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有個熱門話題:有立委主張廢除注音符號,改用拼音系統,一時各方意見紛紜,好不熱鬧。其實中文的注音和拼音,基本上是一樣的東西:就如大陸通行的漢語拼音系統,所有聲母、韻母和注音符號的對照表,連一張A4紙都印不滿,四聲的標註也一模一樣;嫻熟注音系統、又會寫英文字母的人,認真學起漢語拼音來,恐怕要不了一個禮拜,就可以運用自如啦。若是撇開政治、文化上的考量不談,兩者之間工具性的差異,大概只在於注音有助於小朋友學習若干中文字根,而拼音打起字來比較方便而已。
 
在海外的小華僑,以「繼承語」(亦即是家中有聽說中文的小環境,但是沒有語言大環境)的方式學習中文,則有一個和以上考量層面完全不同,更加基本性的爭議:孩子們需不需要學注音或拼音﹖這個問題各方面爭論有年,始終沒有達成能讓大多數人接受的共識,而是大致有底下這三種主張:
 
一、注音/拼音是中文學習的基礎。民國以來迄今,所有台灣和大陸的學童,學國語都從注音/拼音開始,效果良好,所以海外的小華僑們,當然也應該這樣學。
 
二、學中文以識字為本,幾千年來的傳統蒙學,都沒有包括注音/拼音教學,學生們照樣學得會,可見它並非必要。海外的小華僑們應該直接學識字,只要能閱讀中文書就好了。
 
三、以上兩種方法應該折衷:小華僑們一開始先直接識字,等到有了一定識字能力後,再引進注音/拼音教學。現在香港的中文課,很多也是這樣安排的。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爭議呢﹖幾億個台灣和大陸的小學生,不都是從注音/拼音開始,順順利利學會中文閱讀了嗎﹖
 
答案和語言環境有關。我在本系列中「聽讀訓練的重要性」一文裏曾提到:漢字是「表意文字」,而非「表音文字」。從下面的圖解可以看出:學英語這類「表音文字」的孩子,只要能在腦中對應狗的圖形以及Dog的音,在花點時間學會字母、掌握簡單的發音規則後,便可自然識讀Dog這個字。而學漢語的孩子,在能夠對應狗的圖形以及「ㄍㄡˇ」的音之後,還要學會把「ㄍㄡˇ」和「狗」對應起來,整整多了一倍的手續。但是凡事捨難就易,乃人之常情。如果小孩對注音/拼音符號非常熟悉,一看到「ㄍㄡˇ」,或是更加眼熟的漢語拼音「gǒu」,腦中馬上出現「狗」的圖形(下圖紅框中的部份),能夠輕易理解文義的話,那麼他還會去注意「狗」這個字形嗎﹖
 
listen-03  
 
小朋友的頭腦是單純又實際的。如果「狗」的字形,對小孩有意義的話,他就會去看。生長在華人社會裏的孩子,有豐富的中文環境,觸目皆是無注音的漢字。他們下意識裏知道:如果要能生存在這個社會裏,想買東西、讀菜單、坐公車、看招牌的話,一定非得認識這些字形不可,所以不會只看注音、不去看字;在同時認讀字音和字形久了以後,腦中的「字音/字形連結能力」就會自然發揮,越來越熟練,很快即可脫離注音,單獨識字了。
 
但是那些身邊環境裏的中文字極少,而且從小熟悉「表音」拼讀系統的海外小華僑,當他們眼前有一本漢字加上注音/拼音的書本時,小孩的眼睛會落在什麼地方呢﹖很多孩子恐怕只會靠讀音去理解內容,對漢字視而不見呀!會自動去看字的孩子,大概有以下兩種:一種是「字形、音形連結天份」極高的「識字早慧兒」(這個題材我講過很多次,不知我在說什麼者,請自己去參閱這篇格文),這種人相當稀少,成功的經驗不太能套用在大部分海外學童身上。另一種是略具中文基礎,已經能夠領略漢字的重要性,能習慣性注目字形的小孩。對於「以上皆非」類型的孩子,若是一開始就直接教授全套注音/拼音,小朋友 「看音不看字」的風險很高,以至於學了幾年中文以後,可能會出現「朗讀帶注音的文章,音韻鏗鏘、語調流暢;但是換上一模一樣的無注音版本時,就一句也唸不出來」的情形。而且剛開始的注音或者拼音教學,內容頗為枯燥,學習時間也比較長,很容易扼殺三五歲小孩學習中文的興趣。凡此種種,都是海外中文教育者不樂見、但是又常常遇到的難題。
 
那麼如果完全不學注音或者拼音,直接識字、閲讀,等到孩子已經具有相當的閱讀能力後(識字量在兩千左右,至少能讀一般的青少年讀物時),再趕快補學一下拼音,以便打字,是理想的作法嗎?
 
首先在技術上,這種方法是可行的。中國古代的學童,已經這樣子學了幾千年;現在有些實行純指讀識字法(如讀經教育)的海外師長,也是採用完全不學注音或者拼音的方式。但是用這種方式學習有個前提:就是小朋友不然就是要有語言大環境(例如古代的中國蒙童,以及現代某些香港小學生),不然就是要有極高的語言天份(例如現在一些海外讀經教育的成功者);否則的話,小孩在試著閱讀一般中文繪本或是橋樑書的初期,有可能因為識字量不足或者認字不夠熟練,沒有辦法順暢地理解內容,而失去閲讀興趣的。
 
綜合以上所述,我個人覺得:如果追求的目標是「自主閱讀」的話,海外的「繼承語」中文教育最適合採行的途徑,可能是一開始先不要教注音,直接識字;等到小朋友有了一定的識字量,知道辨識字形對閱讀所代表的意義,不會避不看字的時候,再引進注音,作為指讀的輔助手段。
 
至於教授注音的時機,至少要到小孩有了最基本的閱讀能力,才能進行。我在「指讀實戰篇」一文中曾經提到:要能閱讀低幼繪本,所需識字量大概在500到800字之間;一般繪本則在800到1200字之間。所以教導注音的時機,應該是在小孩能認讀500到1200字的階段(是隨便舉起一張字卡,馬上就能讀出來的真正「認識」,不是只教過一次的那種「認識」)。至於在這其中的哪一點引進注音,那就要看個人了,和小朋友的資質、四周的語境、以至於大人們願意在下一階段投入的時間及精力,都有關係。大致來說,越早教注音的話,家長們在陪小孩子指讀時,要花的功夫也越大。必須時時確認小朋友有在看字,而不是只看注音;也必須更努力地解釋書中內容、營造語境,才能讓孩子的閱讀能力繼續更上層樓。
 
以下是一些「識字先行」的中文教育實例:
 
一、美國的「馬立平教材」:這套側重閱讀的簡體中文教材,在一開始是不教拼音的,一直到學了第六冊以後,生字量大約一千左右時,才引進拼音。現在美國有不少教授簡體字的中文學校,同時開設由拼音入手的傳統中文班,以及馬立平教材班,供家長自行選擇。馬立平女士有特别説明:這套教材只適合「繼承語」教學;完全不具中文聽說基礎的孩子,是不宜選用的。
 
二、香港的中文教育:在英屬殖民地的香港,中文長期是弱勢語言,一直到1997年回歸中國後,中文教育才逐漸受到重視。可能是因為香港最通行的中文口語是廣東話,而非國語的緣故,香港教育局的「小學中國語文課程指引」中的「學習重點」,並沒有專門要求拼音教學。實際上也是並非所有學校都從小一就開始教拼音,有的要到三年級才引進拼音教學呢。 
 
三、美國有些新一代自已在家教中文的家長(很多是小留學生甚或第二代華僑,大半來自台灣),採用的方法是:先教授小孩大約五百字後(例如教完「思展漢字五百」), 就加入注音教學;然後在沒有正式教材的情況下,通過大量的親子共讀,來建立孩子的中文閱讀能力。我個人是覺得五百字的基礎稍嫌薄弱,但是這些新一代的家長,對中文教育都極為重視,在起初引進注音時,願意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逐字逐句陪小孩讀書、解釋,並且時時會把注音遮住(用電腦軟體消除的、用膠帶貼住的、用紙遮蓋的、用簽字筆塗掉的都有),來減少孩子對注音的依賴性,所以成功的例子也是有的。
 
四、 這一點可能會讓有些人吃驚:因為現在的華人社會流行早教,很多中國和台灣的小學生,在實際操作上,也是先認識了千兒八百字,才開始學拼音的。在2013年,「南京日報」曾報導:某小學給一年級生做了識字量調查,發現剛入學的新生,平均識字量將近八百字。也就是說:除非這些新生的家長,也提前教了小孩拼音(大概不會人人都作到吧),不然很多一般的大陸小學生,是在學了八百個漢字後,才開始學拼音的;我相信在台灣也有很多類似的案例。
 
我們自己家的情況則是: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女兒安安,沒有受過正式的注音教育。她在三、四歲時,曾經靠著邊玩邊聽「大家來學ㄅㄆㄇ」之類的CD,學會了注音符號的讀音,但是大部份的符號她並不認得。後來她開始學寫英文字母時,安爸買了一兩本注音符號練習簿給她,她覺得好玩就寫了幾次,略有印象,但是仍然不會拼音,對四聲符號尤其沒有概念(不過她口語的四聲發得非常準)。
 
我從安安四歲半時起,開始讓她以遊戲方式認識中國文字,五歲多時開始正式字卡教學。教材是我自製的頭一千個「高頻字」無注音字卡,輔以親子指讀。到了六歲半時,她已經勉強具備閱讀無注音繪本的能力了,這篇文中有她朗讀「大科學」系列中的「好好吃的草莓」一書影音。(安媽OS:東立出版社的「大科學」譯自日文,是水準相當高的無注音繪本系列,安安讀過全套六十本,對她提升中文閱讀能力頗有幫助。)她在此階段念誦帶注音的繪本時,因為她辨識國字的能力,遠遠超出拼讀注音的能力,所以基本上她是不會去看注音的;只有在遇到不會念的國字時,會勉強試著去認注音,我只告訴她:「把整串注音念快一點,就可以讀出來了;如果有三個注音符號的話,先拼底下那兩個即可」。這樣胡搞,當然未必發得出正確的讀音,但是在有上下文脈絡的情況下,不少字倒也能半猜半念地解讀出來。 
 
安安在小一下學期,到台灣的國小「遊學」了一個半月,雖然她完全錯過了小一開頭三個月的注音教學,但是在台灣念小一,鋪天蓋地的全是注音符號,從一早到校抄連絡簿時就開始用了,所有生字的注音,也全都要會念會寫。安安六個星期不斷地練習下來,基本上算是把注音真正學會了。這個能力來得非常及時,因為那時她的識字量早已過千,正要開展淺易的「橋樑書」(幾千字長短,半圖半文,分章節的童書)閱讀,亟需在遇到少量生字時的辨音輔助工具。從此她就進入一般台灣小學生的閱讀模式,亦即是能比較流暢地念讀國字,然後在遇到不懂的生字時,自動切換去看注音,閱讀能力也就慢慢地累積、進步了。
 
海外的「繼承語」中文教育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領域,不能夠全盤照抄有語言環境的華人社會教育方式。當然了,如果您家的小朋友,是那種在兩三歲時,就願意用小手點著書上的中文字,一個個試著念出來的小孩,那您不妨趕快教教注音,讓他可以自己唸書,反正這樣的孩子没有「看音不看字」的危險;但是如果您家的孩子,跟我們家的安老闆一樣,屬於那種在四五歲時看起中文「書」來,仍然在努力研究「圖上的小老鼠有沒有穿襪子」的材料,那我奉勸您還是考慮先教識字,再教拼音,否則如果貴子弟在學了幾年中文後,離開注音仍然唸不了書的話,勿謂言之不預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把整串注音念快一點,就可以讀出來了」這招行不通吧,這是拿來呼攏人打混好用而已喔 (喂喂)
  • 這招不是我發明的。古人在有注音符號之前,有所謂「反切」的注音法。我在小說「鏡花緣」中看過如下的說法:「下面那些小字,大約都是反切,即如『張鷗』二字,口中急急呼出,耳中細細聽去,是個『周』字;又如『珠汪』二字,急急呼出,是個『莊』字。」當然並非所有的字都念得通,不過有些音如「蛙」、「央」、「開」之類,還是可以切得蠻準的。倒是如果有三個注音符號的話,底下那兩個要先拼在一起,再去反切上面那個,如上面提到的「莊」;這一點我也曾告訴過安安,已經把它加入文中了。

    安媽 於 2018/03/26 22:44 回覆

  • 莎莉
  • 安媽研究真透徹.
    我自己小時候看姐姐的書也是先會國字,上小學再學注音. 反正那個字本身就有意義,發什麼音其實不重要.廣東人,閩南人...都發不同音.

  • 是的,華人社會裏很多較早開始閱讀的小朋友,其實都是先學國字、再學注音的。當年我自已在台灣進小學的時候,就發現所有課本的內容我全都看得懂,反而是注音不會念;因為覺得没必要,也不太愛學,後來還要勞煩媽媽幫我惡補呢。

    安媽 於 2018/03/27 07:00 回覆

  • 塗鴉
  • 我的女兒們應該來讀安媽這篇文章....
    可是她們的中文很菜, 哈哈.
  • 想讓海外的小華僑學會中文讀寫,家長必須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是非常驚人的,可以說是「非誠勿試」。如果塗鴉的女兒,真心想讓小朋友學好中文,並且具備每天堅持不懈督導子女、持續多年的心理準備,那麼就算自己的中文讀寫程度不太好,也是有成功前例的。網上有一些相關的英文資料和體驗談可供參考;以後有機會時,我應該也會為文討論此一題材吧。

    安媽 於 2018/03/27 11:21 回覆

  • Harry-Diesel
  • 安媽忙於工作及家務,當醫生、主廚、又要當中文老師,安老闆有您這好員工,真幸福哩。
    您日常用中文或英文,向老闆報告?
  • 就像世界上大部分的勞資關係一樣,老闆賺得盆滿缽滿,非常快樂,不過員工們就辛苦囉...

    如果中文要像安安這樣子的學習法,在家裡沒有中文環境,是不太可能成功的。基本上我除了幫助她英文功課的時間之外,不會和安安說英文。反正她學校裡一個華人學生都沒有,在外面講英文的機會非常充份。雖然她唸的是英西雙語學校,那些墨西哥小朋友,只要一走出教室,也全都馬上自動切換成英文對話了。

    安媽 於 2018/03/27 11:22 回覆

  • ㄚ芬
  • 學一種生活環境中不常接觸的語言
    真的好困難

    我英文就至今還很爛
    盡管他相對好學
  • 學語文第一需要的就是環境,第二是環境,第三還是環境。在沒有語境的情況下,要學一種外語,何止是事倍功半?海外的小華僑們,天生可以在家裡有學習中文的小環境,不學真的太可惜了。

    安媽 於 2018/03/27 10:46 回覆

  • Rosa
  • 由於之前的注音、拼音議題,我也在想到底哪個比較符合時代需求?安媽一語道破,都是一樣啦,比之英文,都是多了一道轉折。
    以安安目前三語並進的狀況,也許能少過一關就少過一關。贊成安媽的「先學字再學拼音或注音」的方式,把拼音或注音當成將來自學的工具之一。
  • 漢語拼音的精準度,也許比注音稍遜一籌,但是作為實用性的工具是沒有問題的,全中國的幾億個小學生都在用啊。坦白說,對於很多海外小華僑來說,學漢語拼音比學注音更實用,因為幾乎所有拉丁語系國家的學生,在小學低年級的時候,都已經開始學英文打字了。現在平板電腦的漢語拼音系統打字做得非常好,選字以後能自然選詞,還有自動改錯的功能,也可以配合語音輸入。學習用拼音打字,會比重新學習注音打字系統快很多。

    在安安現在同時學習三種語言的情況下,時間的分配必須要實際。我不能指望安安能夠把兩千五百個漢字,全都學到能一筆一劃地默寫出來,一定要依靠電腦打字。反正現在即使是在華人社會,漢字的書寫也絕大半使用電腦輸入了;必須手寫中文的場合,除了填表格和寫便條以外,我幾乎想不出來啦。等安安熟練英打以後,只要學會要學會注音和漢語羅馬字拼音的對應,就可以用iPad打中文字。我在考慮自己也改用拼音打字,如果我學會了就可以教她;若是自己不熟練的話,就去附近中文學校請個老師來做短期教學,我估計幾小時就可以教會了。這個計劃應該大概在三年級的時候會進行吧。

    安媽 於 2018/03/27 11:20 回覆

  • Lung
  • 小祿比較特別
    小時候學齡前就被規定功課每日練字!!
    (寫不好第2天還要加量)
    所以小祿是先會寫字、再識字、再學ㄅㄆㄇ

  • 小祿的情形真的非常特別,在還不識字的時候,就要開始練書法? 難度好高啊。

    想必小祿是出身書法世家、或者國學世家吧?

    安媽 於 2018/03/29 23:40 回覆

  • 東媽
  • 哈囉安媽我又來了,我們家的還沒有到達識字的階段,只是有買注音童謠跟他一起唱,但他的小小腦袋大概不知道這是作什麼用的.
    上次推薦安媽的下課花路米,youtube內容不多,好像要用台灣ip才能在公視網站看到全部,有點可惜.我今天發現了朱天衣的作文課音檔,裡面遣詞用字也都很優美,應該蠻適合安安的年紀(我兒子還太小了),給安媽參考,祝安好.
    http://www.ximalaya.com/56300497/album/6434528/
  • 謝謝東媽的熱情推薦。 我聽了一點朱天衣的作文課音檔,內容的確很優,朱天衣的聲音也好好聽。我可以讓安安聽聽看,但是不能保證她的接受度如何 -- 安老闆多少有被我這隻「人肉故事機」寵壞的傾向;當我試著給她聽一些高品質的有聲書、音頻時( 中英文都有),她基本上是望望然而去之,覺得媽媽講的故事更加有趣,讓我相當無奈呀。

    現在給小朋友聽聽注音符號的歌曲,是不錯的主意;因為這個年紀的小孩記憶力驚人,隨便唱唱就可以把全套ㄅㄆㄇ的讀音學起來。至於學寫注音符號和練習拼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安媽 於 2018/03/29 23:57 回覆

  • 訪客
  • 其實注音是不需廢除..
    讓兩者同時並存也是很棒的唷!
  • 反正在實際操作上,要廢除注音是絕對沒有那麼容易的。注音和拼音工具性的考量,只是學術理論的分析,另外還有很多政治和文化上的問題,盤根錯節,相當複雜。何況台灣市面上注音童書的流通量很大,也不可能說廢就廢呀。如果哪一天,政府真想把注音改成拼音的話,應該也必須設計很長一段兩者並存的過渡時期吧。

    安媽 於 2018/03/30 00:05 回覆

  • littleliuliu
  • 曾經在美國公立小學教中文,
    學區教材是大陸漢語拼音,
    漢語拼音真的對美國小朋友學習比較快且有成就感,
    你好nˊi h ˇao 會馬上會說,不必記學習注音符號ㄋ一ㄏ ㄠ四個符號,讀時唸ㄋ一ˊ ㄏㄠˇ;
    我把這幾個和英文發音比較不同的舉例出C=ts; q=ch; x=sh; z=dz; zh=j
    例如:謝謝xiexie X音要唸sh 七qi q音要唸ch 住zhu zh音唸j
    小朋友很快就會拼讀出。
    每當假日到僑校教中文,看幼兒大班學注音符號很痛苦,回去父母都要加強練習才會記得每週日上課所學。最近十年中校很多學生若就讀學校有中文課程,大都不願意週日來學中文,他們想星期日可以有自己的活動。
    美國大學、中小學都教材都是漢語拼音,我們這裡注音符號只剩下臺灣的僑校教,很多臺灣來的移民的孫子孫女都改到大陸開辦的希望中文學校學中文,近年來臺灣來美留學生減少,以前教的中文僑校每年減班,這裡還有因學生減少讓僑校辦不下而關閉。
    總而言之,拼音或注音是學習中文自學的工具之一,安媽很專業的探討,安安及海外想要給子女學習中文者有福了~



  • 教育最重要的原則就是「因材施教」。溜溜是這方面的專家,當然知道以中文教育來說,台灣的小孩學習母語、國外的小華僑學習「繼承語」,以及既沒有基礎、也沒有語境的美國小朋友學習第二外語,教法都會不盡相同的。對台灣的小朋友來說,因為他們不懂英文字母,所以學習注音符號或者漢語拼音,難度相差不大,可以從注音符號入手。對熟悉英文字母以及發音的美國小朋友來說,學漢語拼音相對容易,而且他們也非學不可,因為他們必須從聽說開始學,在這種情形下,拼音是最簡單、最易上手的工具。但是對於已經具備一定聽說能力的小華僑來說,識字先行、刻意押後拼音學習的做法,很可能是通往自主閱讀的一條捷徑,而且也的確有一些成功的例子。不過這種作法,對公立學校的美國小朋友來說,是不太實用的。

    由於近年來大陸移民大量湧入美國,中文僑校的教育,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基本上大部分的教學已經改用拼音以及簡體字進行,正如溜溜所說,連很多台灣人子弟也改學大陸系統的中文了。 我其實並不反對這種潮流,因為第一、使用拼音及簡體字的人口有十數億之多,實用性很高;第二、注音和繁體字入門的難度偏高,如果小朋友因此厭學或者棄學,那就得不償失了;第三、注音和拼音系統、簡體和繁體字的差異其實不大,學習其中一個系統的人,如果在擁有運用自如的中文能力之後,想要學習另外一個系統,根本是一個月內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書寫部份除外)。我女兒安安因為是在家自學,而我這個「老師」並不具備教授簡體字(能看不能寫)以及拼音的能力,所以她只能學習注音及繁體字;但是如果她的中文的學習能夠持續下去,我以後一定會教她拼音,以便打字。如果溜溜有什麼專業建議,還請不吝指教。

    安媽 於 2018/03/31 12:13 回覆

  • 中子
  • 個人自幼學習的記憶和經驗,確實如安媽所言,是先識字,再輔以注音的。
    當然,在中文的環境中,仍有許多不認真認字的新一代,會以拼音拼出所謂的火星文,原因就是有讀音的先天環境,但在正確字的字形學藝不精,但在社會不求精確的縱容下,反而形成劣幣逐良幣的積非成是了。民主嘛,人多聲音大就贏,結果就變成民粹。
    如今,台灣的社會在許多方面,也似乎同樣在搞積非成是的反淘汱,原來只是搞笑,不實事求是,久之,是非混淆,且蔚為風氣。
  • 我相信很多台灣和中國的小朋友,都是先會了千兒八百字,然後才開始學注音的。即使在中文是母語的情況下,這也是一種很有效率的學習法。

    正確的中文字形,學起來的確有相當難度,尤其是寫的方面。雖然台灣的中小學校,仍然要求大量的中文書寫練習,但是在電腦手機的普及下,日常生活裏手寫中文的「環境」,正在急速減退中。在大家越來越不需書寫中文,而是使用拼音打字代替的狀況下,各種錯別字、火星文的出現,也就難以避免了。

    安媽 於 2018/04/03 09:15 回覆

  • 夢玄
  • 我只能說安媽付出的心力
    安老闆將來一定要感謝您
  • 安老闆將來會不會感謝我不得而知,但是的確有些華僑子弟,長大後懊悔小時沒有好好學中文,也有人自己再去學的。小孩子學語文比較容易,還是早點打好基礎吧。

    安媽 於 2018/04/06 16: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