億、西班牙文五億。當然這中間也有很多是重複計算的雙語或者三語使用者,不過在世界人口七十二億之中,算是一個很大的比例了。而且這三種語言使用的地域,涵蓋絕大部分的南北美洲、很大部分的歐洲、亞洲,以及澳洲,實用性真的很高。但是小朋友要學語言,並不是說學就學的,必須要有環境。安安很幸運,生長在西語人口眾多的南加州的華語家庭,天生具有學習這三種語言的環境,如果不學,實在太可惜了。

    塗鴉的千金學醫,必須面對不同種族的患者,如果能說多種語言,對將來的事業一定會有幫助的。既然已經有說中文的基礎,再稍微加強一下,應該也就能夠在職場上運用自如了吧?

    西班牙文大家都是鴨子聽雷啦,彼此彼此。

    安媽 於 2018/02/12 06:52 回覆

  • 莎莉
  • 安安好厲害,中文識字讀寫都有很高水準. 若以台灣平均程度來比較,她絶對名列前茅.
    安媽可以放心了. 安安已經讀出興趣,所以會要求讀"三年級花樣多". 只要給她內容精彩的讀本,她會主動閱讀,那就一日千里囉~
  • 謝謝莎莉的美言。安安到現在為止,中文學的還算可以;但是隨著生活中的英語越來越強勢,學習中文很可能也會越來越難了。

    安安對自己非常有興趣的讀物,的確會主動要求購買,但是這樣的書是非常少見的,中文書尤其難找。到現在為止,我已經買了一百多本中文童書給她,親友們奉獻的恩典牌更是不計其數;但是安安主動要我買的中文書,至今只有兩本:一本叫做「冰箱放暑假」,一本就是「三年級花樣多 」,再多也沒有了。希望以後她會找到更多自己喜歡的書吧!

    安媽 於 2018/02/12 07:03 回覆

  • 悄悄話
  • Rosa
  • 安媽雖然用心的指導安安中文,但仍然相當體諒孩子在缺乏中文環境之下的學習難度,順其自然,不會強迫安安。我認為語文的學習就是需要這種穩定而持續的耐心,急不來,也要求不來的。恭喜安媽,安安的中文已經有程度了。

    看到安安的小故事最後一句:接住。想到一個有趣的例子。不知道安安有沒學一兩句閩南話跟台灣親友講講,英文中的「take it 」跟閩南語的「拿去」,意思跟發音都一樣喔~〈我已經忘了以前有沒說過這例子......〉
  • 在海外教小華僑學中文,是不適合勉強的。因為小朋友們没有必須使用中文的環境,更没有升學考試的壓力,相當缺乏動機。如果用高壓手段逼迫的話,很可能無法達到目的,徒然傷害親子感情而已。一步一腳印地慢慢進行,同時設法維繫孩子的興趣,可能是最妥當的辦法了。

    安安的台語沒有程度,學著講幾句好玩而已,有時會自嘲台語「講袜輪轉」。Rosa 說的小故事我以前沒有聽過,很有意思。我再來講給老闆聽。

    安媽 於 2018/02/12 13:43 回覆

  • Di-Di
  • 天啊!我怎麼從來不知道小學二年級一分鐘要有120個字的閱讀速度才算合格。
    我記得ALEX小時候朗讀的速度之慢,現在回想起來,一定不合格。

    安安朗誦西班牙文雖然我們都聽不懂內容,但確實有西班牙文的韻味,突然覺得有點中美洲墨西哥風的氛圍。哈!
  • 對正在學習閱讀的小孩來說,朗讀的速度,和閱讀理解力有相當大的關係。默讀書本的時候,很多字句可以囫圇吞棗,粗枝大葉也能懂個大概;但是朗讀時如果字義不熟,讀起來就會磕磕巴巴地不流利。例如說在安安朗讀那段無注音課文的影音中,當她念到能理解的詞語時(例如「和和樂樂」),聽來感覺熟極而流;而當讀到不懂的詞時(例如「先人」),其實這些字很簡單,她都能輕易認得,但是整體念起來就支吾遲疑了。美國小學低年級教閱讀,對流暢度非常重視。安安的學校每次考試,其實就是讓學生念書,測試他們能朗讀難度多高的書、念對了百分之幾的内容、還有一分鐘能念幾個字。成績單上列的也是這些數字,而不是分數或是等級。台灣的學校對閱讀流暢度完全不重視, 其實老師應該對此多加注意才好。

    安安朗讀西班牙文,我們大家都是外行看熱鬧,覺得有意思就好啦。

    安媽 於 2018/02/12 14:02 回覆

  • 東媽
  • 安媽你好,我看到貴千金強大的語言能力真是讚嘆不已,希望我們家小子若干年後也能達到同樣的程度.照這樣繼續下去,安安在五六年級時就可以閱讀所有給小學生看的課外書了.跟安媽分享一點心得和資訊.
    1.婆婆昨天說,兒子的同歲拉丁語系混血的堂弟最近開始講話,但一整串句子裡只有一兩個單字別人能抓到,相較之下我兒子講的每個字都很清楚易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另一個母語是中文而非拉丁語系,中文是方塊文字,每個字音都切得清清楚楚.
    2.我用Little Chinese Reader教材裡的前兩課做了護背字卡八張,每次洗澡時給兒子看,花了三個星期才認識了五六個字.而且感覺過一陣子不給他看就會忘光了,我想兒子還未到文字敏感期,我也不用強求,給他多看即可,期待有一天開竅.
    3.建議安媽搜尋翰林出版社,用家長身分註冊以後,裡面所有科目的教材跟習作都可以下載使用,甚至還有音檔和影片,教材的水準之高甚至是插畫跟我們以前年代無法相比.是我看過所有資源中最強大的.發現這個hidden gem以後覺得以後教材都不用愁了
    4.三個月前兒子開始開口說話後,我這個語言學習狂媽媽異想天開想趁兒子三歲前語言天分高時(reference: Patricia Kuhl在Tedtalk所演講的其研究成果),增加一個新的語言,媽媽較流利的法文鑒於當地國小三年級就會開始學了,決定挑戰媽媽自己非常不厲害的日文,因為日文不論點讀或線上或繪本資源都很豐富.也曾買線上教學讓日本人透過skype唸繪本給兒子聽,不過兒子無法專心,現在靠媽媽在生活中帶入一些日文句子單字為主,媽媽一面教一面進修把程度補起來.曾找過一次性的日本人陪玩,對方很驚訝,兒子當時不會說日文(現在會說了),但都聽得懂她的指令.孩子的語言天分真是無止盡.
    5.我年輕時曾經學過一段時間的西文,西文並不難.安安照著走下去會學得很好的.

    我很喜歡安媽做的影音紀錄, 讓我們這些後輩得到許多鼓舞跟啟發, 再次感謝安媽無私分享.
  • 謝謝東媽的讚美及心得分享。您家公子說話口齒清晰,對中文學習很有利。因為漢語發音是不好學的,即使是從小說中文的華僑子弟,洋腔洋調的也不少。如果能一開始就習得字正腔圓的口音,以後可以省很多力氣。在二到四歲這個階段的重要任務不是識字,而是為聽說能力打下紮實的基礎:親子對話(沒有必要說幼稚的娃娃話,正常對話即可)、親子閱讀、講故事、唱歌、念詩、各種音頻、視頻、回台灣度假... 聽說的能力越好,以後學閱讀越輕鬆,而且「識字敏感期」才會來,真的。

    給您一些可以參考的影音檔案:
    文建會「兒童繪本花園」:https://children.moc.gov.tw/animate_list?type=1
    喜馬拉雅音頻:http://www.ximalaya.com/dq/kid/

    也謝謝您分享翰林的資訊,台灣現在的語文教科書都編得很好。安安現在寫的就是翰林的小二練習本。我們現在有二上的全套實體教材,暫時沒有需要。以後若有需求,我會去登錄的。

    您是住在瑞士嗎﹖那裏的孩子從小都學三四國語言。不過小孩子學語言的天份雖高,前提是要有環境。安安在三歲到五歲之間,每星期有有四、五個半天,耗在一家日僑子弟就讀的全日語托兒所。每星期並有一兩個半天,由按時計酬的褓姆在家裏陪伴(每次約三小時);我會儘可能(用比一般行情略高的薪水),聘僱講日文的褓姆來和安安交談。安安在五歲時,能聽懂簡單的日語,還能和幼兒園老師作簡短應對。但是她進入英西雙語幼稚園後,我們無法再提供日文語境(我們夫婦皆不諳日語,陪讀者也換成通西班牙語的了),安安在不到一年之內,把自已會的日文丟個精光,遺忘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如果東媽一直在當地居住的話,是否能夠在近乎真空的情況下,持續經營中文及日文兩種語境,是個頗實際的問題喔。

    安媽 於 2018/02/13 14:06 回覆

  • Lung
  • 老闆的程度沒問題啦
    台灣的同齡小孩也不見得如此
    語文這種東西
    環境&興趣很重要
    老闆有員工優秀如安媽2者兼具
    未來可期!
  • 小祿說得一點都沒錯,學語言最重要是環境,再來是興趣,這也是為什麼海外的小華僑學中文相當困難的緣故 -- 因為幾乎沒人有環境,其中大半的人,連興趣都沒有。家長要營造環境、培養興趣,必需花費不少心思。謝謝小祿的鼓勵,員工會繼續努力的!

    安媽 於 2018/02/13 15:07 回覆

  • 東媽
  • 謝謝安媽的線上資源推薦. 記得您之前提過台灣書本不便宜這件事情, 我覺得最貴的是從博客來訂寄到家裡的運費, 每次都跟書本一樣價錢了. 不過單就書本而論, 日文繪本更昂貴, 我現在都買日文翻譯過來的台灣繪本, 再去youtube找日文原版的文字,自己打字自己印, 用removable膠帶貼在繪本上, 中文跟日文同時念, 我在陪讀時也跟著學了不少, 缺點是手工非常花時間.

    我們住瑞士德語區, 我曾經一度考慮過為了兒子學法文, 要去找法語區工作, 不過最終還是喜歡德語區生活, 也不想放棄好不容易建立的朋友圈.

    非常感謝安媽分享的安安日文學習歷程, 很驚訝安媽這麼有心提供語言的環境, 也很驚訝小朋友學得快也可以這麼快就還回去. 我們沒有環境真的要加倍努力跟想辦法了, 這裡的日本人不多, playgroup跟日僑學校離家裡很遠. 原本我也是規畫找日文陪玩, 看玩安媽的分享就打消念頭了, 因為學語言在乎細水長流, 我們無法找到長期的陪玩, 費用也非常高昂. 唯有生活中有人持續跟他對話才有可能成功. 現在兒子已經很習慣看日文卡通跟唱日文歌了, 我們日常生活也會用日文簡單對話, 希望我能撐下去到他五六歲時能持續的上線上課程認字, 每次看他在進步就覺得自己不能放棄.
  • 我以為自己教安安語文,已經很費工了;沒想到東媽更花功夫,還自己剪貼日語繪本的原文, 令人佩服。不過這樣子媽媽跟兒子都可以同時學日語,倒也是一舉兩得。

    中文童書的整體質量,真的遠遠不如英文童書,所以出版業者相當依賴各國的翻譯作品。我也買了不少日文(翻譯成中文)的童書給安安。其中她最喜歡的繪本,是近藤薰美子的「蟲蟲盃足球大賽」,內容很有趣,小男生可能更會喜歡。間所久子的「球球看世界系列」她以前也很愛看。還有一些橋樑書也不錯,以後等東媽的公子大些,我再介紹給您。

    一般我在網上看到教小朋友雙語或者多語的方法,都是說"one parent,one language"。東媽是不是想同時自行教導小孩中文、日文、英文呢?這個工程真的很浩大,我有興趣知道進展如何。在這裡預告一下:除非您家的公子對語文極有天份,否則等到四五歲,要正式教中文識字、閱讀的時候,家長必須投資的時間精力,是相當龐大的。兩千個以上的方塊字,要一個一個地教喔。

    安媽 於 2018/02/18 15:32 回覆

  • 中子
  • 如安媽所言:「語言大環境」的威力,確實是無堅不摧的。安安唸起英文內容果然較中文流利許多。
    聽到安安唸的中文內容,想起我那年代沒有雙語教學,家裡也沒有學習的環境,因此,教育這件事,完全是循早期填鴨教育的途徑。小學前除了考試,也沒有任何想自我創作的想法,只有考試總是名列前矛而已。
    安安的中文書寫有模有樣,真不錯呢!真不簡單啊!恭喜!
    傳統中國年,不知安媽是否也來個機會教育?來個恭賀新喜!祝福狗年旺旺來!十二生肖的狗狗也蠻可愛,狗來富也蠻有趣味喔!
  • 安安畢竟是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小華僑,我預期以後她最強的語言,仍然會是英文,而且也非得是英文不可。在缺乏語境的狀況下,要怎麼樣不讓強勢的英文,嚴重影響中文的學習,是個相當困難的課題。我以前很天真地以為:只要把安安教會閱讀中文童書,然後就丢一大堆書給她,讓她自己去啃就可以了。現在我才知道:這種做法只在「書蟲型」的小孩身上有效。對於一般的海外小華僑(也就是安安那一型的小朋友),要把他們從「能讀童書」教到「能讀成人書報」的階段,可能比從「零基礎」教到「能讀童書」更難。不過已經做到這種程度,接下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至於中文書寫方面,我沒有辦法指望安安能把兩千五百個中文字,都一筆一畫地默寫出來(我自己都常常提筆忘字,怎麼去要求小孩)。我打算再過一兩年,就教她拼音打字,讓她能夠用拼音方法選字,在電腦上寫點東西,這樣也就算了。

    居士說機會教育的方法不錯,我來找找有沒有一些狗年的成語...

    安媽 於 2018/02/18 15:50 回覆

  • HC
  • 安安寫的中文段落, 字體工整正確度, 語氣文法通順程度, ...everything, 都比我先生好太多! 我先生還是台灣出生長大, 在台灣完成大學碩士教育的, 直到將近三十歲才來美國進一步完成博士學位, 之後在美國大學擔任教職, 至今在美國待了幾乎二十年......而現在他的中文書寫已遠不及安安 (沒開玩笑), 很多詞句中文也無法口語表達順利....生活環境的影響真的大過我能想像. 我自己也是, 離開台灣赴美留學時都已二十好幾了, 沒想到我的中文竟也慢慢在退步, 最近幾趟回台探視家人, 日常聊天常常突然卡住, 情急之下先撂一串英文, 或不得不穿插英文字, 再請其他人幫我翻譯給年邁的爸媽聽, 不然就批哩啪拉講完先跟爸媽道歉, 說聲[等等, 讓我想想中文要怎麼說...] 有時我會擔心自己是腦子癡呆了還是單純中文退步了? 我曾以為中文退步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或許我若是住在南加州的話情況會不同吧? 多年前曾經到LA, 許多社區街上隨處可聽到中文台語的經驗讓我嚇到, 總之, 我可以想見安媽的努力與堅持, 真不容易.
  • 作家三毛的母親,曾經描寫過女兒在去國多年後,中文口語退步的情況:

    「二十年歲月匆匆,其中有五年半的時間女兒沒有回過家,理由是“飛機票太貴了。”等到她終於回來了,在第一天清晨醒來時,她向母親不自覺的講西班牙文,問說:“現在幾點鐘?”她講了三遍,母親聽不懂,這才打手勢,作刷牙狀。等她刷好牙,用國語說:“好了!腦筋轉出來了,可以講中文。”那一陣,女兒刷牙很重要,她在轉方向,刷好之後一口國語便流出來。有一回,看見一隻蟑螂在廚房,她大叫:“有一隻蟲在地上走路!”我們說,那叫“爬”,她聽了大喜。 」

    我也見過初中才來美國的小留學生,在不用中文多年後,退化到連國語都講不流利的狀況。語言這種東西就是一定要用,HC在華人稀少的地方住了那麽久,中文仍然寫得非常好,相當不簡單。至於您先生的情形,應該是如果回到華人社會,有必要天天使用中文的話,就會像三毛一樣,很快便可回想起來了吧?

    至於安安這種中文基礎仍然不夠穩固的小華僑,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別看她現在似乎讀寫得像模像樣,在這個階段由於英語環境的極強勢影響,如果中文教育在此放手的話,我估計在大約兩年之內,讀寫方面就會全功盡棄。要怎麼樣去引導她,從能夠讀兒童書,進展到能夠閱讀一般書報的階段,是我現在頭痛的問題。網上在這方面的資料,少到可憐的程度 ,只能再慢慢研究了。

    安媽 於 2018/03/23 05: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