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兩位關心小孩中文教育的歐洲媽媽,留言與我交流。雖然她們家的小朋友只有兩、三歲,但是有著強烈「中文危機感」的媽咪們,不約而同地對我討論過的「字卡教學法」,表達了強烈的興趣。不過以我本人的教學經驗,以及網上所讀到的大量個案看來,我是覺得在海外缺乏中文語境、小朋友又沒有「識字早慧」傾向的情況下,想讓兩三歲的小華僑系統性學認漢字,效果可能會未盡理想,還不如先把時間投資在「聽讀訓練」(包含書面語的聆聽訓練)上面。 
  
中文所以被公認為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之一,最主要的理由是:漢字是「表意文字」,而非「表音文字」。像英文、西班牙文之類的「表音文字」,學習者若是已經掌握了對應「字音/字義」的口語能力,只要遵循既定的字母發音規則,就可以把紙上的「字形」自動轉換成「字義」,從而理解文字內容。而中文的學習者,只知道「字音/字義」的口語對應關係,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接受漢字的識讀教育,把數千個「字形」和「字音」一一對應起來,才能夠把紙上的「字形」轉換成「字義」。如下圖所示:
 
listen-01  
從上面的圖解可以看出:學英語的孩子,只要能在腦中對應狗的圖形以及Dog的音,在花點時間學會字母、掌握簡單的發音規則後,便可自然識讀Dog這個字。而學漢語的孩子,在能夠對應狗的圖形以及「ㄍㄡˇ」的音之後,還要學會把「ㄍㄡˇ」和「狗」對應起來,整整多了一倍的手續。如果學生的腦子裡,一開始就沒有「字音/字義」的檔案,要學習對應字形,難度會非常高。這也就是為什麼不會講中文的成人,用基礎教科書學起中文來,個個叫苦連天的緣故 -- 因為他們其實是同時在學「字音」和「字形」啊!
 
小朋友學習中文和大人不同,次序一定是「聽說讀寫」。學齡前的小孩,大腦以形象思維為主,他們其實是把漢字當圖形認的。即使在海外缺乏語境的情況下,家裏說中文的繼承語(Heritage Language)學習者,和母語非中文的孩子比起來,天生仍然有一個絕大的優勢,就是可以透過自然吸收的方法,先在腦中存進大批「字音/字義」的檔案,再來和「象形文字」這套圖形對應的工夫,就只剩一半了!所以在識字之前,進行大量、深度的「聽讀訓練」,重要性是不言可喻的。
 
海外華僑家長都愛說:「華人小孩天生有學漢語的優勢,不學太可惜了。」但是很多人說歸說,卻不知道怎麼運用這種優勢。有人在孩子年紀還太小,腦子還對不上多少中文字音和字義時,就忙著讓小孩認字;有人則是只和孩子作點簡單日常對話,稍微高深一點的詞語,小孩就聽不明白。結果真正教起漢字來時,媽媽米亞,只是頭一千個「高頻字」(中文書面語中最常用的一千字)裏面,就充斥著孩子聽都沒聽過的蝦米「斯、爾、羅、即、僅、某、顯、致、納、權、律、屬、黨、采、征、洛、革、諾、宣...」好吧,那麼硬著頭皮努力「灌字」如何﹖除非您家列祖列宗保佑,小子的文字DNA非常強大,不然很可能會出現底下的情形(例子取自此網頁,類似的個案,在網上的海外中文教育論壇上俯拾皆是,並非特例也):
 
「我們不停學,不停遺忘啊,基本教進一個新字,兩三個原先會的字要還給我,越學越後退,真是鬱悶。我記得我們五六百字之前很順利,一周能20字左右,我一度對中文教學很樂觀,誰知過了大概600字以後,開始大量混淆遺忘。而且不光字會混淆,我娃有很多詞語不知道,哪怕認得字,她也不知道幾個認得的字組合出來的詞是什麼意思,即使四五快讀裏的詞也有很多她沒聽過...我一直不明白那些兩三歲的孩子怎麼能學會四五裏面的書面語,難道都死記硬背,不管意思嗎?」 
 
我在本系列的「指讀實戰篇」一文中曾提過,文字天份中等的海外小朋友,想閱讀一般無注音繪本的話,大概要擁有800-1200的字彙。如果小朋友對中文「字音/字義」的理解能力(亦即我所謂「聽讀」的能力),只夠支撐五六百字的學習量的話,是很難進入自主閱讀的。而且就算小孩的記憶力特別好,把上千個字形硬是死背起來了,再來要如何﹖識字的目的又不是參加認字大賽,而是要能自主閱讀對不對﹖既然要閱讀,就不能只靠單打獨鬥的字彙,一定要熟悉各種書面語的辭彙,還要擁有能夠理解句義的語感。有些樂觀的家長會說:「連猜帶蒙,邊讀邊學嘛!我們以前不都是這樣學的﹖」但是即使是邊讀邊學,小朋友的立足點也是不平等的:腦中存有足夠「語音檔」的孩子,即使句子中有不認得的字,也可以憑上下文猜出大概;而欠缺「聽讀訓練」的小朋友,就算每個字都都念得出來,要理解以前從沒聽過的辭彙和語法,仍然會困難重重喔。
 
我在教家裏那位小華僑安安學中文時,非常重視聆聽能力方面的語感培養:基本上是數年如一日地不斷編故事給她聽,設法在情節中「塞」各種成語、俗語、書面語進去,再加上持續的親子閱讀。從安安最近的朗讀練習,我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有時她讀的是腦中已經有的「詞」,而不是「字」。例如「塵」這個字,單獨指認字卡時她念不出來,但是「吸塵器」一詞就沒有問題;更有趣的是「整」、「齊」兩張字卡,分開時一個都念不出,可是如果把兩張字卡排在一起,她馬上脫口而出:「整齊」!她朗讀故事書時,有些比較難一點的字,我未必曾用字卡教過她,但是她在有上下文脈絡時,可以把「救濟」、「高聳」、「雲霄」、「奸詐」之類的語詞隨口輕鬆念出;反而是用字非常簡單,但是不解其義的「先人」讀得遲疑澀滯,而且念完了仍然不知所云。我以前很天真地以為:如果能把小朋友的中文培養到初步脫盲的程度(大約台灣小二生程度,能自主閱讀童書),再來就可以放手,讓孩子從閱讀中學習。但是真正身歷其境時,才知道若想要中文教育更上一層樓的話,除了盡量閱讀之外,持續的聆聽訓練,還是萬不可少的。
 
海外的小華僑學中文時,若是長期缺乏日常聽覺上的刺激,主要依賴視覺式學習的話,情形就會有些類似聽障生學語言。針對特殊教育的研究指出:重度聽障生在十八九歲時的平均閱讀水準,約略相當於八、九歲聽力正常學生的閱讀能力;聾生每年進步的程度,只有一般學生的百分之三十左右,而且到了三、四年級的閱讀水準時,就進入停滯不前的高原期了。聽障生的作文,通常會有文章偏短、文句顛倒、抽象詞彙較少、難以運用虛字或助詞、論說文寫作困難等問題... 這些情形是不是很像海外中文學校裏,許多十餘歲青少年的困境﹖ 
 
海外華僑父母一個常見的現象,就是高估子弟中文聽與說的能力。我常會聽到華人家長談到自家的青少年:「我家小孩雖然在異國社會土生土長,不會看中文書,但是口語能力很好,聽跟說都和華人社會的孩子一樣流利。」事實上,如果和這些華僑青年深入用中文交談的話,就會發現他們也許發音標準、語句流暢,可是對別人所說一些較為雅馴的文詞,難以完全理解;而自已想表達的內容如果稍微艱深繁複點,英文字詞就會不自覺地溜出來了。而旁邊的人標準更低,聽到海外小華僑竟然能說一口字正腔圓的中文,努力表揚都來不及了,誰還去大煞風景地計較程度﹖我帶安安出去時,若是她向不熟識的華人打招呼,大概都會在三十秒內得到相同的反應:「小妹妹的中文講得真好!」問題是她那有講出什麼像樣的中文﹖最多就是用標準的口音說了一兩句「叔叔阿姨好」、「我的名字叫安安」、「我今年X歲」而已呀!「能把音發準」和「中文講得好」,完全是兩碼子事啊﹖
 
就如我在此系列中的「前閱讀時期的語感培養」一文中所說:如果海外家長對小孩中文程度的期望,只是想做一般日常的口語溝通而已,那在家裏說說國語就夠了;不過如果目標是「自主閱讀」的話,聽說方面的能力培養得越好,以後學習閱讀就會越輕鬆。在下一篇文中,我將分享漢語「聽讀訓練」的各種實際操作法,以供有需要的海外華僑父母參考,還請各位親友不吝指教。
創作者介紹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我在對岸的電影裡發現他們在電腦打字時用的注音是羅馬拼音的,安媽沒有考慮過用大陸的發音系統替代北京注音的發音系統? 雖然如果想教繁體中文的話,這樣肯定又會增加教學難度 =''=
  • 我不是考慮,而是絕對會教安安大陸系統的漢語拼音。在安安現在同時學習三種語言的情況下 ,時間的分配必須要實際。我不能指望安安能夠把兩千五百個漢字,全都學到能一筆一劃地默寫出來,一定要依靠電腦打字。反正現在即使是在華人社會,漢字的書寫也幾乎都是用電腦輸入了;必須要手寫中文的場合,除了填表格和寫便條以外,我幾乎想不出來啦,

    安安因為有到台灣的小學去上課的緣故,所以有能力用注音拼字;而她們美國的小學,現在正在教英文打字。等她熟練英語打字以後,只要學會注音和漢語羅馬字拼音的對應(對應表其實只有一張紙而已,聲母的方面非常簡單,韻母稍微複雜一點,不過想學也不是非常吃力的事情),就可以用iPad打字。現在平板電腦的漢語拼音系統打字做得非常好,選字以後能自然選詞,還有自動改錯的功能,也可以配合語音輸入。學習用拼音打字,會比重新學習注音打字系統快很多。我在考慮自己也改用拼音打字,如果我學會了就可以教她;若是自己不熟練的話,就去附近中文學校請個老師來做短期教學,我估計幾小時就可以教會了。這個計劃應該大概在三年級的時候會進行吧。

    安媽 於 2018/03/04 22:01 回覆

  • 塗鴉
  • 我只能先讓他們理解基本的口語中文, 就是在平時與他們用中文溝通.
    要讓他們達到安老闆的水平, 當祖父母的沒有那種機會, 哈哈.
    大陸的電腦輸入是用羅馬拼音, 不像台灣的注音符號, 不過他們有自己的
    一套發音方式, 不見得符合西洋的傳統治. 比如中文"克"這個字, 大陸
    的漢字羅馬化寫成ke, 任何美國人都會唸成key, 這樣例子不利於這些在
    非中文環境長大的小孩.
  • 如果祖父母和孫兒女同住的話,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孫子學習中文的;但是如果像塗鴉這樣 ,沒有和下一代同住,那的確就不會有太大機會了。畢竟語言的學習,就是需要不斷地接觸、薰陶。 子女既然已經在美國落地生根,再下一代要不要學中文是私人的選擇,就順其自然吧!

    很多在美國教小孩中文的父母,都有要不要教孩子拼音的困擾,其中的一個考量,就是您說的:怕把漢語拼音和英語發音混淆,不過這其實不是最大的考量。最重要的一點是:很多華僑子弟,會有唸讀英文字母的強烈傾向。當他們學會了漢語拼音以後,念中文書時就會不自覺地忽略方塊字部份,以至於學來學去,怎麼樣都學不會閱讀。我是主張在海外要教小朋友中文的話,一開始不要教拼音或注音,就直接識字。等到小朋友認得千兒八百字,不會刻意忽略漢字的時候,再引進拼音或注音。這一點我以後再另文討論。

    安媽 於 2018/03/04 22:15 回覆

  • Lung
  • 安媽的親子閱讀貫徹得很徹底

    字→辭→句→義

    如果可以達到「閱讀中學習」的能力
    家長們可以稍微鬆口氣
    達到第1階段的目標了吧


  • 親子閱讀的確是很重要的。如果小孩子只學會了漢字的發音,不太知道辭義、句義,那麼理解文章,還是會有問題。

    在華人社會裡,如果小朋友能達到「從閱讀中學習」的目標,家長的確可以稍微鬆口氣;但是在美國,中文閱讀要和無堅不摧的英文閱讀競爭,非常弱勢。除非小朋友是天生的書蟲,會自動自發地一直進行中英雙語的閱讀,要不然下面的第二階段(從能夠閱讀中文童書,進展到能夠閱讀成人書報)難度會更高,也只能繼續努力了。

    安媽 於 2018/03/05 22:32 回覆

  • 訪客二嫂
  • 親子閱讀是非常重要的!就像安媽說的學習閱讀,從閱讀中學習這有階段性的!
  • 對啊,從小學二年級到三年級,是小朋友自「學習閱讀」,轉變到「從閱讀中學習」的重要階段。安安現在正好在這個關口,需要特別注意。小噹就還有一些時間呢。

    安媽 於 2018/03/05 22:45 回覆

  • mistii
  • 安媽研究了很多方法也費盡心思我想最值得鼓勵的是: 安媽製造一個很自然的環境並且適合安老闆的方法並且也讓安老闆不討厭這樣學習的氛圍.... 並且很有耐心又有恩慈的教導....

    我們身在台灣沒有這種費盡心思這樣勞苦的事情,
    在孩子學習過程,光是恆久忍耐是做得到, 但又有恩慈,就很難.可能三次五次以上脾氣就跟著上升....

    安安今年回台灣上學嗎?好快....快一年了吧  .....
  • 海外的小學生學中文,和華人世界的小孩子前提是不一樣的。在華人社會裡,小朋友的母語是中文,有不得不學的壓力;而海外的小華僑就完全沒有這種動機。如果在完全沒有興趣的情況下,被逼迫著學習不知道有什麼用處的語文,有些小朋友會非常抗拒,進而演變成激烈的親子衝突。這種情形是我不樂見的,所以會使用各種辦法防微杜漸,到現在為止,效果還算不差。

    不過 Mistii 說得對。這的確是一件需要「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的希望工程。要「不自誇,不張狂」容易,要「不輕易發怒」就難了,唉....

    安安今年還是會回台灣「遊學」一個月,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啊。

    安媽 於 2018/03/05 23:42 回覆

  • Rosa
  • 安安記詞比記字容易應該也是受英文字詞型態的影響吧?
    我覺得安媽最成功的方法,是數年如一日的編故事給安安聽。既能具體式的傳達文字意象,並能配合故事中的情緒掌握當下的文字語感。而且孩子在那個階段最需要父母親的陪伴〈如果我能回到那個時間點,我寧願家事拖著,也要把陪孩子說故事放在第一位,我最近也這麼跟女兒說〉。
  • 我覺得 Rosa 的想法很有道理,因為很多英文字,基本上表達的是一個詞。小朋友學習語言時,腦子的使用法,很顯然跟大人不同;雙語、多語兒童的情形可能更為複雜,希望不同語言的學習,能夠相輔相成吧。( 安安曾經告訴過我:她覺得西班牙文的學習,對她學英文有幫助,可是她沒有對中文學習做過類似的評語。)

    我也覺得「編故事學中文」的辦法,對安安相當有效,但是我不會在我的文中強調或者推薦這種方式。其中一個原因我以前和Rosa說過:很多海外父母,限於時間、精力、創意,甚至是駕御中國文字的能力,事實上做不到這一點。另一點我以前沒有提過:就是安安可能被我這隻「人肉故事機」寵壞了,當我試著給她聽一些高品質的有聲書、音頻時( 中英文都有),她基本上是望望然而去之,覺得媽媽講的故事更加有趣,讓我相當無奈呀。

    孩子在任何時間,都會多少需要父母的支持和陪伴。Rosa和女兒很親,就趁現在有時間有心情,多多享受和女兒的快樂時光吧!

    安媽 於 2018/03/06 00:03 回覆

  • 東媽
  • 安媽這篇文章提醒我您的編故事教學法, 我也要開始慢慢進行了, 畢竟日常口語太淺了. 本以為親子共讀可以補這方面的不足, 但適合兒子兩歲的繪本用字淺白, 文字太多的沒耐心. 可以請教安媽, 您是從幾歲開始編故事用較高深的中文講故事呢?

    補充說明一下, 我會想先用字卡, 一方面是受到安媽之前文章的影響, 一方面是想讓兒子注意到, 每個中文都有一個音, 慢慢學就算忘了也沒關係, 之後共讀繪本會對中文字發生興趣. 兒子從兩歲開始大量聽英文歌曲, ABC那首歌聽過無數次, 他前陣子對英文字母跟數字發生興趣, 會一直問我這個字是什麼, 已經可以認好幾個了. 希望中文也循同樣模式, 以多接觸讓他產生好奇.

    另外跟安媽分享一個住美國媽媽教孩子自學中文的網頁, 下面這篇是她訪問幾個成功教中文的親友的整理. 她還有不少中文書的Review, 讓父母幫孩子選書當參考.
    https://motherlynotes.com/2018/02/17/interviews-with-parents-who-have-successfully-taught-their-children-chinese/
  • 我記得我們以前也討論過識字時機的問題。我並不覺得兩三歲的小朋友不宜接觸文字,而是如果想要用字卡或識字教材,做系統性、大量累積的識字,似乎太早了一點。當然這也和小朋友的天份及語感有關,難以一概而論;這系列的文章所針對的,主要是語文天份中等的小孩。(語文天份極高的小朋友,家長隨便怎麼教都教得會,根本不需要看這些文章。) 這樣子的小朋友,在兩三歲時,可以把字卡拿來看著玩。安安大概三歲的時候,也「玩」過那種坊間的彩圖字卡,不過效果不是很好。以下是安安學中文的timeline,不過每一個小孩子的情形都不一樣,僅供參考而已:

    二至三歲:中文口語學習(安安的「語言敏感期」在將近兩歲時才開始)、唱兒歌、念唐詩、看巧虎、玩字卡、有時進行親子閱讀(這一點上我作得不夠,如果能夠重來,我會天天做)、每年回台灣兩三個月並進入當地托兒所(不教識字的一般托兒所)。

    四歲半:開始每天的字卡識字教育,不知如何著手,自已胡亂寫些字來教,進展緩慢。變了幾種方法都不盡理想。

    五歲前半年不知何時:想出「說故事學字卡」的方法,開始實行,安安興趣大增。

    五歲半:製作第一套字卡( First 1000 high frequency words),每天說故事教學,可以感到安安終於進入「識字敏感期」了。

    六歲半:能讀無注音繪本 。開始認真每天親子指讀。

    六歲末近七歲:用台灣國小一至四年級生字(約1650字)中無法識讀者(550字),製作第二套字卡,識字量約 1100。

    七歲半:能讀橋樑書。

    七歲末近八歲:用國小全部生字(約2300字)中無法識讀者(600字),製作第三套字卡,識字量約1700。

    您說的那個網站我也去看了,很佩服那個媽媽教學的精神。(我以為網上能看到的海外中文教學資料,我大概都看過了,但是搜尋還是有遺漏的地方。)不過我和她的教學理念並不完全一致。這位媽媽似乎是在小朋友三歲,認識的漢字在五百字左右時(也就是尚未完全擁有自主閱讀無注音繪本能力的時候),就引進注音,讓小朋友用拼讀的方法唸書(也就是她所謂 sound out EVERY WORD IN THE BOOK),而且她同時還讓小朋友讀英文書,孩子對英文的理解力相當高,大概比自己的年紀高出三個年級。在這種做法下,小朋友真的會有不去看漢字的危險,尤其是那種「字形、音形連結天份」不是很高的小孩。這位媽媽的孩子可能頗有語文天份,而且她花非常大的力氣培養小朋友的語感,所以她有可能成功;但是她會成功,並不表示所有的人都能夠如法炮製,我並不覺得這是一個複製率很高的方法。還有在兩三歲時,就讓小朋友自行閱讀大量文字,六歲前讓小朋友寫漢字,我也不贊成。倒不是從教育的觀點,而是從醫學的觀點來看:三五歲小朋友的眼睛、手部小肌肉都還在發育中,揠苗助長的做法真的不太適合。我看他那位三歲多的女兒戴著眼鏡,不管是不是和看書有關,在這種情形下,真的要多多注意眼睛的保養才好。當然我的看法也是一家之言,每一個家長都必須替自家的小朋友,找出最合適的學習法,包括您自己在內。

    至於她訪談的幾位親友,在教中文的路上,仍然都還長路漫漫。以我個人的標準,五六歲的小朋友,認識一千個中文字以下,根本就不算「成功」,在這個階段「推不動」的爸媽比比皆是。那篇文章裏描述的孩子,只有一個七歲半的,程度可能跟安安相差不大;但是安安的中文教育,到現在也說不上成功。在她這個階段,我如果放手的話,我估計在大約兩年之內,讀寫方面就會全功盡棄。要怎麼樣去引導她,從能夠讀兒童書,進展到能夠閱讀一般書報的階段,是我現在頭痛的問題。網上在這方面的資料,少到可憐的程度 ,只能再慢慢研究了。東媽如果有看到什麼好資訊的話,拜託介紹一下喔。

    兩歲小孩不愛看字是正常的,不必和您上面提到的那位媽媽比。東媽的公子如果不願看書上的字,您就讓他看圖,整本書念給他聽,也有類似用書面語講故事的效果啊。

    安媽 於 2018/03/06 04:45 回覆

  • 東媽
  • 安媽, 謝謝您整理書這麼詳盡的安安學中文時間表, 建議您這麼棒的資訊下次也可以便成一篇文章, 嘉惠更多海外的焦慮媽媽們 :D

    我很訝異安安是從安媽的自製字卡學會這麼多字的, 因為看到網路分享, 美國媽媽大多是用基礎漢字五百教會孩子的, 我也一直猶豫第一個原因是太貴,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它的繪圖很不精美. 但又覺得一個字一課又有圖像的方式不錯, 我會先試試看自己做再說.

    安媽您的標準太高了, 現在仍在地面仰望各位媽媽的我, 如果孩子會五六百個字對我就已經是不得了的成就了. 不過我懂您的意思, 在能暢行無阻的閱讀以前, 任何的小里程碑都不能太過得意而放手.

    安安要怎麼從橋梁書進入到一般書報, 我自己的例子獻醜一下. 我大概是從國小三四年級開始愛上閱讀長篇小說的, 我也是從注音拼讀開始看高於自己識字能力的書, 那時東方出版社的亞森羅蘋系列讓我非常著迷, 每一本都可以看很多次, ˊ而且情節好緊張, 看到無法停止. 不過現在想想, 我應該也是有識字天份的人, 我只是想表達, 令人著迷(或帶點懸疑)的故事或許可以事半功倍. 不過安安年紀可能還太小, 對這類的不這麼感興趣, 我更小的時候也很愛看中國民間故事或西遊記等.

    網路分享的話, 不知道安媽有看過這個部落格嗎? 這位媽媽的孩子們不論中文或英文閱讀量都很大, 老大跟安安年紀相仿, 可能可以讓安媽參考一下, 雖然我猜想兩個孩子都是有文字天份的人, 不知道例子是否能仿製. http://ihsienh.pixnet.net/blog/category/5372582

    最後提供一個我自己身邊朋友的例子, 相信安媽在美國看得更多. 朋友約是初中年紀, 上了週六中文學校五六年, 認得的字不算少, 但朋友抱怨女兒仍然無法看任何中文書. 我觀察朋友家似乎沒有什麼中文童書繪本, 從小也沒和女兒共讀, 應該是原因之一. 不過我覺得她還算不錯的, 我認識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美國移民第二代, 許多非常討厭上中文學校, 被逼著上了好幾年中文還是說的很差, 反而長大以後後悔當初沒認真學.
  • 不好意思,我的時間線寫得太過簡略了,可能造成一種「安安只用字卡,就學會了這麼多字」的感覺,事實上她並沒有這麼高的天份。如果東媽抓準時間點,在適當時機開始每天用字卡系統性地教小孩認字的話,可能就會發現:頭五六百個字並不難教,問題是五百到一千字那個關卡。 其實不少美國爸媽,就像您在上一個留言提到的那個媽媽一樣,在這個時候引進注音,然後每天努力親子閱讀,利用大量指讀的辦法提高識字量,也是頗有些人成功的。但以安安的資質及個性來說,我不敢保證這樣做的話,她一定會去看字;所以只好在指讀之外,再加上各種識字遊戲、詩詞教學,以及寫字、造句練習(從六歲生日開始),來累積她的識字量。字卡教學的retention rate,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即使是在有複習的情況下,能有80%也就不錯了。安安的頭一套字卡是一千字,但是她在學了一年多之後,識字量大概有1100。我估計其中只有七八百個字是從字卡學的,另外三四百個字,則是用其他輔助教學法認識的。囉囉嗦嗦講了半天,意思就是像您這麼認真地教授中文,如果想要小孩子認識五六百個字,應該不會很難做到,但是再來若有意繼續進展的話,就要加入指讀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手法了。家長想要小孩看中文書的話,除了把書拿起來讓小孩子看(然後在剛開始時,要花很多時間陪讀),別無他法。一般週末中文學校只能教教識字,再多就行無餘力,學生是很難進入自主閱讀的。

    而且我現在教到這裡,發現從1500的識字量,過渡到2500字,可能是更為困難的一個關卡。因為現在安安有了閱讀簡單英文章節書的能力,她會情願看更有趣、更不吃力的英文童書。您說的那個部落格我看過(而且有訂閱),那位媽媽的大公子的確和安安年紀相仿,英文閱讀能力似乎差不多,中文閱讀能力比安安高些(不過安安還有另外在學第三種語言)。但是他們之間最大的差異是:那位男孩似乎是天生酷愛閱讀的小孩,而安安不是。我自己是天生的書蟲,所以看到類似的人種,我覺得我認得出來。像這樣的孩子,只要繼續海量閱讀,就可以自然而然地累積識字量和語感,但是我沒有辦法在安安身上複製這種做法( 至少現在不行),只能很辛苦地繼續一點一點教;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還在教安安字卡,真的很無奈啊。

    我超想要擁有一系列安安會著迷的中文書,但是非常難找。好不容易有一兩個她喜歡的系列,每套只有那麼幾本,一下子就看光光了,哪像英文的暢銷童書,每個系列一出就是幾十本、甚至上百本呢。我小時也很迷東方出版社的福爾摩斯、亞森羅蘋小說,但是安安現在喜愛的,都是些什麼小仙女、小動物的書,偵探小說恐怕不行。而且內容應該對她來說太長,也稍嫌深了點,過些時候再試試看囉。謝謝東媽的熱心推薦。

    安媽 於 2018/03/08 15:19 回覆

  • 莎莉
  • 安媽真了不起,妳教安安的過程所做的研究,可以再得一個博士學位了.
  • Oh no no no,我不要博士學位,我只要安安有台灣小學畢業生的中文閱讀能力,就可以了。

    安媽 於 2018/03/08 16:11 回覆

  • 謝曉賢
  • 天氣要開始轉冷囉!
    一定要注意保暖喔~
    小賢關心你,晚安~
  • 謝謝小賢的關心。您是氣象台的工作人員嗎?

    安媽 於 2018/03/08 15:16 回覆

  • sf
  • 安媽對教小孩中文
    有一套好方法
    值得推廣
  • 這一系列的文章,主要是針對海外想教小孩中文的華僑家長們。希望對需要的人能有所助益。

    安媽 於 2018/03/11 14:23 回覆

  • 中子
  • 安媽時祺

    中文所以被公認為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之一,最主要的理由是:漢字是「表意文字」,而非「表音文字」。中文的學習者,只知道「字音/字義」的口語對應關係,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接受漢字的識讀教育,把數千個「字形」和「字音」一一對應起來,才能夠把紙上的「字形」轉換成「字義」。
    小朋友學習中文和大人不同,次序一定是「聽說讀寫」。學齡前的小孩,大腦以形象思維為主,他們其實是把漢字當圖形認的。即使在海外缺乏語境的情況下,家裏說中文的繼承語(Heritage Language)學習者,和母語非中文的孩子比起來,天生仍然有一個絕大的優勢。
    以上引述安媽原文。安媽平時教安安中文對話,想當然爾是以一般我們稱的「國語」,也就是大陸所謂的「普通話」,如此,安安字正腔圓,相輔相成喔。但有許多以本土為念的「福佬語」家庭,不知是否又再增加另一層學習障礙?
    台灣推廣本土教育,除了不同的母語家庭外,教材除了英美語外,還硬增加了台語、客語,甚至還想加入原住民語(更本土啊!)受教孩子,真是沉重啊!
  • 雖然我是台灣人,但是我沒有教安安台語。理由如下:第一、在海外要以國語(普通話)教小華僑中文,難度已經非常高了;再加上一個台語,會嚴重影響學習效果。觀乎到處充斥著中文字的香港,很多母語是廣東話的小孩,中文都沒有辦法學得很好,何況是海外呢?第二、我自己的台語,只夠做基本的日常溝通,完全不到可以教人的程度。第三、我們所有在台灣的長輩,都是國台語雙聲帶,溝通沒有困難。雖然我十分樂見安安能夠講台語,但是形勢比人強,世事沒有十全十美的,也只能這樣了。

    至於台灣的小朋友,如果也都要香港一樣「兩言三語」(中英「兩言」,國英粵「三語」)的話,學習壓力真的很大,我相當同情呀!

    安媽 於 2018/03/14 09: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