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安安的台灣遊學記」一文中,描述了安老闆去年在台灣讀小一的經過。不過那時員工A(又名老媽)沒有隨行,只能寫一些採訪到的二手資料。今年就真正見識到台灣的小學生活了,跟我們那一代很不一樣喔! 
 
我在去年那篇文中提過:現在台灣社會的少子化情形非常嚴重,很多國小都怕招不到學生。安安本來就在台灣有戶籍,所以那時我們拿了美國的成績單和預防注射紀錄,很輕易地把她轉進去了(回美國前再轉出來)。有了學籍之後,今年的轉學更是簡單到了亳無手續可言的地步:我們事先根本沒有通知學校,抵達台灣後的第三天早上(星期一),安爸把安安和我帶到學校,在門口辦了訪客證後,就輕車熟路地直入教務處,把安安的身份證拿給職員看(安媽OS:我們為了方便,特別去區公所替安安辦了國民身份證),說要轉入。教務處的小姐在電腦一找:「喔,這位學生去年有來過嘛...(又打了幾下鍵盤)...好了,我帶同學和媽媽去教室吧!爸爸留下來繳費和買課本!」
 
我嚇了一跳:「就這樣啊﹖可是現在課上到一半... 要不要等下課再去,比較不會打擾﹖」
小姐豪邁地揮揮手:「沒關係,現在走吧!」
她把安安帶到了去年的同一班上,當時的導師已經退休,現在是代課老師在教,但同學都是安安認識的。教務處職員在門外叫道:「彭老師,來了個轉學生!」
 
老師事先當然不知道安安要來,而且全班二十四個學生,已經滿額了;但是她完全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眼睛眨都沒眨地說:「好好,轉學生...叫什麼名字﹖...各位小朋友,我們班來了一位新同學喔!」
全班同學一起往站在後面的安安看去,馬上有人叫了起來:「不是新同學,她去年已經來過了!」
 
老師說:「那麼同學妳自已去搬椅子吧!那邊角落有些多餘的桌椅可以用。」
安安剛進教室,還有點害羞,往後退了幾步。老師見狀就指著兩位同學說:「那你們去幫她搬!」
兩分鐘內桌椅搬好,安安坐下來。旁邊是她去年最要好的朋友,這位小女生把課本往兩人中間一推,和她一起看;老師立刻又開始講課了。講了幾句忽然想到:「對了,新同學妳的名字怎麼寫﹖」
安安還沒開口,底下就有人搶著告訴老師了。我站在教室外面,整個走廊空蕩蕩的,也沒人來管我;我覺得很有趣,也就繼續看下去。
 
安媽那時代的台灣,仍然是報禁、黨禁、書禁、旅遊禁、髮禁的十八禁威權社會:中小學校對學生的服裝、髮型、作息時間、課業要求以至各種行為,都有嚴格規定。老師的權力很大,體罰學生是常態,以「分數至上」為原則。那時的小學生,都是這樣子的乖乖牌,老師說往東,絕對不敢往西看一眼: 
 
school-03  
半節課看下來,我發現當今的小學生,比我們以前活潑了很多。大家穿便服上課,髮型、打扮五花八門。老師問問題時,有不少人搶著舉手回答;連老師沒問時,也有學生吱吱喳喳地問東問西:
 
school-01  
不過真正讓我大吃一驚的,是下課鐘響起時,老師看了一下課本說:「哎呀,這段還沒講完耶!這樣吧,我趕快講解一下,說完馬上下課!」頓時底下噓聲四起,學生們拍桌子、打板凳、開汽水、喝倒采...
 
土包子安媽在門外看得目瞪口呆,心想:「天啊,如果是在我們那個時代,學生那敢這樣子搞,早就被老師海扁了呀...」但是再下來我嘴巴越張越大,因為老師竟然一副息事寧人的模樣:「好好好,那麼就下課吧!」
 
下一節課是音樂課,上課鈴響後全班在走廊整隊,由班長領頭走上三層樓梯,到音樂教室去。我跟在隊伍最後面,前頭是幾個小男生,邊走邊嘻嘻哈哈地玩鬧。爬了半層樓後,我前面那個胖胖的男孩,忽然轉過頭來,把手裏的水壺遞向我,沒頭沒腦地說:「幫我拿水壺!」
 
我嚇了一跳:「這位同學,你們快要進教室了耶!我拿了你的水壺,待會你不就沒得用了﹖」(心裏OS:同學,你又不認識我!難道我長得那麼像外勞大嬸嗎??!
小男生說:「拿一下下就好!」不由分說地把水壺塞在我手裏。原來他是要空出手來,和其他小朋友玩捉迷藏遊戲呢,就算只玩這麼一兩分鐘也好!
幾個男孩在樓梯上追逐了一下,眼看教室就要到了,我追在他後面叫:「同學,同學,你不要你的水壺了嗎﹖」
小男生「哦」了一聲,回頭接過水壺,但是立刻又作勢遞向我:「幫我打開好嗎﹖」
我沒好氣:「你不會自已開喔﹖」
小男生理直氣壯:「很緊耶,我打不開!」
我無可奈何地把水壺拿來扭了扭,真的蓋得極緊,只好又還給小胖子:「不好意思,我也打不開!」
小男生接回水壺,連聲謝也沒說,就匆匆一頭鑽進教室去了。
 
哎,現在台灣的小學生,真的和以前很不一樣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莎莉
  • 安媽回台陪讀了.
    二十幾年前我兒子上小學已經是這樣了.
    當時也有一位小男生買了一瓶飲料,見了我就遞過來"幫我開"
    開好了拿給他,他接了就走. 沒有拜託,請,謝謝...
    後來知道他是富家子弟,媽媽當家長代表,老師對他很客氣,但他很霸道.
  • 我回台灣陪讀沒有很久,現在連安安都回到美國來了喔。

    看來在什麼時代,都會有這種被寵壞的富家子弟。小朋友有時拜託大人幫忙無可厚非,不過態度總是要禮貌一點吧。

    安媽 於 2018/04/15 22:42 回覆

  • 莫赤匪狐
  • 所以不要在這個時代當老師啊,要應付各種古怪的學生狀況又被嫌錢領太多又能放假....這時候當小學校學生最好了,像寶一樣 @@

    24 個學生沒有滿額喔,是29個 @@
  • 小學老師的確是工作穩定、薪水不差,又有寒假暑假呀。( 記者、民代之類的無聊人士在亂嚷,假裝没聽到就好了。)現在的學生都比較活潑、古靈精怪,可是也比以前的老師天天拿著藤條打學生,做起事來感覺比較好一點,狐老師您說是不是?

    原來台灣小學一班可以收到29個學生喔?那很好。我看安安的學校,一班大概都只有24個學生,難怪她回去插班那麼方便。

    安媽 於 2018/04/15 22:52 回覆

  • Rosa
  • 我覺得小男生的反應是台灣少子化的現象。被寵過頭的孩子很直覺的認為所有事別人都應該幫他忙。反而女生比較不會〈台灣家庭裡,如果老大是女生,通常會再生一個〉
  • 咦,聽Rosa這麼一說,我也覺得 一般小女生都比較有禮貌。不過現在台灣少子化情形這麼嚴重,恐怕獨生女也會越來越多,以後不曉得會變成什麼樣子?

    安媽 於 2018/04/15 22:5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夢玄
  • 哎呀~這同學這麼沒禮貌
    我看一定是班上皮的那一個
    看完連我都有代溝了
  • 根據安安所說,那位同學還不是班上最皮的一個呢!唉,我也有代溝了....

    安媽 於 2018/04/16 21:18 回覆

  • 悄悄話
  • Harry-Diesel
  • 住在西雅圖的堂弟帶他的孩子到 LA,
    他的孩子念一間公辦的雙語小學-中英文,
    每個年級3班,
    一班 26人,13 人是華裔,另外13人就有其他族裔,以白人為主。
    有趣的是,他們全是以英語交談,
    但中文的說寫都還不錯。
    好像加州沒有這種公立小學。
  • 加州怎麼可能沒有?全加州有二十多家所謂「浸潤式」(dual immersion)的中英雙語小學,其中大部分是公立的。洛杉磯 Downtown 有三家這種公立小學,東區也有三家,分別位於 Diamond Bar、Hacienda Heights 和 Walnut;北加州更多,在舊金山甚至有用廣東話授課的學校。

    安安沒有去上中英雙語小學的原因,固然是因為我們家附近沒有這種學校;不過即使有的話,教學模式也不太適合她。這些學校因為招收很多零基礎的學生,所以沒有辦法利用家裏講中文的「繼承語」教學優勢,進度比較慢。大部份學校教授讀寫的進度,是每年100-150字,和週末中文學校差不了多少。而且學生們只要一踏出教室,馬上就自動切換成全英語了。

    安安從幼稚園開始上浸潤式的英西雙語班。即使在我們有另外聘請家教、而且老師表示安安的程度在班上算是比較好的情況下,她的西班牙語程度,仍然明顯不如中英文。在這樣子的雙語學校學習語言,家長不然就要抱持著「學多少算多少」的心態,再不然就是要自己另外加強,否則小朋友是很難把外語學到母語程度的。這個題材很有趣,以後我有機會再來寫。

    安媽 於 2018/04/17 22:28 回覆

  • Lung
  • 小祿唸的小學
    聽到鐘聲要原地不動
    聽到先總統 蔣公要立正站好
    講台語說方言要罰10塊
    ...
    族繁不及備載
    真的是時代不一樣了

  • 現在的小朋友,聽到鐘聲就和老師吵著鬧著要馬上下課,聽到「蔣公」恐怕搞不清楚此「公」是何許人物,至於台語(或者客家話之類的方言)在學校已經是必修課了!想不學都不行哪... 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安媽 於 2018/04/17 22:33 回覆

  • ㄚ芬
  • 這孩子真是自來熟
    也沒有防人之心吧

    現在小孩都很自我呢
    我們那年代太拘謹
    有想法也不敢講
  • 現在的小朋友們都比較活潑開朗,也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我們當年那種乖乖牌小學生比起來,真的不太一樣囉!

    安媽 於 2018/04/21 21:17 回覆

  • 中子
  • 安媽送安安去轉學的學校,還叮課了不只一堂,也真是盡心盡力、用心良苦;真是難能可貴吧。畢竟,遠自美國回來,入鄉問俗,也是人之常情。
    不過,一葉知秋,安媽敘述的兩段情境,雖是一筆帶過,不知會不會「憂心忡忡」啊?
    現在的師生關係如此,現在孩子與長輩的互動關係如此。會不會太「蠻橫無理」了?安媽要讓安安來入境問俗,會不會擔心啊?
    沒錯,早年我們在戒嚴多子的年代,如今是民主加上少子化的時代,不過,仍有許多基本的人倫價值要維繫吧?也莫怪台灣會亂了套,一葉知秋啊!
  • 我那天其實只看了半堂課而已。音樂課跟著走到教室去,是因為要確認教室的位置,好把安爸剛買的課本送上去給安安。到底一直站在走廊上看人家上課,也有點奇怪吧。

    小朋友總是要學習適應環境的。美國這個國家非常講究個人主義,小學生也不一定就比台灣的更加溫良恭儉讓。我三十多年前在台灣在美國唸中學時,學生們在下課(上機操練的打字課)前一兩分鐘,就老實不客氣地全都站到門邊,等著打鈴;上課進教室前,小情侶在校園裡公然擁吻;我也曾在部落格中,記述過自己在體育課被霸凌的經驗。近年來更增添了槍枝、毒品等問題, 連中學生帶槍到學校掃射的案件都出現過,哪裡擔心得了那麼多!只能走到哪裡就得見招拆招 、入境隨俗了。

    安媽 於 2018/04/21 21:29 回覆

  • Di-Di
  • 我個人覺得台北的小孩還是比中部小孩驕縱,沒有家教的比例比較高。
    還有導師是代理教師的也比較使不上力,加上近來來所謂的人本教育基會動不動介入,使得老師更是不敢過度管教學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結果就是學生越來越囂張。
  • 中南部的小孩,一般應該都比較純樸吧;有錢人家的孩子,常常容易被慣壞。

    代課老師只教短期就走,當然不容易使得上力。我的感覺是代課老師比起導師來,對學生紀律上和學業上的要求都會比較低。我請假回台灣時,診所也有代理醫師;不過我常會開玩笑說:代理的同事,只能維持病人不死而已;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會堆著等我回去做的。

    安爸還蠻欣賞人本教育基金會的,甚至越洋訂了他們的月刋,所以我也會拿來閱讀。我是覺得有些過份的事情,例如教師性侵、性騷擾或惡意欺凌學生,的確應該有人出來多加關注;不過凡事都是過猶不及,尺度拿捏不好時,也會有反效果,一切都是適度最好。

    安媽 於 2018/04/29 02:28 回覆

  • wenshu
  • 感謝分享
  • 謝謝來訪。

    安媽 於 2018/05/09 13: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