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去年的「台灣遊學記」一文中,記載了我們家的小ABC安安,來到台灣的公立小學一「遊」的經過。和去年的事事新鮮相比,今年安老闆舊地重遊,來上小二,可以說得上駕輕就熟嘍!
 
先看看學校的大環境,就是新北市一家最普通的國民小學而已:
 
school-22  
中午低年級生下課時,都有大批家長在門口等候。安媽和安爸也常廁身其中:
 
school-23  
再來看看安安每天的課表,和一年級時大同小異。每週有四天中午就放學,星期二上整天;每星期六節國語課、兩節英語、一節綜英(外師教授,以口語為主)、一節本土語、四節生活課程、一節體育、一節音樂、一節健康、一節美術(去年是美勞),都沒有改變。只有小一的四節數學,到了小二減為三節,把一節改成閱讀課而已。
 
school-21  
國語課的內容,我在上一篇文中已經詳述過了(安媽OS:今年的「國語課」改稱「本國語文」;「鄉土語」則變成「本土語」,不知有何玄機)。今年除了例行的六堂國語外,又加了堂「閱讀課」,也算是象徵性地注重閱讀了!而且在實際操作上,應該也有必要,因為到了小二時,數學應用題的比例大增;如果語文程度不夠,無法正確理解題義的話,加減乘除學得再熟練,也沒有用呀:
 
school-14a     
我倒是驚喜地發現,安安自已能做絕大半的數學應用題,表示她題目是看得懂的。不過當然也有踢到鐵板的時候,例如下面這題就連我都看了兩三次,才搞清題目問的是「從公園到美美家」比「從公園到市場」遠多少公尺,而不是「從公園到美美家」比「從美美家到市場」遠多少公尺。圖中的「235公尺」,標示得也含含糊糊,還要教安安特別把路線畫出來:
 
school-15  
還有就是台灣的小二生已經全會背九九乘法表了,安安的美國小學卻還沒有教到:
 
school-13  
安安的導師看不過去,在連絡簿上特別指定安安要背乘法表;不過安老闆辦事馬馬虎虎,到回美國時也只背了一半而已:
 
school-01  
無論如何,國語和數學課的程度,對安安來說總算還適中。另外有兩個程度相差太多的科目,就令人有些頭痛了。一個是「本土語」課。安安的台語只夠洋腔洋調地說些「呷飯」、「棒賽」(大便)之類的最簡單用詞,再加上一句自嘲式的「台語講秣輪轉」。閩南語課本中整行整句的口語,她根本無法應付。老媽乾脆來個「一皮天下無難事」,告訴她閩南語作業全都不要做了!反正她這種插花式的美國學生,能跟得上國英數等主科,不替老師添麻煩就行了,沒人會要求她用台語發表演說啦。
 
和台語課情勢恰恰相反的是英文課。雖說安安念的是所謂「雙語小學」,但是學校教的什麼春夏秋冬、今天星期幾之類的英文,對她來說實在是亳無可學之處。我頭一天就拜託安安的導師:英文課對安安來說太簡單。她的美國小學老師,給了她一疊在請假期間該補的作業;麻煩導師和英文老師溝通一下,在上課時間准許安安寫自已的英語功課。導師的確和教英文的台籍老師講了,但是可能未告知不諳華語的「綜英」課外籍老師,所以安安照樣在上那堂什麼「春天來了、夏天來了」的口語課程。那位外籍老師是從非洲某小國來的女士,她的口音我聽不太習慣,不知是那一國的(英式﹖澳式﹖);感覺上安老闆的純美式口音,對我來說還順耳一點。有趣的是安老闆居然說:「我覺得綜英課很有意思,我喜歡!」好吧好吧,看來有些人就是如果不必寫作業的話,什麼都喜歡呀...
 
學校連在樓梯上也貼有英文語句,讓學生觀看、學習:
 
school-24  
至於生活課教的是作物栽培、資源回收之類 的題材,倒也實用。安安說班上的學生,真的有栽下種子,觀察它的成長。可惜她這位插班生沒有趕上,寫栽培紀錄時,只好抄旁邊同學的了:
 
school-25  
位於新北市住宅區的都會學校,不像美國的小學有大片大片的草坪、廣闊的運動場。小巧的遊樂區(左圖)、球場(右圖)都是用水泥鋪設的:
 
school-26  
安安說體育課最常做的,就是吊單槓之類的器械操或打躲避球。她還說不喜歡打躲避球,因為有些男生看她是轉學生,會特別把她當作砸球的目標。我也不知安老闆說的話有幾分真實性,看她說來一副不在意的模樣,也就隨便聽聽算數:
 
school-27  
至於音樂課無非就是教教唱歌和樂理;倒是美術課時,學生們花了幾堂課的時間,作了本小書,蠻有意思。這是安安自寫自畫的「歡迎來我的家!」:
 
school-17  
 
school-18  
 
school-19  
 
school-20  
安安在幼稚園和小一時,校方都容許她暫時休學一個月以上,回台灣「探親」;但是隨著她年級漸高,學校就不怎麼樂意學生離校太久了。這次到台灣遊學,我們只能請到兩星期的假,加上兩星期春假,湊成一個月的時段;而且美國小學這兩星期的英文、西班牙文作業,也都照樣要寫。英文還好應付;西班牙文作業在安安未曾聽課、安爸安媽也無力輔導的情況下,就必須另請高明了。幸好我們住在淡水,只要就近前往淡江大學,走進西語系辦公室一打聽,立即可以找到大四或是研究所的高材生充任臨時家教。學生們對這種天上掉下來的外快,都非常樂意為之;還有向隅者對安爸大派名片,拜託他「下次可以找我」呢。她們也都有在異國學語文的經驗(安媽OS:淡大西語系的第三年課程,是全年到西班牙作交換學生),大家交流心得,很有意思。安老闆來台灣「遊學」,能夠深入認識不同的文化、接觸形形色色的有趣人物,也是在學業之外的一大收穫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國字中規中矩也就算了,安老闆我覺得安老闆的圖畫其實不錯呢,有模有樣~

    原來還真有"廁身"其間的用法啊 @@
  • 安安對畫圖還蠻有興趣的,也一直有在上一些兒童美術班。如果她的興趣能持續的話,等再大一點,就可以讓她去學素描之類較正式的課程。

    「廁身」這個說法,在一般報章雜誌上,有時候也還看得到吧,應該不算非常冷僻。讓小狐這麼一說,我又特別到網上去查詢。「廁身」及「廁身其間」兩個詞,教育部的國語字典均有收錄。另外又看到明朝的夏完淳有詩云:「廁身西掖垣,勗哉慎無過」。詩句我是看不很懂的,不過夏完淳這個人我倒是聽過,是位十七歲就殉國的神童。(也就是說我連古代小毛頭寫的詩都看不懂啦。)

    安媽 於 2018/05/20 03:12 回覆

  • 莎莉
  • 安安設計的小書主題活潑有趣,圖畫的很棒,句子簡潔生動.
    安安已經會三種語文,閩南語等長大後常回台,多聽就會了.
  • 謝謝莎莉讚美。不過全班小朋友們做的書,大概都是差不多的水準吧?

    閩南語如果不是從小習慣講,其實也沒有那麼好學的。像我從小都跟祖父母講閩南語,但是後來多年沒有練習,現在也只能做簡單的日常應對而已。

    安媽 於 2018/05/20 03:48 回覆

  • 莫赤匪狐
  • 因為我都寫"側身其間",對"廁身"心懷狐疑,為什麼身在其中非要待在廁所裡不可呢? (誤)

    之前安媽就說過安老闆的閱讀是看畫先的,看來是她的天生傾向.看她畫馬的正確性很高,畫得搞不好還比我端整呢.學畫兒挺不錯的~
  • 小狐的問題我不知道答案,只好又去查「教育部國語字典」。原來「廁」這個字,作為動詞時念ㄘ丶,是「間雜、置身」的意思。漢.許慎〈說文解字序〉:「分別部居,不相襍廁。」至於「側」字,除了「傾斜」(如「側身而過」)的意思外,亦可作「處於」解。杜甫有詩云:「側身千里道,寄食一家村。」所以「廁身」、「側身」皆可做「處身某處」解。呼!中文真的好難喔...

    對喔,安老闆畫的馬,的確有一個頭、四隻腳、和一條尾巴,馬模馬樣的。以後她如果真去學素描,應該可以畫得更像樣吧。

    安媽 於 2018/05/21 02:49 回覆

  • 盈盈
  • 從小就讓安安接觸多種語言,以後長大競爭力超強的,比別人多些優勢
    話說數學我從小就是最弱的,不論是數字或公式都是一個頭二個大……
    能有個遊學的經歷真棒!只要能樂在學習開心,不會有過大壓力就好
    安安 圖畫的可愛,字體也工整呢~
  • 學習多種語言,的確可以增加未來的競爭力,只不過成本也很高就是了。

    每一個人的專長和興趣都不一樣,有人長於文史,有人長於數理, 大家都可以在自己擅長的方面多作發揮。謝謝盈盈對安老闆的讚美,她能來台灣遊學,確實是個很寶貴的機會,她也還學得蠻認真的喔。

    安媽 於 2018/05/21 02:57 回覆

  • Rosa
  • 國語改本國語言 、鄉土與改成本土語 , 如果安媽沒寫,我也不知道已經改了.....必也正名乎.......也罷!
    安安說的躲避球情況是有可能的,不喜歡就別勉強,這項運動曾經引起爭議。我也曾是被攻擊目標,只是我因此練就了接短距離強球的功力,擠進班上女子高手行列〈只是現在已經看不出來了.....==!〉
  • 政治上的考量我是不懂的啦。如果純粹從語言美學的角度上來說,「國語」一詞實在比「本國語言」簡潔乾淨,是比較高明的中文;「鄉土語」的感覺也比「本土語」樸實親切。不過現在凡事都講究「政治正確」,其中的玄機,我們小民就無從理解了。

    Rosa 阿姨突破逆境的功力很強喔。安安要好好和阿姨學習!

    安媽 於 2018/05/21 10:33 回覆

  • mistii
  • 安媽最辛苦,要工作又要陪安安, 然後又要分享到部落格來.

    那個數學題目要看好幾次才懂,我還是適合煮飯.....

    家裡有阿公阿嬤,不管是閩南語或者是客家話或家鄉話,就自然會了....
  • 我常常自嘲自己是在打三份工:上班是本業、下班後是家管,然後再加一個寫部落格的兼差。 的確是有些辛苦的...

    那道數學題目,連學理工的我,也看了好幾次。不是mistii的問題啦...

    我們家的長輩,全都是國台語雙聲帶,所以安老闆沒什麼學台語的迫切性啊。

    安媽 於 2018/05/21 10:58 回覆

  • 悄悄話
  • Di-Di
  • 我們小時候做作業哪有大人陪?那時候我的同學裡面許多家長不識字,幾乎都是小學畢業。
    我一直都覺得國小的課綱有問題,還這些問題卻在安親班及家長的"努力"下粉飾太平了。
    看安媽的文章,我都有往事不堪回首的感嘆。

    安安喜歡做小書,下次回來台灣,蒂蒂姨教妳,我以前寫過一篇自製筆記本。應該可以派上用場。嘻嘻!
  • 在過去的年代裡,許多家長因為程度不夠或是忙於生計,無力輔導孩子做功課,但是這並不表示所有小孩都有能力獨立完成作業。有一些天資不佳(甚至有學障)的孩子功課根本趕不上,只能天天挨打挨駡,被視為所謂「壞學生」。還有更惡劣的是某些老師教書故意不盡全力,若干比較困難的作業,一定要學生參加老師私人開的「補習班」才會講解 -- 當然這種情形是少數,但是並非完全沒有。家長要是有能力的話,稍事注意小朋友的課業無可厚非,只是現在的情形好像很多又做得太過火了,過猶不及啊!

    有專家要教安安做小書,實在太棒了。熱烈期待中....

    安媽 於 2018/05/22 17:16 回覆

  • Harry-Diesel
  • 要給安老闆用力的鼓掌,
    小二的她是如此聽話,
    相信她也很貼心。
    分享個笑話:
    上週到慈濟的慈少母親節活動(延後辦),
    一項節目是測試母子的默契。
    問題:媽媽的拿手菜。
    媽媽的回答是炒飯
    兒子卻洩密,他說是 “泡麵”。
    週一愉快
  • 謝謝 Harry 給安老闆的鼓勵。女孩子的確比較貼心,但是這種年紀的小娃,倒也未必事事都那麼聽話。想要老闆什麼事情都對員工都奉命維謹嗎?哼哼,good luck...

    Harry 説的笑話還蠻有趣的。當然啦,家庭主婦的拿手菜別說是泡麵了,就算是炒飯,好像也有點「遜」。如果安老闆玩這個遊戲的話,她的回答絕對不會是泡麵,因為我根本不肯煮泡麵給她吃。不過我們家的菜色還算常常在變化,所以兩個人的答案很有可能不會相同的。

    安媽 於 2018/05/22 17:43 回覆

  • Lung
  • 小祿小時候下課都是跟同學一起邊玩邊走路回家
    後來搬家了就自己搭公車
    不知從何時起
    放學時段每所學校周圍必定塞車
    連高中也一樣
    感覺小孩子的生活似乎欠缺了那麼一塊...

  • 其實也不是所有小朋友都由家長接回家的。學校在放學時,也有專門的公車把學生接載到捷運站去。不少年齡較大的孩子或是有伴的小孩,會搭公共交通工具回家。

    我小時候也都是自己上下學的。但是現在的社會的確比較複雜,比如說車子多、交通亂,有些車輛流量大、行人穿越道未臻完善的道路,並不太適合小孩行走;而且各種奇怪的人也比較多, 如果小朋友必須單獨穿行在非常冷清、或者是不太安全的地區,家長可能也無法放心。只能說時代的潮流不斷前進,社會的情形也會跟著不斷地轉變吧。

    安媽 於 2018/05/23 13:57 回覆

  • 王昆
  • 好友佛安~來欣賞優美ㄉ文章~讚喔!道一聲真誠的問候,願您平安幸福,
    傳一份濃濃的心意,願您吉祥如意。祝福闔家 福慧綿長~推
  • 謝謝王昆來訪,也祝您平安喜樂!

    安媽 於 2018/05/25 14:2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