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一位大學教授王財貴博士,在二十多年前發起了「兒童讀經教育運動」,宣導讓學齡前兒童以及小學生反覆朗讀、背誦古今中外經典的學習法,尤其著重於中國的古典經文如四書、詩經、易經、道德經等。這套方法經過多年推廣,已經有不少追隨者:台灣各地都有民間的兒童讀經班,中國大陸的「讀經運動」,聲勢尤其浩大:王氏在北京設有「王財貴讀經教育推廣中心」,其官網列出的全日制讀經私塾遍佈中國各省,有數百所之多,官網聲稱曾受益於讀經的兒童達五千萬人;並在浙江設立「文禮書院」,旨在「培育擔當天下大任之文化大才」。
 
王財貴博士的兒童讀經運動,在大約十年前傳到了海外的華人社區。最重要的起因是德國有一位楊嵋博士(字懷仁,網名如幻),在聽說了王財貴的讀經理念後,依法教導她的女兒春子,取得了極佳的成果。楊嵋自此追隨王氏推廣海外讀經教育,協助歐美、澳洲和東南亞各地的華僑成立中文讀經班,並在去年出任「文禮書院」旗下的「文禮國際學校」創校校長。  
 
楊嵋女士著有「海外華文教育的解決之道」一文,在海外華人的中文教育圈中流傳甚廣(全文連結按此)。她在文中寫道:
 
「自2006年起,筆者在德國漢堡開始嘗試以讀經爲主的方式教授孩子中文,即以經典誦讀學習為主;同時為了彌補海外華裔兒童中文環境之不足,輔以大量中文音頻資料和白話文書籍。世界各地也有越來越多的華人父母認同此方法,並自己在家裏以經典為主的方式教子女華文。幾年各地的實踐證明,傳統的經典教育不僅是去除國內語文教育沉屙的一劑良藥,而且非常適用于海外華裔子弟,是海外華文教育的高效解決之道。
 
讀經教育實施得當,不僅能讓海外華裔子弟說一口字正腔圓的中文,而且能夠幫助突破海外華文教育中的識字閱讀瓶頸;同時,又能讓海外華裔子女學習到真正有價值的中國傳統文化。」
 
chinese-06  
下一個問題就是:讀經教育真有那麼神奇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很複雜的,首先讓我們看看它的實際操作法。楊女士文中指出了讀經教育的三大原則,即時機要儘早,教材要經典,並採用誦讀的方法。「時機要儘早」,意思是孩子多小開始聽經、讀經都不算早,甚至連小嬰兒都可以聽經;「教材要經典」,意思是一開始就先讀四書,再來讀老莊、詩經、易經等;「採用誦讀的方法」,意思是遵循王財貴宣導的「老實、大量讀經」,讓小孩子一字字、一遍遍、一段段反覆指讀同樣的經典,完全不講解其中的意義,重複五十次、一百次都不嫌多,一直到小朋友背起來為止,然後再進行下一段。論語背完念大學,大學背完念中庸...正如楊女士所說:「拿起一本經典就讀,不管裏面的字有多少,難易如何,都一概帶孩子讀下去,孩子邊讀邊指書上對應的漢字。讀了一段時間,學童漸漸就把漢字的字音和字形對應起來了。」
 
我自已在剛開始教女兒安安學中文的時候,因為沒有現成的方法可循,只能像瞎子摸象似地四處拚命摸索,當然會對這種「海外華文教育的解決之道」大感興趣;我不僅在網上閱讀了大量相關資料,也試著教過安安指讀一點「論語」。在下了不少工夫以後,我的感想是:讀經教育並不適合所有的小孩;至少不適合我女兒,因為她的資質不夠(據我估計是稍微中上的語文天份),沒有辦法僅靠反覆指讀,就讓腦子裏的神經線輕易對上一兩千個漢字的字形和字音,更別說了解字義了。
 
如果有真的很想理解我在說什麼的讀者,我強烈建議先讀一下此系列第八篇「指讀識字法」。在裏面我介紹了用大量指讀白話文為本、不特別講解內容、不刻意系統性教授識字的「純指讀識字法」、並舉了知名親子作家尹建莉女士的女兒圓圓,在上小學前就輕鬆學會了閱讀的經過為正面例子;同時也列出若干使用此法的慘敗個案。以我個人的看法,「讀經識字教育」其實就是「純指讀識字法」的文言文變種:以大量指讀文言文為本、不講解內容、不刻意系統性教授識字,主要仰賴小孩「漸漸把漢字的字音和字形對應起來」的能力。
 
這種作法的關鍵問題之一是:小孩子的天賦不同,有的小孩子對聲音敏感、有的對圖像敏感,有的則對文字敏感。一樣米養百種人,天下的孩子從那種「爸媽隨便指指文字,甚至自已看看電視字幕就會讀書了」的「識字早慧兒」,到「同樣一本書指了一遍又一遍,堅持了一年,一個字都不認識」的「字形、音形連結障礙兒」都有。像尹建莉女士的女兒圓圓、楊嵋女士的女兒春子(據說四歲多就能自主閱讀中文)都是典型的「識字早慧兒」,她們輕易靠「純指讀識字法」學會閱讀的經過,是一些渴想教授子弟中文的父母心目中的活招牌。但是「別人家的孩子」有那個能力,並不表示你家的小孩也有!坦白說,大部份的小孩子,文字天份是沒有高到那種程度的。如果所有的小孩子,都只靠跟著爸媽指指字、念念書,就能在五六歲時自己學會中文閱讀的話,那學校還開國語課幹嘛呢﹖
 
另一個重要問題是小孩子的專注力。「讀經教育」和白話文「純指讀識字法」間的最大差異,是在於指讀白話童書時,小朋友有各種不同的有趣故事可以聽,容易維繫興趣;而在指讀文言經典時,孩子們必需十遍百遍地誦讀自已無法理解的文字,直到背起來為止。但是絕大部份的幼兒,注意力的發展並不完善,學語文無法像成人一樣,全憑毅力懸樑刺股地苦讀。一般來說,「識字早慧兒」及天生資優的孩子,比較會擁有異於常兒的專注力;對資質普通的學齡前小孩來說,坐在書桌前不斷反覆念誦不知所云、頭腦難以「連線」的方塊字,絕對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父母必須千方百計地引誘,甚至施以相當的壓力,而且即令如此,往往也未必能夠達成每日讀經的「業績」。 
 
在以上這兩個條件的限制下,海外的讀經教育,其實可說是一種自然淘汰式的菁英教育。如果不是極關心小孩中文教育的父母,一開始就不會參加讀經班,這是第一道篩選的「學習動機」關卡;讀經班和一般週末中文學校不同,如果沒有天天讀上至少半小時,根本就混不下去,這是第二道篩選的「小孩專注力及家長堅持度」關卡;孩子學到了稍微深入的階段時,一定要對象形文字有足夠的敏感度,才能在海外缺乏語境的情況下,持續靠純指讀的方法受益,這是第三道篩選的「字形及音形連結天份」關卡。能夠通過重重考驗,堅持數年的小華僑,根本就是十裏挑一、甚至百裏挑一的材料,家長們也都是堅毅不拔的有心人,成果當然是可以驕人的。楊嵋女士曾在文中說:「目前的海外讀經的推廣實踐證明,每日堅持讀經至少半小時的華裔子弟差不多都可在三年內突破識字關,讀經一年多就可以讀大部分兒童繪本,在入學年齡就開始讀純文字書籍的例子也不鮮見。」但是她沒說的是,從「開始嘗試讀經的華裔子弟」,到「每日堅持讀經至少半小時、持續至少三年的華裔子弟」,這中間的淘汰率有多驚人。這個連結的文章,是一位在五年前辭去工作,投身讀經教育的法國華人母親訪談記。她描述自已推廣讀經的經驗: 
 
「我曾一度很有挫折感。因為經常是出去宣講後好不容易有一兩個家庭來讀,但讀了幾次就不再來了...後來我到漢堡致謙學堂“取經”,幾位老師就告訴我,這是一個很正常的局面,即使在德國讀經風氣最盛的地方,大家也都是這樣子過來的」。在她辦了幾年學之後,「五六年前巴黎最早一批讀經的孩子能堅持到現在的寥寥無幾」,讀經班裏真正熟讀了四書的學生只有兩個,一個是她自已的女兒,一個是班裏另一位老師的孩子!  
 
另一位德國讀經家長的經驗:「2012年農曆新年過後的二月中旬讀經班開課,學習千字文。剛開始加入的家長有大概二十個...問的最多的問題是,為什麼沒完沒了讀這些不可理解的東西...幾次課後參加的家長和孩子們就急劇減少,然後就陸陸續續地有人走...一直到七月份,因為各種原因只剩下一個讀經家長,我。只剩下一個讀經兒童,兒子陽陽。」
 
既然現實情況如此,那麼再下一個問題就是:讀經法到底能不能用呢﹖
 
我個人的看法為:不是完全不能使用,但是一定要實施得當,只靠「老實、大量讀經」的粗糙手法,我是絕不建議的。而且家長必須理解:小孩子的天賦及性向不同,很多孩子未必能從讀經教育中充份得益,有些更是非常不適合「讀經識字法」;對這些小孩來說,其他的中文教學法會更有效果。在下一篇文章裏,我會分享讀經教育的若干實行方法及其中利弊,也請有相關經驗的讀友不吝指教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 的頭像
安媽

好山好水慢慢走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莎莉
  • 我讚成安媽的觀念.
    因才施教很重要,孩子不感興趣硬逼著沒意思.
    不求瞭解只是背誦,那跟鷹鵡學語有何兩樣.
  • 海外中文教育是一個很複雜的領域,並没有單一或是最佳的解決之道。對我個人來說,「因材施教」及「維繫興趣」,遠比「讀聖賢書」、「快速識字」重要得多。每個孩子的天賦和性向都不同,家長要找出最適合自已小孩的方法;別人的成功經驗,是未必能照樣硬套的。

    安媽 於 2017/12/03 09:43 回覆

  • 莫赤匪狐
  • 對我來說我有經歷過一段非傳統形態教育的經驗,
    也是一樣在推讀經,是淨空老和尚的<弟子規>,
    有整套的教學講義和網路教學影片,鄉下也有免費讀經班,
    對有的小孩子來說至少在學習規範禮儀上是有幫助的,
    在協助沈潛心性比背經識字的意義還要高得多.

    另外我也有接觸過以四書五經為本的純識字背誦的讀經班,
    幾個教授級的家長組成自學團體在家教育,
    也見過團體的領導人,他家兒子果然是千中選一能大量背誦經文的優秀才子....
    不過如果以世俗的角度看,會覺得是個絕不開朗、多年師匠般的嚴肅孩子,
    只怕在求學期間沒有過幾次安安那般暢快笑容吧我說....
  • 謝謝小狐的豐富經驗分享。如果是為了陶冶性情、增加專注力、接受傳統文化薰陶這些理由,而適量讀經的話,只要小朋友不覺得討厭,我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是「海外讀經派」最吸引人的賣點,亦即我在這一系列在探討的「學齡前海外兒童自主閱讀教學法」,對象是大約三到七歲的小朋友。這個年齡層的小孩子,要接受以大量反覆誦讀為本的注意力訓練,我覺得一般是嫌太早了,小學以上的學童比較適合。而且即使是中小學生,如果訓練過度的話,就有可能培育出像小狐所言「師匠般的嚴肅孩子」。這個就要看個人的價值觀了,有些人可能希望孩子成為聖賢級的大才,不過如果由我來說,希望經過接觸經典達到的目的,是讓人生更幸福圓滿,而不是什麼成聖成賢啊。

    還有如果純粹從語文童蒙教育的觀點來說,學習「三百千千」(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詩)以及弟子規、唐詩宋詞,和學習四書五經,在本質上是有不同的。前者是韻語教育,後者是比較純粹的讀經教育;對學齡前的小朋友來說,韻語的接受度和效果,要比非韻語的經典好很多,這個我以後再另外專文討論。

    安媽 於 2017/12/03 23:52 回覆

  • Di-Di
  • 這些實驗成功的數據背後其實更多不成功的砲灰。
    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送ALEX去讀經班,讓他被摧殘一年半,從此對文字更沒興趣。我嚴重懷疑他後來的學習焦慮都跟他學齡前去了讀經班有關。

    王財貴的演講只是給家長編織一個美夢,每個小孩都有差異,坐得住的小孩不用實施甚麼碗糕讀經也一樣會自己找文字來唸。
    對文字沒興趣的必須用遊戲式教學。
  • Alex跟安安一樣,是不適宜讀經法的小朋友。我只和安安試讀了「學而第一」,就知道她半點都不適合:讀經時注意力根本無法集中,怎麼哄求引導都沒有用(我不願意採取利誘或逼迫的方法);雖然書背得很快(比我快多了),但是沒有真的把字看進去。在下一篇格文裏,我會分享安老闆「一個字看過幾百遍,仍然瞠目不識」的偉大事蹟。這種小孩參加讀經班,效果是會適得其反的。Alex在讀經班堅持了一年半,有點可憐喔...

    可惜Alex和安安年紀差太遠,如果他們年齡相仿,大家早些認識,一起切磋育兒經驗,應該所有人都能更加得益的。

    安媽 於 2017/12/06 00:50 回覆

  • Harry-Diesel
  • Thomas fire 對您家是否有影響?
    中午, 在後院就可聞到煙味。而我家離各火場是非常遠。
    祝福大家都平安
  • 我們這裡離火場仍然有一段距離,但是空氣品質已經非常差,糟到安安的學校明天會停課的地步。我一般早上會步行去搭乘通勤火車,但是今晨的風猛烈到連走路都有困難,只能開車前往車站;然後火車又因為路邊野火,誤點將近三十分鐘。不過和大火的受災戶比起來,我們這些困擾當然只是小意思而已。非常感謝Harry的關心!

    安媽 於 2017/12/06 15:04 回覆

  • Rosa
  • 真的很敬佩安媽為了安安中文教育,各類方法都用心嚐試比較了。
    或許是當年正忙著經濟,印象中孩子學校都沒有讀經團體。後來在圖書館有聽說讀經班,那時孩子已大,心裡也不覺得重要,所以沒深入了解。

    倒是我記得以前的格友古錐,兩個孩子都是讀經班的成員,他跟他太太也很熱衷孩子的閱讀教育。我跟他是FB好友,我來請他到安媽這裡分享經驗好了。

  • Rosa 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古錐的兩個孩子,的確都是讀經很成功的例子。記得他告訴過我,太太從小就教孩子們指讀經書,後來小朋友們閱讀能力都很強,而且全家都熱愛閱讀。我那時還問過他:可以讀什麼經? 他建議了「弟子規」和「朱子治家格言」。那是我頭一次聽到在台灣非常流行的「弟子規」,趕快到網上去查詢; 但是看了以後,覺得裡頭的一些內容並不合時宜,例如「朝起早、夜眠遲」,「路遇長,疾趨揖,長無言,退恭立;騎下馬,乘下車,過猶待,百步餘」,「長者立,幼勿坐,長者坐,命乃坐」之類,就沒有使用。後來我試著和安安一起念「論語」,安安的接受度很差,只讀了「學而第一」,就不太學得下去了。現在回頭想想 ,三字經、弟子規之類的淺近韻語,內容如何姑且不論,在形式上,應該是比較適合童蒙教育的。「論語」不但沒有押韻,很多語句如果沒有注釋的話,連我都看不懂,何況是小孩子?我現在每天和安安唸唐詩,以理解內容為主,不求背誦,她並不太排斥,所以暫時就這樣好了。

    安媽 於 2017/12/07 20:12 回覆

  • 東媽
  • 讀經這幾年在台灣好像很紅, 沒想到安媽也試過了. 我算是會背書的人, 念社會組升學考試也蠻順利的, 我卻不希望孩子這麼小就在背書. 很多東西, 背起來就好的話, 就不會去思考背後的原理了.

    這有點跟要不要一歲就教孩子認字指讀類似, 雖然短期內的效果好, 但孩子也可能失去了看圖的樂趣. 前陣子買了包姆與凱羅的日文繪本, 發現日文不好的我, 拿到書會先看圖, 但看中文版卻相反, 一拿到書就開始看字.

    我也想提出一個思考點, 如果背書會讓孩子反感, 能不能用一直聽, 自然而然記憶的洗腦方式呢? 例如一直放經書的音頻或音樂. 背東西跟聽大腦用的地方或方式或許不同, 可以降低背書帶來的缺點. 這也是我之前找到用唐詩改編的歌很驚喜的原因, 過幾年後可以拿來實驗. 不過想藉由讀經認字, 這個方法就不管用了.
  • 東媽所說的從小反覆聽讀經典的辦法,其實「讀經派」用得非常兇;因為三五歲的小朋友,如果忽然叫他們坐下來指讀經書的話,大部份是不會鳥你的。所以讀經家長一個常用的技巧,就是先讓小孩子聆聽大量經典,然後慢慢過渡到部分指讀、自行指讀。少數做法最極端的家長,根本是從小孩子出生,就從早到晚反覆不停的在家裡播放讀經音頻、古典音樂,還讓小朋友觀看世界名畫,覺得這是一種薰陶;老實說,如果做得太過火的話,我個人覺得是一種騷擾啦。

    小朋友學習中文和大人不同,次序一定是「聽說讀寫」。漢字的學習,是一種把字音和字形對應起來的訓練,如果小朋友的腦子裡沒有「字音/字義」的檔案,要學習對應字型,難度會非常高。東媽家的公子正要進入「語言敏感期」,在這個階段的小朋友,就像是一隻二三十磅重的大鸚鵡一樣,對學習字音根本就是天才,什麼東西念念有詞幾次,通通都可以記起來。這也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和您強調,不要太急著系統性識字,趕快把握這個黄金時機,大量輸入中文語音「檔案」,盡力培養語感。也不太需要那麼排斥「背誦」這件事。要知道兩三歲的小孩子,除了吃飯、睡覺、尿尿以外,什麼都不太懂,學習口語時還不就是全都背起來再說,反覆模仿,慢慢就搞懂了。

    安安不到三歲時,我就教過她讀一點唐詩,她背的非常快。這裡有些影音,東媽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 
    http://doctork.pixnet.net/blog/post/198529174

    這樣子背下來的東西,記得快也忘得快,可是多少有點底子,以後學起來的接受度會比較高。像我現在每天和安安念一首唐詩,不要求她背誦,以了解內容為主。她並不排斥這種學習法。

    東媽所說讀字還是讀圖的問題,我以前其實寫過,您可以參考一下這篇格文:
    http://doctork.pixnet.net/blog/post/399282718

    兩歲的小朋友一般不太會接受指讀,那沒有關係,只要純粹唸書給他聽,讓他看圖就好了。

    安媽 於 2017/12/07 23:22 回覆

  • 中子
  • 確實,如安媽所言:小孩子的天賦及性向不同;因此,教育絕不是一成不變的公式吧。否則,為人師表,就由機器取代就好了。
    教育決不是一層不變,但因勢利導,或須強制塑造?仍是成王敗寇。DNA是其一,適得其主,適得其法,皆是各人際遇喔。
    為人師者,期望得天下英才以教之,而為人子弟者,則又何常不是盼望生在富豪官宦之家,含金湯匙一生無虞,或能得一名師教之,得一好老闆(父母)知人善用賞識之,得一伯樂識得千里馬乎?否則,即使美玉也被棄如糟粕了。
  • 居士說得一點也沒錯。教育必須因材施教,不能一成不變。但是王財貴倡導的「兒童讀經」理念,卻不是這樣的。他的讀經法是:「小朋友,跟我念」,完全不需講解,所以任何人都可以教授讀經。中國大陸很多王財貴一派的讀經私塾,是由完全不符合教師資格的人士設立,水準良莠不齊。更有人說「這樣子的讀經法,最好的教師是複讀機」,和居士所說的「為人師表,就由機器取代就好了」,可說不謀而合。

    人世間不公平的事情是很多的。現在民主社會雖說人人平等,但是出生時的資質,卻無法每個人都一模一樣。在自由豐足的社會,至少人民比較有發展個人才能的機會。如果是在一些貧窮落後的地方,人們為了生計餬口,奔波尚且不及,未必能有好好受教育的機會,很多天才也就這樣被埋沒了。

    安媽 於 2017/12/08 21:46 回覆

  • 欲迴低語綠鈴
  • 安媽 對於安安的中文教學
    滿重視的 好像對小孩子
    用逗趣活潑式的教學 會得到更好的效果
  • 在海外要教小朋友中文,是一個不太容易的任務,一般週末的中文學校效果並不太好,所以安安的中文,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教的。我不願意採取高壓逼迫或者利誘的手段,所以想了很多辦法,做比較活潑的遊戲式教學 ,到現在為止的成果還算可以,以後也會繼續努力。謝謝綠鈴賞文。

    安媽 於 2017/12/08 21:49 回覆

  • kudre
  • 安媽好久不見,希望大家一切都安好!
    Rosa在社群邀請我分享讀經這議題,我想我就以自己的親身例來分享,大家不妨可以參考一下。
    與其把讀經當作是一種才藝,一種語言或識字學習,我個人比較想當成是跟小孩的親密陪伴。可以跟小孩陪伴的方式很多,說故事、一起畫畫、甚或是去公園跑跳都很不錯,可惜的是在我們與孩子可以緊密相處的短短十二年(大約是國小六年級前),陪伴我們孩子的往往不是父母,不少是電視、電腦、手機等3C產品,以及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的才藝學習,如彈鋼琴、學畫畫、學樂器,當然包括讀經。而許多的這些活動,往往父母並非是直接的陪伴者,孩子們的學習不容易遇到瓶頸或是需要父母即時獲得支援或支持,因此效果常常不如預期。
    後來我發現自己的孩子是比較需要陪伴成長的那一類,我們索性停看電視節目,買了許多童書放在好拿的地方,剛好社區學校有推讀經班的課程,我們就去參加了。
    就如同大家的疑問,孩子不懂經書內容,甚至不識字,這樣搖頭晃腦的背記,真的有用嗎?事實是,大部分的孩子,的確是很快就放棄了。但個人感覺主因是,不少家長將讀經班當成托兒所,孩子放了就走,時間到才來接,小孩也當成苦差事,當然容易放棄,也無法陪著小孩共同成長了。
    其實孩子的社會經驗遠遠不足大人,靠讀經想要理解其實很困難,因此不一定要字字句句解釋給孩子聽,甚至不一定要解釋。但大人就不一樣了,與小孩共讀時可以自己去多理解一下,反倒幫助自己成長。理解經書的養分,未來對孩子的教導,父母該持的態度,個人是覺得很有幫助的。
    當然慢慢遠離3C後,孩子們是不甘寂寞,求知慾高的,那一堆童書自然就………慢慢地派上用場了,讀經的效益會讓他們讀童書更容易進入狀況,比較不容易翻起書來就打呵欠罷了,必經童書還是比經書有趣多了吧。其實只是希望孩子們未來成長的道路上,若在沒有3C,電視等聲光娛樂的時機就失魂焦躁無主,至少還能隨手取本書或雜誌閱讀而定心,那也就算是很不錯了。
    結論,若是有適合父母親子共同參與,或是相互陪伴的正向活動,其實讀經也不一定需要或是適合的。
    以上,拉拉雜雜一堆,大家就參考參考囉~
  • 好久不見古錐了。最近才寄給您聖誕賀卡,不知收到沒有?我們一切都好,明年應該是會回台灣,希望到時可以再見面。

    以前就聽您提過,您家兩個公子都是參與讀經很成功的例子,令人欣羨不已。可惜我們住在海外缺乏語境,而且安安的語言天賦,大概也不如您的孩子,所以東施效顰難以奏功。

    您說的父母要多多抽時間陪伴小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您和Sandy在這方面,做得真的很棒。在國外沒有語言環境,要學中文閱讀,難度比在台灣高出很多。雖然我和安爸都是書迷,家裡根本就不看電視,但是要培養安安的閱讀習慣,仍然相當費勁。因為週末中文學校的效果並不好,所以安安的中文教育,除了短期的台灣「遊學」經驗之外,都只能由父母自己一手包辦。安安現在認得出的中文字,數量在1500以上,每一個字全是靠我三年來,天天不斷地編故事給她聽( 把生字編進故事裡面,碰到時就舉起字卡讓她認),慢慢教出來的。如果純以編故事的天數來說,應該可以比美一千零一夜了。所以我對於古錐說的陪伴,有很深刻的體會。這種美妙的親子時光,真是千金不換的。

    您提到因為童書比經書有趣,所以小朋友會願意看故事書,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概念,我以前沒有想到。也許我給安安的教材應該「硬」一點,這樣她會比較情願自己去看故事書?哈哈。

    安媽 於 2017/12/09 22:48 回覆

  • 小篆
  • 安媽的說明和分析真清楚。
    我自己是覺得這兩種在我身上剛好都有經歷過,
    很小的時候就常聽三字經、唐詩等作品(四書我覺得還是偏難了些),
    家裡的各種文言或白話文藏書也是很早就拿起來亂翻,所以對於中文的語感很早就培養起來,
    就學時期的確省了不少力氣。

    海外的中文教學我覺得更有環境和價值差異,
    若除了讀經之外,能同時輔以聽覺、視覺,加上提升興趣,
    總覺得比完全誦念來得有趣呢。
  • 記得聽小篆說過,以前是念中文系的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小時應該對文字有相當天份,學習起來也就會很輕鬆了。我自己也是小時候就會去亂拿家裡的「學詩淺說」、章回小說之類的書來看的孩子,對這種情形有所體會;但是我女兒卻不是這樣子的小孩,又生長在缺乏語言環境的海外,所以必須使用遊戲式教學,效果真的比死板板地念書來得要好。

    我很感恩海外的學生不必參加國文考試,無需能夠把兩千五百個漢字,一筆一劃地全部默寫出來,不然的話我真的會教暈頭哩。

    安媽 於 2017/12/10 23:19 回覆